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11章 拦路之神

这一惊一乍的,把树上的鸟都给惊飞了。

我也莫名其妙:“什么事儿?”

大汉摇摇头,说道:“最近,有人要找你,怕是对你不利——我到时候会去帮你,这个人情不见还上了吗?”

程星河“嗤”的一下就笑了:“找七星麻烦的,那都不是一般的货色,不是我看不起你,大概不是你能对付的程度。”

可大汉执拗的摇摇头:“我不会看错的。咱们肯定很快就能见面。”

其实大汉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没怎么展露过本事,所以我们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门的。

我就看向了他的六个风水铃:“上次问你,你没说,你到底是……”

“我是王屋山的,”大汉说道:“剩下的,不方便细说。”

王屋山是九大名山之一,《愚公移山》说的就是这里。

这倒是让人肃然起敬,据说是上古神君祈天的地方,传说很多,既然是王屋山的,那自然是名门正派了。

“也好,”我本来也没打算非要让他还这个人情——他老婆不也在苁蓉山上帮了我们了嘛:“那就有缘再见。”

这一行,收获已经很大了。

他点了点头,就把自己那串风水铃取下来,摘了一个给我:“不嫌弃的话,这个算是个纪念。”

我接下来,也没什么好回报的,就叫小绿张开嘴,找出了一个碧晶璎珞回赠。

大汉也没推辞,我们顾念着哑巴兰得赶紧回去,就离开了。

车启动起来,大汉和村民还在原地摆手跟我们道别呢,接着,大汉回头说了什么,本地人全回头看向了苁蓉山。

我也看见,苁蓉山的山顶,一闪而过,有了一抹神气。

土地神,重新得到信仰了。

而且——我皱起眉头,看见苁蓉山的山顶,似乎多了一个我们走的时候没有的东西。

程星河也看见了:“那是……”

似乎是凉快巨石。

一个,是长条形,婀娜多姿的天女造型,还有一个——我眼里猝然就是一热。

张着大嘴的蟾蜍形状,正对着北斗星的位置。

这个是,土地神不计前嫌,给他们留下了容身之处?

“这样的话……”苏寻也明白了:“铁蟾仙和紫衣天女,也会重新回来?”

它们的故事,应该会一代一代流传下去,有了信仰,那木石都能有灵。

很多地方会有仙女峰,仙翁采药之类的山头,被祭拜的多了,往往,真的会出现仙女和仙翁。

土地庙一兴,这地方的香火,估计也会跟着兴起。

做有职位的神,其实未必有逍遥自在的仙舒服。

这个时候,车拐过了一条环山公路,我们已经看不到大汉他们了。

程星河挖了挖耳朵:“对了,还没问大汉叫什么呢。”

一段缘分,相逢何必曾相识嘛。

我拿起了那个铃铛。

这就看出来,那个铃铛上的花纹。

镂刻的,是一个雄健的大汉,手持斧子,血脉偾张,正对着自己面前的一片混沌劈过去。

白藿香看了过来:“这是——盘古开天辟地?”

“未必,”苏寻一看见老东西,必定要来发表高论,完全不顾自己懂不懂:“后面有房屋装饰,说明比盘古的年代远,我看,是愚公移山。”

这倒是也符合王屋山的传说。

不过,其实这个铃铛上的形象,砍的却并不是山——更像是,一大团凝聚在一起的妖魔。

跟大汉自己的气势还是挺契合的。

我就跟自己的风水铃拴在一起了。

这还是以前水百羽给我的,类似“风水界晚辈最杰出成就奖,将来要往十二天阶来培养的。

戴了这个,表示自己不是没来历的野狐禅就是了。

哑巴兰则盯着前路,不知道想什么呢。

“急着回身体里去?”

哑巴兰却摇摇头,有点不好意思:“这次,红姑娘可帮了大忙啦!急着,去谢谢红姑娘。”

我一乐,这小子很明白什么叫知恩图报。

程星河一歪嘴:“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

是啊,红姑娘是哑巴兰的理想型。

很快,车就开回到了大桑城。

我伸了个长长的懒腰。

真龙骨开始重新生长了,程星河他们也上了地阶,再多做一些功德,说不定,我就能去真龙穴,查清楚四相局被改局的真相了。

而且——潇湘现在怎么样了?

不知道她跟河洛的水神之争怎么样了,要是我能帮上忙就好了。

很快,车进就大桑城。

不过,这一进了大桑城,我总觉得这地方气息有些不对。

像是有什么怪东西出现了。

夹杂在神气和妖气之间的一种气息。

之前出来的时候还没有呢,我们走了之后,来了什么东西?

程星河似乎也觉出来了:“好干净啊……”

哑巴兰归心似箭:“是啊,这大马路比你的床干净多了。”

“不是,”苏寻也觉出来了:“这地方,没有阴气了。”

没错——每个地方,多多少少,都会有一些执念深重的死人。

哪怕本地阴差能干,没有这种孤魂野鬼,那有七窍者皆可修灵,长毛的也不能少。

忽然这么干净,只有两种可能。

要么,这地方有什么大灵脉被发现了,这地方有灵的都跟抢购一样,过去占便宜了。

要么——这地方,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,把那些东西都吓走了。

我们以前,也遇上过这种特别“干净”的事儿,不过,都不是好事儿。

哑巴兰顿时担心了起来:“程狗,快开——这地方要是有事儿,咱们得去帮红姑娘啊!”

“驾驶座的爸爸你不理,一见女色你把眼迷,”程星河一踩油门:“还有,程狗也是你叫的?”

车开到了红姑娘的房子外面,眼看要到了,忽然车就熄火了。

哑巴兰不干了:“你怎么开车的?”

程星河有些纳闷,下车要检查,结果一低头就把脑袋缩回来了,声音一紧:“好像,出事儿了。”

我们几个一愣,我立马问道:“出什么事儿了?”

“那是路障神。”

所谓的路障神,是跟门神一样,很常见的平安神,管理的范围也不大,可能就是一条小路。

路障神拦着你,其实是保平安的——比如,也许你多走几步,一个花盆就落你头上了,你稍微晚几步,可能就跟危险擦肩而过了。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八成,是红姑娘故意放出来拦着咱们的。”

拦着我们,就一个理由——不想让我们回去。

她不会不知道哑巴兰的情况,托路障神拦着我们,肯定是有比哑巴兰回不去还严重的事儿。

我立马就带上了哑巴兰:“你们在这等着,我带着哑巴兰过去看看。”

程星河皱起了眉头:“可是红姑娘已经拦着咱们了,要不,等一等?”

“她拦着咱们,就说明觉得咱们对付不了,肯定是个蛮不讲理的东西,要是连咱们都对付不了,她一个肉眼凡胎能挡得住吗?保不齐……”

我没往下说。

可他们全明白了。

保不齐,她就要再入一次轮回了。

白藿香顿时也担心了起来,哑巴兰一听,蹿的比我还快。

我一把将哑巴兰拽回来——我倒是要看看,又有谁想找我们的麻烦。

能追到这地方来,本事不小啊。

进了门,就看见两个人影,正把红姑娘往外拽。

那两个人影,身上是很浓重的秽气。

红姑娘的能力,对付邪神是没的说,可对付这种污秽的东西,也许没有对付神灵那么得心应手。

可红姑娘死死守着哑巴兰的身体,就是不肯走,她白惨惨的脸憋的通红,在拼命挣扎——眼睛凑充了血。

她的肺本来就不好,看样子,快喘不过气来了。

哑巴兰大怒,跟猛兽出笼一样就扑,完全忘了自己现在是个什么身份。

而我一下就将他拽回来,七星龙泉出鞘,对着那两个东西就削过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