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17章 七灵之桥

我一愣,瞬间就想起了当年高老师用探灵玉试探潇湘,探灵玉也瞬间就炸了。

那东西挺猛的啊!

解梦姑姑刚要睁开的眼睛,瞬间又闭上了。

这把我给气的,就想去看那个压着解梦姑姑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。

可那东西跟个跳蚤似得,扎到了解梦姑姑身上就消失了。

二叔看出来,立马问道:“那是什么玩意儿?”

“也是一种魇。”

叫压魇。

这种魇,没有玄武局那个那么强大,算是一种山野妖怪,最喜欢吃人心口上的阳气,北方一些城市管这个叫压巴虎子,据说元身是个毛茸茸的小动物,类似獾和貉子,不过很少人看过。

有的时候人睡着觉,觉得胸口一沉,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,往往就是这种东西来捣的鬼。

它一来,人哪怕是意识清醒,也没法动一分一厘。

不过这东西压住人的时间不会太长,类似蚊子吸血——粘一点,五分十分钟就走,能把解梦姑姑压这么长时间,还真没听说过。

我立马掀开了解梦姑姑的被子,就拖鞋来打她的脚板心——这种法子,能把压魇给打出去。

可这一下,解梦姑姑在睡梦之中,也露出了十分痛苦的神色,像是做了噩梦,甚至,要窒息!

是想威胁我,让我不敢下手。

可我还真就不吃这一套。

一鞋下去,带上了九尾狐的妖气,那个压魇肯定要被打出来。

可没想到,这一下下去,非但没把压魇给赶出来,解梦姑姑的表情,反而更痛苦了。

那张雪白的脸青紫青紫的,像是快喘不过气来了。

二叔见状,一把拉住了我:“家主,你先别激动——解梦姑姑不能死啊!”

奇怪,以前遇上的灵物——不,甚至是铁蟾仙,见到九尾狐的妖气,没有不退让三分的,一个区区的压魇,哪儿来这么大的本事?

除非——这个压魇得到了什么超出自己修行范围的馈赠,比如,有个很硬的后台,在支撑着它。

那肯定,就是那个通过怪梦,把先生们勾走的东西了。

它怕解梦姑姑露了它的线索,派出手下,对解梦姑姑先下手为强。

这是趁着现在的天下大乱,想讨便宜的?

鞋底子不顶用,要是能把白藿香叫来就好了。可惜,解梦姑姑又不能见外人。

二叔看着我,眼巴巴的,不住的重复着一句,江家现在就要靠我了。

解梦姑姑这才消停了下来,像是重新睡熟了。

我正寻思着呢,忽然发现,解梦姑姑的手有点不对——刚才还是攥着的,现在,松开了,不光松开,手心像是有什么东西。

手心上有三个模糊的字。

像是匆忙之间,用眉笔写出来的,睡熟了手心会出汗,所以字迹模糊不清,仔细分辨,那三个字是:“十方井”。

我看向了二叔: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二叔愣了一下:“叫这个名字的地方,不算少。”

是啊,像是七里铺子,八里乡之类的,一百度,全国好几十个。

这肯定不是什么普通的地方,正好外头那么多人,我就出去问了问。

风水行的,个个走南闯北,一听这三个字,好些先生就争先恐后:“南苑就有一个十方井,据说是大禹治水的时候通开的。”

“那一个都多少年了,要我说,可能是九州山那个,当年锁魔的地方!”

一行人争论了起来,凡是叫十方井的地方,似乎都有什么说道。

可这个时候,一只手拉了我一下,是白藿香,身后还站着个妹子。

是刚才那个“粉丝”?

这妹子又紧张又激动,一张脸红扑扑的。

白藿香一歪头:“我朋友也知道一个十方井。”

我一愣,我是跳进度条了吗,你跟她什么时候是朋友了?

而那姑娘立刻说道:“我伯伯提过那地方!”

原来,那天她伯伯出门,家里人问过一嘴去哪儿,他伯伯说上十方井,中午不回来吃了,晚上给他预备板栗烧鸡。

那就说,那个十方井,离着他们家一天之内的路程。

我打开了地图软件,按着她说的地址一搜索,还真有一个叫十方井的地方。

妥了,过去看看。

“谢谢。”

那姑娘俩眼一瞪,脸上就是一红,张嘴想说什么,但没说出来,我就转脸看向了在座的先生,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他们一听,别提多激动了,有几个年轻的立刻说道:“咱们这就去找人,这么多人,还对付不了个十八阿鼻刘?”

我立马说道:“这事儿谁看见是十八阿鼻刘干的了?”

他们对看了一眼:“除了他,别人也没这个本事啊!”

“那谁看见了?”

没人敢接触我视线了。

那不就得了,没有真凭实据,凭什么给人背锅?

“还不知道是什么呢,先过去看看。”

群情激昂都想去,家里人被困是一方面,在这个群龙无首的时候能出风头,是另一方面。

“去不了那么多人,”我答道:“这么多先生一起去,煞气太大,打草惊蛇。”

“那我们冯家去!”

“我们周家去!”

我说你们考虑一下,这事儿机遇虽然大,可风险也不小——对方能生吞先生,一个弄不好,就是送人头。

“跟您江家家主去,有什么可怕的?”那些先生大声说道:“我们信得过您!”

“您说什么,我们听什么!”

简直一呼百应。

我一寻思:“跟去可以跟去,人不能多。”

“还是江家家主深谋远虑!”

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!”

这可把江家二叔给高兴坏了,江年在一边翻了半天白眼。

“一句废话也有这么高的呼声?”程星河往嘴里塞了一把牛肉干,摇摇头:“我算是明白了——成功的人,放屁都是清风徐来。”

那个十方井离着这里不算太远,我们开车半天也能到。

浩浩荡荡不少车跟了过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迎亲车队呢。

而那个自称是我粉丝的——叫易紫,也跟过来了,说这是她们家附近的地段,她熟悉。

我一直没往“远女人”这一说,心里是有些提防的,不过也不知道她跟白藿香哪儿来的共同话题,一见如故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白藿香有闺蜜,也没好多说什么。

不过,二叔倒是多看了她几眼,我有些纳闷,就问二叔是不是认识她?

二叔寻思了一下,说看那姑娘眼熟,不过忘了是从哪里见过了。

车开到了地方,有一个大峡谷,得从一个很长的桥上通过——往桥墩子下面一看,就看出来了,那桥是典型的“生桩桥”,我们之前也见过,桥墩子底下压着活人,或者活的大灵物,灵气或者怨气越大,这个桥也就越稳固。

一看这个桥就是,虽然历经风霜,可还是坚固如昔。

易紫赶紧就给我们介绍:“过了这个七灵桥,咱们就到十方井了!”

“七灵?”程星河伸脖子看了看:“为什么起这么个名字?”

我答道:“因为桥墩子下面,压着七个灵物。”

还都不小,而且——是按着北斗七星的形状压的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让人心里十分不舒服。

江年的车打头阵,我们的车第二,从后视镜也看出来,易紫一直挺激动的看着我,程星河素来看热闹不怕火大,随口就稳当:“哎,姑娘,你是为什么成了七星的粉丝啊?有没有上眼科医院检查检查?”

“你才检查呢,”易紫的脸红扑扑的:“我粉他,其实是因为江辰。”

我一愣,我没听错吧,跟江辰有什么关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