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718章 百足之虫

程星河显然也没想到,回头还想问呢,忽然我们同时听见,桥下发出了“咯吱”一声,悠长,又让人恐惧的闷响。

坏了——我心里一提,这桥要坏事儿!

“程狗,赶紧开!”

程星河根本没有回话的功夫,一脚油门对着对岸就冲,而这一瞬,身下是剧烈的颠簸,桥面,似乎断了!

而桥下,是万丈深渊。这一下,车往前一窜,就把江年的车给超了,两个车一过,就听到后面的爆裂声跟抓死人的阴差一样飞快的撵了上来。

江年的车感觉出来,重新把我们超了——江家财大气粗,车好。

我们这个速度,已经是车的极限了,叫平时八成能把苦胆吓出来,可这个时候——只觉得一分一秒都慢的跟过不去一样!

不行了,眼看着后面的爆裂,和到对岸的距离,我耳朵里嗡的一声,来不及了!

程星河已经把油门踩到底,就差自己下去助跑了。

江年的车到了对面,而我们眼睁睁的看着,前轱辘离着对岸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,车屁股已经明显有失重的感觉了。

所有人的呼吸都屏住了,下一秒,大家就……

但这一瞬,后面像是有一个力道,把车屁股给托住了,我们的车在那个力道的帮助下,顺顺当当,就上了对岸。

与此同时,身后一阵巨响,那个桥整个塌陷,简直跟灾难电影一样。

一行人立马下了车,对着身后那一片残桥瞠目结舌。

程星河回头一看,后怕的咂舌,身后把额头的冷汗给撸下来了:“七星,爹跟你这一趟,真他娘是什么世面都见了——这也能赶上?”

别的桥也就算了,我这运气我自己清楚,可这是生桩桥,底下有东西压着呢,东西不出来,这桥就塌不了。

我回头就往下看,后心开始发凉。

刚才还能看到的七个灵物的痕迹,不见了。

刚才,有谁把七个灵物放走了。

那七个灵物不知道在这里被镇了多长时间,一得到自由,自然跟孙悟空离开五指山似得,一个跟头蹿上天,还能管头上有人没人?

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儿,这不是意外,是谋杀。

不幸中的万幸,我们过来的时候身后是红灯,倒是把那些个跟我们一起来的先生给阻隔住了,大桥虽然出了事儿,好歹没有车倒霉。

身后哇的一声,易紫给吐了,脸色惨白惨白的。

我则看向了程星河:“刚才你觉出来了?”

程星河惊魂甫定,也回过了神来,点了点头。

回头他就在路口点了一把贡香:“山神爷保佑……”

我一直认为这货舍命不舍财,这次才看出来,他拿的竟然是很贵的迦南檀香。

是他在齐家顺来的,一直没舍得用。

是啊,刚才——有什么力量帮了我们。

可空气里没有神气,却有一丝秽气。

怪了。

“哎呀,家主,可吓死我了!”二叔连滚带爬从车上下来,拉着我左看右看:“您没事儿就好!”

说起来,我遇上过的最多的危险,不就是你们江家人带来的吗?

这个时候嘘寒问暖,只让人觉得可笑。

手机响了起来——是对岸的先生问我们怎么样了。

弄清楚了事情,他们都担心了起来:“这事儿——比想的还难办啊!”

难办是好事儿——宁啃仙桃一口,不吃烂杏一筐,风险越大机遇也就越大。

江年站在后面,冷笑,显然是幸灾乐祸。

不过,就看他那脸色,刚才估计也差点没把苦胆吓出来。

程星河点了香,直起了身子来,低声说道:“老头儿那话说的有道理啊——还没进去呢,先来个下马威,那东西是凶。”

一个邪祟,敢吞自己的天敌,就好比蚊子吃青蛙一样。

这得是个什么蚊子?

“这,”二叔忙问道:“咱们要不要等等其他先生?这彼此也有个照应不是?”

“这个桥要修成通车的程度,怎么也得一段时间,”我答道:“解梦姑姑,和那些消失的先生,未必能顶得住。”

易紫一边吐,一边抬起了头来,满眼惊喜:“偶像,你是说,我们家的先生,还在?”

这些亲属的面相上看,是有晦暗,但是晦暗是浮着的,说明现在还是有转换余地的,只是时间不多了。

二叔犹豫了一下:“那……”

“让他们等着通车再过来,”我吸了口气:“咱们现在就见见世面去。”

一转脸,易紫吐的差不离了,白藿香正在帮她顺后背。

“你身体不舒服,就别去了。”

“那不行!”易紫立刻站起来:“偶像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,这机会我怎么也得抓紧了!”

接着跟想起来什么似得:“我绝对不给偶像拖后腿!”

这话,竟然跟白藿香说的一样。

难怪这么短时间就能成为朋友呢。

江年还想说风凉话,被二叔给脑袋上来了一巴掌:“还愣着干什么呢?带路去!”

要是江景,八成要抱着头问凭什么。可江年被直肠子江景阴多了,也知道哪怕问了,得到的回答只怕也是“你不带还让家主”带?

于是他沉着脸就看向了后面:“刚才我就看好了——上十方井的山路很崎岖,车开不进去,得步行进去。”

二叔连忙对我做了个“请”的姿势,哪怕他是名分上的长辈,礼节上也一点没含糊。

我们也就把车留在这里,上去了。

远远一望,山上还有一些房子,但是看上去很荒败,估计原来住在这里的人都搬到了对岸的城镇里去了。

顺着山路越往上爬,越觉得荒凉,沿途见到的屋子,大多数是没有窗户的,只露出一个一个黑漆漆的大洞,跟要吞人的巨嘴一样。

拾级而上,这一条山脉横着铺开,房子都在山脊上,赫然是个百足之虫地。

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这种地是求平安的。

但是这种地的环境往往十分恶劣,能保平安,也未必有人肯上这地方来住。

等日落西斜的时候,我们终于上了山脊——那蜈蚣一样的山脊上,是一排房子。

但是,那些房子,因为废弃久了,个个鬼气森森的。

江年抱着胳膊:“怎么个找法?”

这地方不小,只能分头找了。

我还没说话,程星河拉了我一把,奔着一个方向使了个眼色。

跟着他眼神一看,我也一愣。

落日的余晖把房子的影子拉的老长,在一处房子的阴影里,像是蹲着个小孩儿。

这种地方,怎么会有小孩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