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15章 祖宗托梦

“怪梦?”

“没错,说是做了怪梦之后,心神不宁,急急忙忙就出去了,结果就没回来。”程星河说道:“是其中一个失踪先生的侄女爆料的,那个侄女想当网红想疯了,什么都往外抖落。”

丢先生的事儿,跟梦有关?

我瞬间想起来玄武局的那个“魇”来了。

不过,“魇”会让人一睡不醒,那些先生还能往外跑,可见跟魇没什么大关系。

那个时候,我们把魇的幻境给打破了,就没见过她,也不知道她是被消灭了,还是怎么了。

“还说,她伯伯在事发之前……”

“滴滴!”

程星河话没说完,就听见了江年在前面鸣笛,意思是催他快点。

他甩手就把手机丢给了我,嘀咕了一句:“赶着投胎呢?”

我接过来,白藿香也把脑袋凑过来一起看。

手机屏幕里,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拍的短视频,瞪着眼睛,口沫横飞的开始介绍“亲身经历——风水师失踪之谜”。

原来,这姑娘的伯伯,也是个擅长点阴穴的先生,尤其擅长点“簪花仙女”地,出贵女的。

可前一阵子,他带了一把伞,带了一个罗盘进了山,说是有买卖,结果这一去,就再也没回来。

而这个先生在出事儿之前,有一件事儿很奇怪——他那一阵子正走了背运,手里缺钱到了饥寒交迫的程度,可有一天忽然抱回了一坛子金饼。

那一罐子,值很多钱,解了燃眉之急。

家里人又惊又喜,就问他金饼是从哪里来的。

他一开始不说,架不住家里人轮番攻击,只能告诉家人,是从老宅子里挖出来的。

家里人更好奇了,你怎么知道老宅子里有这种东西?算出来的?

那个老宅子虽然也是他们家的,但是在这个先生出生之前就荒废了,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进去过。

他不想再说了,可家里人没完没了,他犹豫了一下,说是做梦梦到的。

做梦?

原来,那天那个先生正熬夜找买卖呢,就觉出身后有人推他。

“快去,快去,老宅子最北面的柴房里,北边第三块砖下面有东西给你。”

听着这个声音——像是他那去世了四十来年的爷爷。

抬起头,他也看见了,面前的玻璃窗倒映出了一个影子——正是一个穿着五领三腰,一把山羊胡子的老头儿!

他吃了一惊,猛地睁开眼睛,才发现自己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
这是个梦。

他一开始是觉得,自己想钱想疯了。

可一闭眼,就觉出身后有人推他,催着他赶紧去挖,不然来不及了。

他觉出不对,一早就去了,到了地方,按着老爷子说的,挖开了一片地板。

真有个罐子——真的是满罐子的金饼!

刚抱住了那个罐子,忽然“豁朗”一声,柴房就塌了——原来是邻居盖新房,贪便宜想多铲点地,结果把这个柴房给铲了。

邻居赶紧来道歉,他这才明白——要是自己晚来了一步,这罐子就让这个爱占便宜的邻居给弄走了。

他回去就给祖宗上香,感谢祖宗。

家里人都跟着高兴,说这是老祖宗保佑咱呢!

这先生神神秘秘的说:“老爷子还说,不久之后,怕还有好事儿。”

这不是,那几天这先生又是摸黑起床,一早就出去了。

不用说,肯定是老祖宗又托梦了。

这家里人还等着好消息呢,谁知道这先生一去,就不回来了。

家里人着急,却怎么也找不到人了。

加上之前几个先生失踪的事儿,他们家找那丢人的几家一问——好么,消失的经过,一模一样,都是做了这种怪梦。

他们这一消失,怕也是跟怪梦有关系。

现如今这几家先生的家族快急疯了,拼了命找人帮忙,这一下搞得行内人人自危,都怕一个梦把自己给做没了,正需要个救世主呢。

程星河一乐:“七星,看来你这预知梦不是独家专利了——已经出现了人传人现象。”

这不是预知梦,更像是托梦。

白藿香皱起了眉头:“可要是托梦——这些老祖宗,怎么会害自己的后代?”

老一辈的观念——宁可自己受罪,也不会让后代受半点委屈。

我抱着胳膊寻思了寻思,也没寻思出什么所以然来,只能是再调查调查再说了。

车上了高速,面前的景色开始出现重复,我习惯性靠着窗户就睡着了。

处理了铁蟾仙的事情,还没休息过来。

昏昏沉沉之际,我也做了梦。

这个梦境里,我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洞。

黑漆漆的,像是巨大的,没有边沿的井。

冷,特别冷……

这是什么地方?

我往前走了一步,就觉出洞口里面,有很嘈杂的声音。

还带着风声。

像是有很多人在说话。

“过来,拉我一把……”

有人?

我靠近,就想看看,可一瞬间,一只手,就卡在了我脚腕上。

冷——抓的还特别紧!

像是,要把我给抓下去。

脚底下一滑,可这个时候,一只手死死抓住了我的手。

“这地方,下去就上不来了,”一个声音说道:“这是化骨坑。”

我想回头,可身体猛然就坠了下去,失了重!

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一只手抱住了我的头,尽量稳住我,我闻到了一股子馥郁的药香。

“程星河!”身边是低低的,却充满了威胁性的声音:“你会开车吗?”

白藿香?

原来,是程星河一个急刹车,接着,他摁下玻璃就对着外面扯脖子大骂:“你他妈会开车吗?”

被江年给别了一下。

我这才觉出来,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,靠在了白藿香的肩膀上。

我赶紧把脸正过来了:“不好意思……”

一张嘴,就更别提了——流哈喇子了。

眼角余光就看见,白藿香的肩膀上,湿了一片。

白藿香梗着脖子没看我:“我,我也睡着了,不知道。”

说着,就要坐直——可我看出来,她半边身子有些不对,像是麻了。

苏寻却没头没脑来了一句:“可你刚才没闭眼睛……”白藿香一瞪眼:“我睡觉就爱睁着眼睛,你也管。”

苏寻不吭声了。

而这一瞬间,呼啦啦围过来了一片人:“李北斗,真是李北斗!”

“太好了!”

这把我吓一跳,遮天蔽日的,什么情况?

程星河也莫名其妙:“接车服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