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14章 财不露白

我一寻思,四相局的真相才是重中之重,这是个机会,就去解梦姑姑那看看。

不过,那个金灵龙王的事情也迫在眉睫,我就让江家二伯等等,我会个客。

按着金灵龙王手底下那两个秽物的说法,那货也要来找我。

既然是鼓捣外丹的,自然不是好鸟,灭了他,估摸又是个大功德。

天上掉的功德,不要白不要。

红姑娘一听我的意向,脸色就不好看了,伸手点了一支烟,手指头还有点颤:“那个东西,确实很厉害……”

她可是灵骨童女,什么邪神的世面没见过,那东西,竟然让她忌惮成这个样子……

哑巴兰趁机说道:“红姑娘,你放心吧,有我哥在,就没什么事儿是做不到的。”

红姑娘又担心又着急,抽烟抽的猛了些,咳嗽的溅出了眼泪。

江家二叔也一样着急:“家主——你说解梦姑姑的事儿,人命关天,您那位客,是不是下次再见……”

“我不是你们家主。”

我忙着在大锅里舀烧开的水给哑巴兰喝——人一还魂,最大的需求就是喝水。

哑巴兰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口干舌燥,拿了就喝,

江家二叔一听更着急了,想催我又不敢催我,只能在一边搓手。

江年估摸觉得找我帮忙,都是他们江家“不计前嫌”,我竟然“给脸不要”,气的肺都快炸了。

但也无计可施。

哑巴兰倒是乐了,故意慢慢腾腾小口喝水,意思是我们的时间,想浪费就浪费。

不过,他这一喝水,我还想起来了,铁蟾仙给了我一些神药。

这玩意儿是千辛万苦才炼制出来的,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处。

刚才一直没来得及看,现在闲的没事,索性就想拿出来研究研究。

神药连铁蟾仙都不能碰,小绿的嘴也藏不下,我是贴身放着的。

这一动,红姑娘似乎感觉出来了什么,顿时一愣,紧接着,一下就把我的手给摁住了。

哑巴兰见状,那口水扑的一下喷出来,咳嗽的脸红脖子粗。

怎么了?

红姑娘没松手,拽住了我的手,就拉我上了背人的地方。

哑巴兰一下更着急了,伸着脖子还想跟过来,可接触到了红姑娘的眼神,又不情不愿的缩回去了。

江年冷冷的说道:“别的能耐不多,功夫都用在了女人身上了。”

江家二叔给他来了一脚,他不吭声了。

红姑娘把我拉到了五斗橱后面,低声说道:“那东西给别人看过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你记住四个字,”她抬起眼睛来:“财不露白。”

我瞬间就明白了:“这东西——会带来麻烦?”

红姑娘点了点头:“这东西,几乎是不能存在于这个地方的,唯独拥有神位的才能吃,普通人也承受不了——甲之蜜糖乙之砒霜,要命。”

我瞬间想起来了铁蟾仙要接触到这些神药时的反应了。

“那这些东西……”

“你有真龙骨,等你想起来了一切,这东西对你有大用。”红姑娘低声说道:“你前头的路还长,这件事情,千万别让别人知道。”

我点了点头:“谢谢你,帮大忙了。”

说实话,我也想过,既然是神药,能不能给身边同伴吃,让他们也跟着沾沾光。

红姑娘摇摇头,吐出了一口烟圈:“我帮你,不光是因为你帮过我,更重要的是,你是好人。”

话刚说到了这里,忽然“蓬”的一声,她桌子上的香再次闪耀了一下。

她松开我的手过去了,但很快,面露喜色,转脸看向了我:“你不用等金灵龙王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她吐出一口烟圈,笑眯眯的说道:“有一个地位很高的神祇路过,两下里冲突起来了,那位神祇能耐很大,那个东西,恐怕没法作威作福了。”

那怪可惜的,我还想收了这个功德呢——无奈,人贱自有天收。

江家二叔一字不漏全听到了耳朵里,立刻喜笑颜开:“那可实在是太好了——家主,能跟我们走了吧?”

我转头就对红姑娘说道:“只要那个金灵龙王还有命来找我,就告诉他我上哪儿去了。”

不过,我有点担心,红姑娘很讲义气,怕不肯给我引雷。

这一下,我就看向了褥子上的哑巴兰。

“我留下,保护红姑娘!”

哑巴兰一双眼睛亮的跟探照灯一样:“哥,我办事儿,你放心!”

那可真是太好了。

哑巴兰能请神上身,红姑娘跟各路神都是朋友,算得上强强联合,我就真可以放心了。

这会儿,门外先是一道光亮起,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——果然,程狗他们放心不下,还是来了。

他早早就抽出了凤凰毛。

结果一进来,看到了江年和江家二叔,顿时一愣:“就是——他们?”

“嗯?”江家二叔认出来程星河,又惊又喜:“这不是南派的家主吗!哎呀,南派跟我们江家,关系一直不错……”

可话还没说完,凤凰毛已经直燎过去了:“谁跟你不错?”

这一下,江年早憋不住了,翻身就把凤凰毛给挡过去了。

雷公锥。

白藿香啪的一把银针就过去了,二叔侧身躲开,大声说道:“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——咱们是一家人啊!”

苏寻一元神箭就过去了:“谁跟你是一家人!”

七星龙泉一翻,就把雷公锥给架住了。

江年看到了我背着斩须刀,眼神阴了一下。

程星河他们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开始阴阳怪气:“喲,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——可这还不到三十年了,灾星变家主了?”

江家二叔毕竟能屈能伸,打定主意要一笑泯恩仇,说话十分客气:“以前有误会,现在解开了。”

再一听哑巴兰要留在这里休养,有脑袋的都知道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不过我还是拖过了他:“人家是灵骨童女,你可别忘了这一点。”

灵骨童女一辈子不结婚——有些事情要是注定没有好结果,那最好就不要开始。

哑巴兰表情一僵,露出个满不在乎的表情:“哥你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。”

我勉强笑了笑——我看得出来,他那个笑,是装出来的。

“行,我信得过你。”我跟你哑巴兰告别,也就站了起来,跟红姑娘告别。

红姑娘站起来,把我们送到了门外。

我看着满目荒凉的大桑城——我就有种直觉,我跟那个什么金灵龙王,迟早能见到面。

上了车,一路奔着回开——江年开车在前面引路。

程星河一边开车一边问:“风水行成了黑洞,吞起了先生来了?先是十二天阶失踪,现在,阿猫阿狗都跟着丢,这是天要收咱们吧?”

我摇摇头:“得查清楚了才知道。”

而且,天阶失踪,跟点阴穴的失踪,未必是一码事儿。

程星河等红灯的功夫,往嘴里塞了一根鸡爪子:“要说倒霉,也就这十八阿鼻刘能跟你battle,一身是锅。”

但凡是跟二十来年前那件事儿有牵扯的,就没一个有好结果的。

真龙穴,说是保平安的,倒更像是一个巨大的诅咒。

这个时候,电话响了起来,我一接,是老头儿。

“最近,你小子小心点。”老头儿嘴里像是嚼吧着什么,估计是茯苓饼:“最近,两个凶星从北斗星前面坠落了过去,你自己长点心眼儿。”

“有什么线索没有?”

“忌阴喜金——亲近小孩儿,远离女人。”

把老头儿都惊动了,这两个凶星挺厉害啊。

“哎,七星,”挂了电话,程星河也摇了摇手机开了口:“小道消息,说是那些失踪的先生,在离开之前,都做过怪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