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09章 一程送别

不过,也没有告别的时间了。

我看向了那些天女——随着铁蟾仙的消失,她们的魂魄,也开始逐渐浅淡。

程星河也看出来了,低声说道:“她们怎么办?”

她们都是一些无辜的人,当然得送她们一程。

有一些,身体还在,还有家人,等着她们回家。

有一些,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,身体已经荡然无存了。

得给她们找个领路人。

我也就坐下,开始念诵度人的《太上洞玄灵宝天尊说救苦妙经》。

程星河他们也一起。

“渺渺超仙源,荡荡自然清,皆承大道力,以伏诸魔精,空中何灼灼,名曰泥丸仙,紫云覆黄老,是名三宝君……”

在这念诵声之中,那个红姑娘给的红色带子,再次飘扬了起来,那些天女身上,也有了璀璨的灵光。

她们从我们身边陆续站起,每个人都弯腰鞠躬,跟着那个引路神带子,鱼贯而出。

浩浩荡荡,蔚为壮观,

不久之后,一些半透明的东西,从井里飘荡了出来。

是之前我和白藿香下井的时候,遇上的那些魂魄。

她们触怒了铁蟾仙,阴气耗尽,成了这种东西。

但是,大概怕她们飘荡出去,引来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铁蟾仙把她们封锁在井下,不见天日。

现在,她们也终于有了出头之日了。

但愿——这一次出来,她们能回到想回的地方,见到想见的人。

唯独哑巴兰和虞儿留在了我们身边。

数不清的生魂,是一场大功德。

可多亏了红姑娘了——该回身体的回身体,该转世的,也应该由引路神带着转世了。

超度了这么多的魂魄,我们几个都损耗了很多。

目送最后一个姑娘离开,我们这才松了口气。

可这口气没松完,身边窸窸窣窣,就响起来了一阵声音。

是那些——山獭和山精?

这些东西也因为这些年跟铁蟾仙沾了光,都得到了丰沛的灵气,一个个成了气候。

哪怕到了现在,还对我们蠢蠢欲动。

而这个时候,虞儿低声说道:“不是让你们不要带荤物吗?”

程星河不禁满腹委屈,立马说道:“我们没带啊!这皮带皮掖子都放到了山下了!再说荤腥,也就我们身上这几两肉了,总不能把皮肉剔除干净了,靠着骨头架子上山吧?”

说着把背包拿出来:“不信你看。”

背包里,只有砂糖瓜。

虞儿却一下笑了出来。

程星河一愣:“怎么了?”

“口口声声说不是荤物,这不是荤物?”

“砂糖瓜不是糯米和豆沙做的吗?都是谷物,辟邪还来不及呢,怎么就成了荤物了?”

虞儿答道:“是因为你们不知道砂糖瓜是怎么做的——口感这么细软,是因为和面的时候,加了大量的猪油。”

程星河一愣,傻了眼。

对呀,很多中式点心会放猪油的,可我们谁也没往那方面想。

白藿香瞪了他一眼:“原来是你。”

程星河很不甘心,但对方是白藿香,他欺软怕硬没脾气了,转脸又怪苏寻没提醒他:“都是洞仔爱吃,让我带的。”

你这甩锅甩的也不对地方啊!谁信?

苏寻连听都没听,只是蹲在了地上,研究那个神仙洞府的阵。

一个山上长大的洞仔,大概都不知道猪油做点心,这货丧尽天良,什么人都能赖上。

白藿香劈手把砂糖瓜抢过来,要扔到了山谷下头,程星河还想把砂糖瓜抱怀里护住呢,那些山精和山獭,奔着我们就冲过来了。

“坏了——七星,做好战斗准备!”

可这一瞬间,猝不及防,头顶上轰然就过了一道雷。

耳边嗡的一声。

这雷来得快去得也快,硫磺气息散尽,地上出现了很多焦尸——大概,是吃过人的精怪。

等程星河惴惴不安的站起来,我眼睛却亮了。

程星河和苏寻也终于上了地阶了!

哑巴兰虽然是个生魂,可也是一样!

程星河没反应过来,只顾着看砂糖瓜少了没有,我倒是如释重负的笑了。

终于都熬出头来了。

这一趟,有难过,可也有高兴。

人生事,果然苦乐参半。

身后响起了土地神的声音:“多谢!”

“不用。”

这个时候,天幕似乎都被那道炸雷打破,一丝晨曦从东方露了出来。

虽然满目荒凉,可到底出现了几分希望。

那道雷,削下了山顶一角——这地方,不再是淫邪的肉苁蓉地了。

“剩下的事情,我来收拾,”土地神说道:“几位一路走好。”

是啊,也该回去了,哑巴兰也得赶紧回到身体上。

程星河盯着那口井,却满脸的肉疼。

我用肩膀撞了他一下:“你怎么了?下山买骨头给你吃。”

“吃你大爷,”程星河叹了口气,盯着那口井。

那就是,神仙洞府的本来面目。

“你说,那里面多少好东西啊?就一片云母珊瑚,得值多少钱?”程星河跟舞龙舞狮一样,把个大脑袋晃来晃去的:“嘎嘣一下,全没了!”

把命捡回来就不错了,要啥自行车?

我刚要说话,忽然肩膀一重。

接着,就是“嗝”的一声。

一转脸,吓我一跳,小绿?

小绿大了一圈!

那肚子,跟刚被吹起来的一样。

我还想起来了,之前跟铁蟾仙打起来,肩膀上轻了一下,当时没多想,闹半天,是小绿跳下去躲起来了。

程星河也摸小绿的脑袋:“还是小绿机灵,知道趋福避祸。”

“嗝。”

小绿对他又是一个嗝。

“不对啊,”程星河这才也反应过来:“小绿怎么变大了?”

还大了不少呢!

它吃什么了?

我伸手往它嘴里一掏,心头一震。

是数不清的奇珍异宝!

白藿香觉出来,也跟了过来,顿时欢喜了起来:“小绿真能干!”

程星河一拍脑袋:“老亓好像说过——这种蛙长大了,自己也会识别好东西,有现成的,自己吞!”

好家伙,还是个回收能手。

小绿宠辱不惊,一律回复一个“嗝”。

这下子,铁蟾仙搜集这么多年的宝物,都让小绿给弄回来了。

有各种丹丸,药材,珍宝……

我想起了那些“神药”。

它们真的能让人,回到上头去?

正寻思着呢,我眼角余光就看到了白藿香的手,心里一沉。

之前她为了帮我解毒,空手就给我往下撸铁蟾仙身上的毒液,自己的手,起了好几个大泡——应该是自己处理过,可哪怕处理,也一定痛苦难当。

我自己就体会过。

我连忙让小绿张开嘴:“你看看,有没有能解毒的?”

白藿香没看我:“过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“那怎么行?要有后遗症呢?”

这是医生的手,一丝闪失都不能出。

“后遗症留不了,”白藿香转脸,声音很低:“最多留个疤。”

“留疤那也不行啊!”

好端端的手,为什么非要让它留疤?

白藿香一歪头:“反正我也不好看,连当诱饵的资格都没有,留疤怎么啦?”

好么,原来生气的点是在这里。

“你好看。”

白藿香的呼吸,一下就凝滞住了。

我接着说道:“我一直觉得,你很好看。”

白藿香的眼神立刻挪到了别处,耳朵发红:“你该不会——是安慰我吧?”

“骗你是狗。”

金毛抬头惊恐的看了我一眼。

白藿香见到了金毛的表情,忽然一下就笑了。

笑了,就更好看了。

我也想笑,可手隔着口袋,感觉到了那几个神药,心里一揪。

铁蟾仙临死的时候,告诉我,说让我小心潇湘——是她害了我。

这是什么意思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