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26章 钉头切尾

这地方既然与世隔绝了这么多年,按理说,知道的人应该并不多。

不过,这一次,各路先生,是被各种妖梦给引进来的。

有人知道这地方的秘密,把先生引过来,就是想打开埋骨坑,找到“里面的东西”。

我想起了刚才在上头,被小白一头撞碎的东西。

死了吗?那会是真凶吗?它是什么玩意儿,要的又是什么?

不过以我跑买卖这么多年以来的经验,没有真凶会死的这么早。

我一边举着龙珠继续找白藿香,一边问小孩儿:“这段时间,你们这有没有出过什么奇怪的事情,比如说,来没来过什么外人?”

小孩儿想了想,摇摇头:“这地方,这些年,就我一个人。”

“那被妖梦引来的送死先生们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只要是有人设计,那就肯定有蛛丝马迹。

“是从前几个月开始。”小孩儿立刻说道:“我还记得,第一个过来的先生,是个瘸子。”

我吸了口气。

整个阴阳圈子里,我就认识两个瘸子,一个是专门修东西的顾瘸子,还有一个,就是无处不在的江瘸子。

顾瘸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只可能是江瘸子。

我好些年没见到外人,一看来了人,高兴的不得了,还以为是掌灯人来了,结果一看他手上,他手上可没有六个疙瘩。

好家伙,原来他们这些世世代代的守夜人,一直是把手里的六个珠子,当成手上长了六个瘤子了。

“那个瘸先生来了,东踩西看,跑到大槐树那去了——世世代代我们都有教训,叫千万不要靠近大槐树,出来吃人的那些,就是打大槐树底下跑出来的。”

小孩儿拦着,可瘸子不听,还对他笑了笑:“以后,怕是会有更多的人上这里来的。”

小孩儿没明白,不过乍一听还有点高兴——这个意思是不是说,这个地方会兴旺起来?

不过很快,老瘸子就消失了,给他留下了一个小收音机。

小孩儿也不知道老瘸子上哪儿去了。

不过那个小收音机他很喜欢,从里面,听到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——有一种东西叫高楼大厦,鸽子窝似得住了很多人,有一种东西叫巧克力,是世上最香甜的东西。

他也开始对山下的生活有了猜测和期盼。

等那个掌灯人来了,他也能下山了。

跟老瘸子说的一样,那天开始,陆陆续续,开始有先生大老远从各地赶过来,似乎都是奔着那个大槐树来的。

小孩儿每天都出来看,就为了看看那些人的手有没有瘤子。

可他大失所望,每个人的手都是光滑的。

他也时常会劝那些人——莫去。

可所有上这里来的,都费劲了千辛万苦,奔着一个“远大目标”,都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孩儿的三言两语给劝回去。

只有他知道,土路上,向来光有来的脚印,没有去的脚印。

那些先生,全没从大槐树底下出来。

能活着,干嘛要死呢?

而且,明明在山下,过着那么好的日子,吃这那么好的粮。

可面对他的劝阻,拒绝,或者不搭理他还是好的,还有些先生脾气爆,一脚就把他踢开,说你管不着。

他那次被踢了,肚子疼了好几天,他第一次被人这么打。

这以后,他就不肯再多说这些话了,只听到了鹩鹩鸟门铃一样的动静(一种胆小的鸟,有人过就嗷嗷叫着扑腾飞起来),会伸头看看,这一次来的人,是不是掌灯人。

可他一次一次,只有失望。

直到这次看到了我们,也是一样。

他跑——是因为他认定了,外头来的人凶得很,会踹肚子的。

他对外头来的人,几乎失望透顶。

可我想起来,我叫门的时候,他还是开开了——冒着风险,只为了“能活着。就别死”。

“我好久不敢劝别人了。”小孩儿说道:“直到那个大姐待我好。”

所以,他说,我们是好人。

我空着的手摸了摸他的脑壳——他的头发跟麦田的茬子一样,割的参差不齐:“等出去,我带你上山下过生活,我给你买巧克力。”

他抬起头来,盯着我手里的几个东西,羞赧的笑了,牙齿白的反光,重重点了点头。

这事儿跟江瘸子有关系?

他想干什么?

我想起了那个入口来了。

也许,这里面埋着的东西,江瘸子也想要?

可那个封我来的时候看了一眼,虽然这方面我没有苏寻那么专业,可也差不多懂个大概。

那种封,叫千层封。

一个人是打不开的,需要很多个先生,水滴石穿。

之前那些先生,都是点阴穴的能手,这些力量积蓄到了我这里,正好开了。

上头那个黑衣吞人客,应该也是被利用了——也想着分埋骨井下的一杯羹,估摸是修内丹的,所以虽然利用了先生,也吃了先生的灵气,但全把先生完好的挂在了那个地方,一个人命也不伤,估计怕影响了修仙。

可惜,为虎作伥,还是得到报应,被小白儿直接顶了个“爆胎”。

我一边继续找白藿香,一边问道:“那,关于那个神仙,和妖怪的事情,没有更多线索了?”

小孩儿摇摇头:“这些,还都是听上头传下来的哩!”

有点奇怪,任何关于神仙的传说,不说波澜壮阔,好歹也都有个来龙去脉,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语焉不详的传说。

难不成,是因为神仙被妖怪骗走了东西,觉得有损颜面,所以不想传下去?

那就看看,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

不过,这么久,我们跟行走在迷雾之中一样,什么也看不清楚,更找不到白藿香他们,我也有点着急了。

按理说,金毛和小白都在白藿香身边,没必要太担心,可我总觉得,那个乱发青年的来历不太对劲儿。

我把行气压在了采听官上,仔细的去寻扎她们的蛛丝马迹。

又走了一阵子,忽然就听到了,一个地方,传来了骨头碎裂的“沙沙”声,显然,有人跟我一样,也在这地方走着呢!

白藿香他们?

我立马带着小孩儿就往那边跑,小孩儿跌跌撞撞,我就把他背身上了。

面前迷雾一样的阴魂散开,这才感觉出来——这个位置,好像就是吸引阴魂的中心。

地上有一个很长很大的东西,头,尾,心脏,似乎全被钉死了。

在龙珠的照耀下,我看到那个东西,一身细密的鳞,反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