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25章 点灯之人

那个引人过来的,就是为了打开埋骨井。

现如今,求仁得仁了。

我立马把白藿香往后推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白藿香一把拽住了我:“你还去干什么?”

“这里肯定压着什么特别厉害的东西,”我答道:“那东西一出来,保不齐会引出什么大灾,我得看清楚了,还有……”

还有,那些先生的生魂是回来了,可我没看到解梦姑姑的生魂。

“偶像,”易紫拉住了我:“刚才那个人说,这里面有什么怪东西,你不能下去送死吧?”

这东西不弄清楚了,也许会出更多的人命。

“金毛,把他们护送出去,我去找解梦姑姑。”

金毛嗷呜的答应了一声,回身就把白藿香她们往外拱,可一回头,白藿香倒是松了口气:“不用麻烦了——走不了了。”

嗯?我一回头,也愣了一下。

只见这地方,跟涨潮一样,不知道什么时候,许多黑影滚滚而来,把洞口给堵住了。

有蜡尸,有各种灵物,都是被灵脉里炸出来的灵气给引来的。

这些东西,奔着我们就冲了过来。

我甩手用九尾狐的妖气把那些东西全部打开,可后面源源不断又挤上来了一片,一抬手的功夫,几个漏网之鱼就从手底下钻了进来,奔着灵气炸裂的地方就过去了。

但是,那几个东西过来的时候很奇怪。

一开始,跟渴急了要喝水一样,在灵气炸口边缘试探,但下一秒,身躯忽然像是失去了控制,不由自主奔着那个坑就滑下去了。

简直——像是被黑洞给吸了下去一样!

底下的东西,到底什么玩意儿?

这下算是狗熊钻栅栏,进不去出不来了。

我也着急,可面前又来了一波试探灵气的,我一甩手,身后忽然就觉出了一阵厉风——像是那个裂缝,跟个巨型吸尘器一样,要把我们全给吸下去!

身后一声惨叫,一回头,好么,易紫已经奔着灵气炸口方向滑过去了,白藿香立刻身后抓她,可她们俩力气都不大,根本扛不住这黑洞一样的力量,瞬间就跟刚才那两个灵物一样,跌到了埋骨坑的入口,金毛见状,立刻扑过去想把她们俩给叼回来,可只差这一丁点的距离,白藿香他们俩的身影,就被吞下去了。

乱发青年注意到了,转身也奔着那个方向过去了:“师兄,你要是浪费这个英雄救美的机会,我可就笑纳了。”

说着,自己也奔着那个坑跳下去了。

既然白藿香他们也掉进去了,我算是彻底死了心,转身奔着那个方向也过去了。

这个时候,身后就有一只手拉住了我。

“那是埋骨坑,千万别下去。”

跟预知梦里,一模一样。

一开始,在预知梦里还没觉出来,但是现在听出来了。

回过头,果然,是个熟人。

那个扎纸小孩儿!

“不行,”我摇摇头:“你赶紧回家吧,我们很快就上来。”

话音未落,那个灵气裂缝更大了,我顺着埋骨坑就跳下去了。

风声,邪祟的呼喝声,还夹杂着一个叹息声。

是那个小孩儿的叹息。

这给人一种感觉,这小孩儿的身上,跟居住着一个老头儿的灵魂一样。

这一下来,只觉得面前乱哄哄的——像是暗藏着数不清的怨鬼,那个声音不绝于耳:“拉我一把……拉我一把……”

可它们到了洞口,似乎也无法从这个地方出去。

简直,让人窒息。

斩须刀一把划过去,面前豁然开朗,那些东西一接触到了斩须刀的灵气,十分畏惧的躲到了后面。

一落地,身上就是一重。

生人气。

我接住了,果然,是那个小孩儿也跟了下来。

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“我怎么不能来?”小孩儿叹了口气:“这个地方——本来该是我们家守着的,闹出了这样的乱子,要是不管,以后没脸下地见阿爹。”

可稍微一松手,面前又是数不清的阴魂,小孩儿要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。

我一寻思,伸手进了小绿的嘴里,先抓出了几个东西。

这地方瞬间就亮了起来,同时,那些乌突突的东西退避三舍。

小孩儿直了眼:“这是……”

这是上次在铁蟾仙那拿到的神药,和之前豢龙氏送给我的龙珠。

龙珠能照亮,神药有很强大的力量,任何邪祟不敢靠近。

果然,这几个组合一亮相,周围沼泽一样的感觉才给我们让出了一个空间——这一道光,跟潜水的时候身上的防护罩一样,把那些阴魂都给阻隔住了。

“你就跟在我后头吧,白藿香?”

我扬起声音一喊,环顾四周,这地方是个极大的空间,好像是个天然的溶洞,可是被阴魂塞的满满当当的。

跟我猜的一样——这个百足之虫地,下头基本是空的。

而我这才感觉出来,脚底下有很多堆积的东西。

这种粉质的感觉——不用看也知道。

是骨头。

数不清的骨头。

不过这一低头,才意识到,小孩儿没跟上来。

回头一看,我也是有些意外。

小孩儿竟然在数着我的手里的东西,五个神药,一个龙珠,数清楚了,他忽然就跪在了那片骨头里:“你是掌灯人,你可算是来了!”

掌灯人?

“什么意思?”

小孩儿一抬头,流下来了满脸的眼泪。

接着,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包。

那个小包里三层外三层的,打开了一看,是一片不知道什么动物的皮,也不知道多少年了,已经将近糟朽。

而皮的背面,绘制着一个人。

那绘制手法十分粗糙,简直像是小孩儿的涂鸦,不过还是勉强能分辨出来,那个人举起了手,手里有一个大珠子,和五个小珠子,周围还有代表光的图形。

我一愣——跟我手里的,竟然一模一样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我们世世代代守在这里,等的就是点灯人——什么时候,点灯人来了,我们才能走!”

“你们,到底是干什么的?这地方压的,又到底是什么?”

“是——一个大妖怪!”

“什么妖怪?”

“一个——骗了神仙的妖怪。”

什么东西,能骗神仙?

原来,小孩儿这一家,是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“守夜人”。

据说当年,有一个大妖怪占据了这个难得的灵脉,并且仗着灵脉吞噬了很多其他的灵物,力量极为壮大。

老天就派了一个神仙,来讨伐这个大妖怪。

那个神仙的庙就在本地。

可那个神仙非但没消灭这个妖怪,还被这个妖怪给骗走了一样要紧的东西。

这下那个神仙大怒,讨还无果,就把妖怪给封住了。

什么时候还东西,什么时候放你。

这个百足之虫地,就是那个时候建立出来的。

而这些守夜人,在当年,都是神仙庙的祭祀信徒。

那个神仙留下话——要他们永远守着那个大妖怪,别让他出来,世世代代,不许离开。

除非——掌灯人出现,他们才能自由。

这些祭祀勤勤恳恳守在这里繁衍生息,早年间确实也算是个世外桃源——战火席卷不到,逍遥快活,自给自足。

日常的工作,就是在祭祀的时候,准备纸人——代替活人,来投喂那个大妖怪,让它不要作乱。

但现在不一样了,山下的世界日新月异,甘心守在这里的,越来越少了。

到后来,就剩下小孩儿这一家了。

小孩儿也问过,咱们能不能下山?

可他爹说,咱们答应了,就得做到——咱们要是走了,这里的封解开了,就是大难。

“这地方本来不应该开开的,”小孩儿叹了口气:“也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出了这种乱子,引来了外面的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