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721章 一棵槐树

易紫立刻靠过去:“这是……鸟爪?”

可她刚要过去,就被白藿香一把拉回来了。

是个什么身体部件,没人比白藿香清楚。

她看向了我:“蜡尸。”

所谓的“蜡尸”,是说尸体周边形成了一层蜡质,让尸体不会腐烂。

有经验的风水先生都知道,迁棺的时候如果遇上了蜡尸,可一定要妥善处理——只有横死,冤死,执念不散的尸体,才会出蜡,这种蜡,是怨气从七窍里蔓延出来升成的,也叫怨蜡。

是个老太太的手。

那指甲又长又黄,指尖还有一点凤仙花的痕迹,其中一个指头上,凹陷了一圈,显然生前戴惯了戒指的。

在这地方闹乱子的,是蜡尸?

可蜡尸算是一种比较低级的行尸,能把那么多专业人士给拽走,并不可能。

我抬起头,就看见高耸的女儿墙后面,蹲着一个身影。

就是这玩意儿。

把这玩意儿抓住,说不定,就能找到那些先生了。

“你们俩稍微后退点。”

话音未落,那个东西跟个枭一样,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不能杀死,我侧身躲过去,斩须刀往她足底就削过去了。

走不了,就好抓了。

但没想到,这东西比我想的还机灵,身子一震,瞬间就躲过去了。

不光是我,白藿香也愣了一下:“这东西,不可能这么快……”

是啊,蜡尸如果能动,那最大的特点,就是动作迟缓——它的关节都被怨蜡给封住了,追人吃阳气的时候,一跳一跳的,虽然爪子的力量很大,却十分笨拙。

我忽然发现了这个蜡尸和解梦姑姑身上那个“压魇”的共同点了。

都是原本弱小的东西,忽然厉害了起来。

跟黄阶打天阶一样,这种反常,如同开挂——有其他的力量,在帮助这几个东西。

秽气……又是秽气。

我往上追了一步,就要把这玩意儿给抓住,可眼看着就差一点了,身后忽然又出现了一阵破风声。

我心里一提——这地方,不光一个蜡尸,还有其他的东西过来了!

白藿香……

我立刻回头,果然,一个黑漆漆的东西不知道从哪里出了,打背后,对着白藿香和易紫就冲过来了!

看白藿香头都没回,一把针撒出去,那东西跟断了线的傀儡一样,忽然就坠下去了。

她点中了那个东西的关节。

接着,得意洋洋跟我一摆手——像是在说,你忙你的,姐用不着你。

我这才回过头,可就这么一点差距,我本来能抓住那东西,那东西却忽然拔地而起,又到了更高的地方。

我一脚蹬上了女儿墙,就撵了过去,可那东西一躲,我就看见,长长的斜街上,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。

谁啊?

正一错神,那个人影忽然也冲了过来,一转手,就摁在了蜡尸的头上。

“喀”的一声,蜡尸的头跟熟西瓜一样,就被他给拽下来了。

这个手劲儿——是厉害的武先生?

蜡尸缓缓倒下,我看到了一个颀长的轮廓。

一个青年。

那个青年一头乱糟糟鸟窝似得头发,对我一笑:“师兄,没伤着吧?”

同行?

蜡尸没了脑袋,秽气消散,已经用不上了。

白藿香追上来,也觉得可惜,那人举起手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,慨然一笑:“你们也是被灵梦引来十方井的?那你们放心,见面是缘分,我会保护你们的。”

保护?

说着,那人大大咧咧的伸出了一只手来:“我叫金小二,师兄怎么称呼?”

那只手上,黏糊糊的,全是尸蜡。

他这才察觉出来,有点不好意思的一笑,背过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,又伸过来了。

我跟他握了握:“李北斗。”

“原来是李师兄……看师兄挂着风水铃,是文先生吧?”金小二连忙说道:“难怪对付不了蜡尸。”

易紫一听很不服气:“谁用得着你?告诉你,我偶像可是……”

白藿香拉了她一下,意思让她别太多话,易紫有些不服气,这才白了他一眼,低声说道:“抢什么风头。”

金小二像是没听明白,我就问他从哪里来的?

他连忙说道:“嗨,这不是三毛子说受你们照顾了,怕你们遇上危险,求我过来保护你们的。”

三毛子?

他指向了我们身后的纸人:“就是扎这玩意儿那小子。”

“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

“也没什么大关系,”那人撇开了外八字,啪嗒啪嗒就领着我们往前走:“我也是做了灵梦,受了灵梦的指引过来的,比你们稍微早一点,跟三毛子蹭了顿饭,他劝我走,我假装走了,晚上又回来了,他一看,就让我过来帮你们,我这个人有恩必报,欠三毛子一饭之恩,这不是来了吗?”

说着,他觑了白藿香一眼:“三毛子说你们之中有仙女,还真有。”

白藿香没理这茬。

我就问他:“你也做了灵梦了?那是怎么回事?”

他一形容,跟易紫他们那些受害者家属说的几乎一模一样,无外乎是梦到了自己的祖宗,让自己去某地,真的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。

不过,既然是做灵梦的当事人,自然比家属们知道的要多一些:“我梦见我太奶奶告诉我,上这地方来,能找到未来的老婆,这不是,我就来了,可到了这里,连个母蝈蝈都没见到,正觉得太奶奶信口开河呢……”

他看向了白藿香,眼里的欣赏毫不掩饰:“这不是,古人诚不欺我。”

欺你大爷。

我对这平地冒出来的小子没什么好印象,何况刚才的线索还被他给掐了,结果回过头看白藿香打落的那一只,身上的怨气也化了,找不到线索了。

没辙,只能再看看其他的了。

说起来,程星河刚才吹了口哨,到底遇上什么事儿了?

我就继续奔着程星河他们那个方向走,那小子锲而不舍的跟上来:“也不用太感谢我,我这人就是古道热肠,就想当个英雄。”

月亮冒出来,这人皮肤黧黑,一笑牙很白。

我回头看向了他:“你太奶奶给你托灵梦,还说过什么其他的吗?”

“说我五行缺木,上这里来,靠近树,会有好运气的。”他指向了前面:“哎,比如那个大槐树。”

我回头,忽然反应过来了——程星河他们的口哨声,就是从大槐树那传过来的。

白藿香暗暗的拉了我的衣角一下。

我们都记得,小孩儿说过,不管谁叫我们去大槐树那,也不要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