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20章 点灯开门

“什么怪东西?”

这个时候,天已经全黑了。

“我没看见过,”眼睛适应了光线,我看到小孩儿的身影摇摇晃晃,从比自己还高的桌子上倒水:“见到过的,都没回来过。”

“那些先生也是?”

小孩儿给我们手里放了茶碗,水是凉的,摸上去,有积年的垢。

小孩儿坐下,嗯了一声:“只要天亮,就没事了。”

这地方不对。

“你爸妈也是,因为外面的东西消失的?”

一提起小孩儿的爸妈来,他就不吭声。

白藿香暗暗拉了我一下,意思是人家的伤疤,不揭为好。

接着,她把手伸出来了:“我给你看看。”

小孩儿一愣:“看么子?”

“疥疮和冻疮。”白藿香说道:“你身上不痒?告诉你,过了这村没这店。”

小孩儿不由自主,就把手给伸出来了。

一股子药香荡开,白藿香问:“舒服了吧?”

小孩儿木讷的又“嗯”了一声。

白藿香得意的一笑,把一包东西塞给了小孩儿:“拿着这个——你小伙伴得了病,也能用。”

小孩儿接过去,还是不吭声。

但觉得出来,不是他认为接收东西是理所当然,而是他不大会跟人交流。

独居的,哪儿有社交能力。

易紫忍不住说道:“这孩子,拿了人家的东西,要道谢呀!”

白藿香答道:“不用,姐姐问你,你一直一个人在这里住?”

小孩儿摇摇头:“还有别的,但是他们不见外人。”

别“的”,而不是“别人”。

这地方,似乎到处都是谜团。

我接着问道:“那个天黑就会出现的东西,在你们这里多久了?”

“我爷爷活着的时候说,他爷爷小时候就这样,不知道多少年了。”小孩儿说道:“天黑不出门,过夜不点灯,是规矩,不守规矩的,就回不来。”

“那,你见过这个人吗?”易紫伸手拿出了手机:“就是这个人,他前些日子是不是……”

她拿出了手机,手机里,是她失踪伯伯的照片。

可小孩儿先是一怔,接着猛然一翻手,就把她的手给压下来了,厉声说道:“不能有亮!”

这一下,手机被摔在了地上,好巧不巧,竟然把手电筒功能给打开了,闪光灯倏然爆亮。

易紫吓了一跳:“哎,你说话就说话,动手干什么?”

说着要把手机给捡起来。

可手机这么一摔,一下卡顿住了,闪光灯怎么也关不上,小孩儿眼看着关不上,忽然抱了个什么东西,就要压在了手机上面遮光。

是一床油渍麻花的破被子。

可我一抬头看见了这个屋子里的摆设,顿时也愣了一下,白藿香也同时吸了一口凉气。

易紫立马把手机护住:“不是,你到底干什么啊!这么黑漆漆的就好了?你属土拨鼠的啊?”

话没说完,易紫也借着灯光看清楚了一切,当时就惨叫了一声。

这地方——森然林立,是密密麻麻的白脸人,把我们整个包围住了。

一个个面无表情。

不过,吓人也只能吓一瞬,这些东西我是再熟悉不过了。

纸扎人。

我没少弄过这玩意儿——男的穿红女的挂绿,惨白的脸上抹胭脂,俗称红男绿女。

小孩儿却顾不上我们看见那些东西的反应,一股劲儿就是想把手机的光给压住,可那个被子是薄的,怎么弄,手机的光也还是能投透出来,把破棉絮照出云朵的形状。

“哎,”易紫回过神来:“这是什么?”

小孩儿吸了口气:“偶。”

“我知道是纸扎人偶,可你为什么在家里弄这么多纸扎?”易紫心有余悸的按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:“这什么爱好?”

“这不是爱好。”小孩儿终于说道:“有大用。”

跟我一样,是赖以谋生的生计?

也未必,在这个地方,谁找你买这玩意儿?

“嗯?”易紫还没反应过来,这个时候,外面忽然出现了一种响声。

像是有什么东西走过。

沉重的,一步一步的,拖行。

不是我们的人的动静。

甚至——不像是人的动静。

越来越近,像是冲着这里走过来的。

小孩儿叹了口气。

显然,那东西跟飞虫一样,是被光吸引过来的,所以,小孩儿才不让我们这里见光。

易紫也看向了外头:“偶像,那,那是什么?”

真要是什么危险的东西——程狗他们还在外头呢。

他们不知道天黑不出门,过夜不点灯的规矩,

我站起来就想出去看看,可一下被拉住了。

是小孩儿。

“外头……”他低声说道:“不安全。”

“我就为那东西来的。”

小孩儿却抓的更紧了:“那些先生,就是跟你一样,不听劝。”

那就更对了。

我找的就是他。

可小孩儿就是不松手:“他们死了,我没办法,可你们——”

他看向了白藿香,急切的说道:“是好人!”

“放心吧。”我微微一笑:“我跟他们,不一样。”

拉下了小孩儿的手,我就奔着外面出去了,白藿香和易紫也跟在了后面。

“等一下!”

回过头,在黯淡星光下,小孩儿抱着三个东西出来了:“你们要非得去——带着这三个东西。”

是三个纸扎人,两女一男。

这纸扎人虽然很轻,却有真人这么大,背在身上行动是极不方便的。

易紫一笑:“你留着自己玩儿吧,我们有正事儿呢!”

小孩儿却执拗的挡在门前:“不行,你们非带不可。”

白藿香接了过来:“带就带。”

小孩儿一下高兴了起来,但很快,他脸色的喜色消退了:“有件事儿你们要记住,一旦,有人要你们去大槐树那,千万别去。”

对了,来的时候,是在“百足之虫”正中间,也就是“蜈蚣背”上,看见过几棵很大的树,料想着,小孩儿说的就是那。

“你这话前后矛盾,”易紫说道:“不是说,这地方没有其他人吗?”

小孩儿没回答,只是低声说道:“我爸妈,也是被那东西拉走的。是因为……”

他声音更低了:“我小时候,不守规矩,偷偷出去看,晚上出来的是什么。后来——我爸妈来找我,把我丢回了院子里,自己被拖到了大槐树那去,再也没回来。”

我心里一动,他一定是觉得,自己的不守规矩害了爹妈,所以,才不愿意提起家里的事情。

“我记住了。”我对他一笑:“我们很快就回来——给你带零食吃。”

找到了程星河,有的是零食。

小孩儿勉强一笑:“祖师爷保佑。”

祖师爷……

易紫一愣:“他难道也是吃阴阳饭的?可他还那么小……”

甘罗十二岁就当宰相了,早慧的孩子不是没有。

我就跟他告别,出了门。

既然亮了“灯”,我们要是不走——只怕,他也不安全。

出了门,也怪,不知不觉之中,那个声音竟然消失不见了。

我抽出斩须刀四处看了看。

秽气——还是有秽气。

那东西到底什么来路,是想帮我们,还是想害我们?

正在这个时候,我们忽然听到了一声尖锐的口哨声。

程星河的信号。

那边肯定有事儿,我立马带着她们就往那个方向跑了过去。

可就这么跑了几步,易紫就觉得手上的纸人没用,转手要扔,结果就这么一回头的功夫,她忽然尖叫了一声,指向了我身后。

与此同时,我也觉出来了,一阵破风声起,高处有个什么东西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。

我护住了白藿香她们,转手斩须刀就对着那个东西削了过去。

“嗤”的一声,半空中,就跌下来了一个东西。

借着星光看清楚了,我一皱眉头。

是一个干枯的手爪——上头,是老长的指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