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05章 疙瘩元身

还好,金毛已经不用我心疼了,晃了晃脑袋,它就重新起来了,看样子并没多大的损伤,可还没过来,它重新扑倒。

因为眼下,这个地方震颤的更厉害了,我眼看着地板上,出现了一个很深的裂痕。

这个幻境,是以铁蟾仙的仙灵气支撑的,现在,他要把这地方,全部毁掉?

就在他再次抬起手的时候,我一下挡在了他面前。

耳鸣渐渐消退,我听到了后面嘈杂一片。

我回过头就喊:“程狗——把人带出去!”

也听不清楚程狗说了什么,不过程狗办事儿,我素来都放心。

铁蟾仙盯着我,原本漆黑的丹凤眼,染上了一层妖异的猩红。

他的嘴动了动:“你们都是来骗我的,我回不去了,永远回不去了……”

这什么乱七八糟的?

不过这根本不是问话的时候——他疯了。

而他的手猛然抬起来,奔着我抓了过来,嘴型像是在说——给我陪葬。

笑话,我吃了那么多苦,被生活毒打了那么多次,不是为了有朝一日,来给你陪葬的。

斩须刀对着他就劈下去了。

可是脚底下不稳,这一下偏开,对着他身后一个大格子下去了。

又是不少宝物分崩离析。

铁蟾仙缓释一切,喃喃的说道:“完了——全完了……”

觉得出来,他那妖异的眼睛里,不光是愤恨,还有绝望。

他要把这地方,毁灭殆尽。

我也知道,这一下劈过去,他身上的毒液也许会把我淹没,可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我不挡住他,我的人和天女们,就全完了。

一时间马蹄铁够不到,斩须刀带着九尾狐的邪气,锋芒乍现,对着他就劈了过去。

他满眼的绝望,连躲都没躲。

斩须刀这一下,他的身体分崩离析,数不清的汁液,对着我就炸了过来。

“七星!”

是程星河的声音,可我顾不上了——我非得把他额心上的那个东西给搞下来不可。

可就在这一瞬,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:“贱婢——你不许对铁蟾仙出手!”

一抬眼,我顿时一愣。

是一开始,对铁蟾仙就情有独钟的紫衣天女。

她不是被白藿香打散了魂魄吗?又醒过来了?

而她手里卡着的——是哑巴兰!

白藿香呢?

紫衣天女厉声说道:“你再动一下,我让你的这个小兰,现在就魂飞魄散!”

说着,邀功请赏似得看着铁蟾仙:“您看——这些外来的,就是奸细,您看清楚了,对您真心实意的,只有我一个!”

可铁蟾仙根本就没有回头。

他被巨大的打击搞得精神崩溃,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紫衣天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,还以为这里的大乱,是我制造出来的,带着哑巴兰,小心翼翼的就凑过来了:“铁蟾仙,您这是怎么了……”

铁蟾仙更没有回头理她,只是忽然抬起了手,像是要把眼前的一切,破坏殆尽才行。

紫衣天女脸色一变,就要来安抚铁蟾仙,可身体猛然被剧烈的毒气震开,我趁机就要过去救哑巴兰,但是一个身影从暗处过来,一下就对着紫衣天女撞了过去。

白藿香……

“别管我们,”白藿香已经护住了哑巴兰,大声说道:“管好你自己!”

我正要高兴,可那些汁液,奔着她们就过去了。

我没有犹豫,甩开斩须刀挡在了她们面前。

可这一下,比刚才大很多,哪怕斩须刀都没拦得住,那些汁液,全落在了我身上。

那种感觉,就好像火山熔岩把人整个淹没一样。

皮焦肉烂。

简直没法用疼字来形容。

这个身体,应该撑不住。

脑子里一片发白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朦朦胧胧看到,一个身影穿越了乱七八糟的一切,跑到了我身前。

这是谁……不怕?

那个身影过来,一只手就把我身上的毒液全撸了下去。

白藿香。

她怎么来了?

土地神的声音一紧:“她是个活人,她不能碰!”

没人比她更知道。

可她一点都没犹豫。

那些毒汁,让她的手炸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大燎泡。

可她表情都没变,似乎根本觉不出来,专心致志,只顾着我。

我猛然愣住了。

而铁蟾仙就站在她后面,甩开了手。

空气似乎都在震颤。

他像是要把一切委屈,一切绝望,全发泄出来。

四面八方的东西,在哗啦哗啦的坠落,好像一场灾难电影。

这样的话,第一个牺牲的,就是挡在我前面的白藿香。

就在这一瞬间,我一把抓住了白藿香的手。

白藿香抬起头,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——我身上全是毒液,竟然还能动。

可她已经被我直接拉到了后面。

毒气和毒液,对着我就炸了过来。

手腕子一转,斩须刀划出了一道锋锐极了的光,挡在了我面前。

“李北斗!”

白藿香挣扎着还要过来:“你是不是很疼……”

我没有疼的资本。

铁蟾仙已经什么都听不下去了,支撑他这么多年的信念倒塌了,这种巨大的绝望让他什么理智都没有了,他只想泄愤。

那些毒液铺天盖地。

“七星……”

“先生!”

身后是一片惊呼。

程星河他们回来了?

不是让你们走吗?

数不清的阴气,冲着我挡了过来。

凤凰毛元神箭也过来了,可是,来不及了。

全不听话。

那些毒液,再一次炸了过来,比刚才还强烈。

大汉的声音结结巴巴的响了起来:“这个势头……他会……”

会粉身碎骨。

躲不过去了。

“李北斗!”

白藿香在叫我的名字,撕心裂肺。

就在被毒汁淹没这一瞬间,我忽然见到了一抹微微的金光。

是从我自己身上乍现的。

好久不见的——金鳞。

金鳞把那些毒汁,全部拒在了外面。

与此同时,那股子金气从手里炸了出来。

我抬起头,看向了铁蟾仙。

铁蟾仙根本没顾得上看我,只顾着把这里的东西全毁掉——像是什么都不想面对了。

我奔着他扑过去,抬起了手。

马蹄铁,对着他额角上那个东西,就砸下去了。

他抬起头,看见了我的脸,忽然就被镇住了。

“乓”的一声,他楔在额角上的那个“勺”,猛然被马蹄铁掀开。

啪的一声,咕噜噜滚出去了老远。

这一下,天地万物,重归于寂。

可他的眼睛忽然就亮了,带着无限的希望:“是您,您回来了……”

他,认识我?

他抬起了一只手,就要摸到了我脸上:“您终于来接我了。”

真龙骨一疼,这个情景,我见过,我见过的……

可我想不起来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白藿香忽然“咦”了一声。

我也看出来了,铁蟾仙邪而美的模样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

乌黑的长发变得枯槁,雪白的皮肤骤然肿胀,变成了青绿色,上面有密密麻麻的小疙瘩。

像是,巨大的蟾蜍。

这是,他的元身?

土地神的声音高兴了起来:“没有那个东西,它什么也不是!”

是啊,他的神气,全靠着额心的铁片维持着。

这东西,大而丑恶,可那双鼓胀的眼睛望着我,满是依恋。

那些天女赶过来,全愣住了:“这就是——铁蟾仙?”

“他们跟我说,要我练药,我拼了全力,真的拼了全力!”铁蟾仙的嘴——由小巧,变成了一张阔嘴,喃喃的说道:“我找了生魂,找了奇珍异宝,我吃了,就能回去了,可是,我现在……”

我其实,已经明白那神药是怎么回事了。

神药的神气,是极为明净澄澈的,也许,真的是返回天河的入场券。

可铁蟾仙已经没资格碰这种东西了——它身上,是妖邪之气。

铁蟾仙身上的秽气和妖气是怎么来的?

是为了积攒炼制神药的奇珍异宝,欠下的因果。

所以,跟传说之中日复一日推着巨石上山,巨石却日复一日滚落的神祇一样,他做的,都是无用功,它哪怕炼制成功,也永远都吃不下神药,回不了天河。

他被人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