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29章

乱发青年一抬头,眼神冷了下来:“你知道?”

那是一股子几乎肉眼可见的煞气。

我自然看出来了。

与此同时,那扇门传来了剧烈的撞击声——里面的人听到了外面的动静,在后面求救。

得赶紧把人救出来。

背上的小孩儿,不由自主就哆嗦了一下:“这个人,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……”

“是个妖神,妖气不正,神气也不正,”我回头看着小孩儿:“他说他认识你?”

小孩儿点了点头:“他是前一阵子来的,经常跟我玩儿,他还给我叠了很多纸船——可有一天不见了,我以为,他也死了……”

我就知道。

说什么小孩儿请他来的——真要是这样,俩人见面也得打个招呼,可小孩儿一点反应也没有,根本也不像是熟到了托他帮忙的程度。

乱发青年习惯性的又搔了搔自己那一团乱发:“小孩儿,我陪你玩儿了好几天,你是不是挺想我?”

小孩儿哆嗦了一下。

乱发青年的热情倒不像是装出来的,但觉得出来,小孩儿分明是怕他。

乱发青年显然也觉出来了,一歪头,嘴里“嗤”的一声,看着像是不屑,可眼睛被逆光挡住,看不出表情。

似乎,他对别人的恐惧都习惯了。下一秒,他脾气就来了,二话没说,翻过手,好几个灵物不知道从哪里来的,对着我就冲过来了。

这个家伙,很擅长使用灵物。

我一扫就看出来了,那四个灵物是一种带着灵气的鼯鼠,擅长攀爬,速度惊人,是偷袭的好手。

我翻转过了七星龙泉扫过,可趁着我分神对付那几个鼯鼠,面前一花——乱发青年已经鬼魅似得出现了,对着我手里的秽气珠就抓了过来,

我头壳不禁一炸,好快!

但我也不慢,手腕子一翻,秽气珠在他那双细长的瞳孔前面闪过,直接落在了小绿的嘴里。

小绿张口吞下,可出乎意料之外,小绿“嗝”了一声,显然这东西给它带来了很大的负担。

我暗暗一惊,小绿在铁蟾仙那吞噬了那么多东西,都面不改色,这一个珠子就能让它消化不良?

乱发青年一愣,伸手就要把秽气珠给抢回来,可斩须刀已经对着他划过去了。

这可是斩须刀,乱发青年一接触到了这个锐气,不由自主就往后折了过去,可没来得及,等他落地,他的额头到鼻子,就是一道笔直的血痕。

他抬起手一摸,左边嘴角斜勾:“斩须刀。”

“你挺见过世面,”我对他一笑:“是谁教给你的?”

这话却像是戳中了他某种不想回忆起来的记忆,脸色一沉,再一次抬起了手。

周围好几个灵物对着我就冲了过来,我也没看它们到底是什么路数,斩须刀所到之处,所向披靡。

而那一片灵物落下,我注意到,乱发青年不光是眼睛变了,他那一头乱发也变了。

一丝一缕,都染上了浅金色。

看着竟然跟金毛的毛有点相似。

没错,就是龙气。

只是,他身上的龙气也跟金毛的毛一样,并不纯。

我对他一笑:“我也明白,当着矬子,不说矮话,可你一身本领是从哪里来的,心里也该有点数,不能吃完奶就骂娘。”

一听这个“娘”字,乱发青年细长的瞳孔眯起,杀气更盛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“我知道,你从小见不得光,长大了还是见不得光,”我往小绿头上拍了拍:“你要这个东西,就是希望自己能见光,是不是?”

这个“是”字还没说完,乱发青年忽然跟疯了一样,对着我就冲了过来。

这是他的逆鳞,提也不能提。

跟我猜的一样——这个家伙虽然很强大,可并没有什么为人处世的经验。

也许,他以为强到了一定程度,就不用去学着为人处世了。

我辨别出来,这下,他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。

这就对了。

他浑身,都炸起了那种不纯的浅金色。

这一下,空气似乎都被他直接劈裂。

而我抓住了这个机会,翻身躲开,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那个紧闭着的门,直接被他自己的力量,一手打开。

“咣”的一声炸响,里面跌出来了几个人。

我却一愣,那是几个普普通通的先生,显然也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,根本不是白藿香。

白藿香呢?

那几个先生跌跌撞撞出来,目睹一切,一下就愣住了:“这是……”

我的心顿时宽了一半。

白藿香他们不在,说明这货根本就没抓到白藿香,为了从我手里抢回那个秽气珠,这才拿了假货来骗我的。

既然没被抓住,那她们现如今也许还是安全的。

而下一秒,乱发青年见到自己的人质曝光,更是恼羞成怒,抬起手,一股子浅金色龙气乍现,对着我就砸了过来。

斩须刀迎着他劈了过去,可打刚才有了经验,乱发青年似乎就知道怎么抵抗斩须刀了,身体飞快的折过去,一只手对着我就抓了过来,我迅速歪头,可脸上一辣。

龙鳞没滋生出来,被他给抓破了。

算是报了一抓之仇,打个平手,他歪着嘴就是一个狞笑。

可就在这一瞬间,我们同时听到了“轰”的一声响。

像是什么地方的门忽然开了。

紧接着,“沙”的一声响。

听到了这个声音,他的手僵在了原地。

我们同时听出来,那个声音,应该是个极其庞大的东西发出来的。

那个巨龙?

这地方,唯一称得上庞大的东西——只有那个巨大的龙。

不过,那东西不是被钉住了吗?

“咯吱……”

那是骨头被压碎的巨大声响,因为这地方万籁俱寂,所以听得特别清楚。

紧接着,“嗤”的一声,整个地方都开始出现地动山摇一样的响声,乱发青年一皱眉头,我们就听见那个巨大的声音,飞快的对着我们冲了过来。

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出现在了门口。

看清楚了,我就愣住了。

那个东西极其壮大,身上是黑色的,可那种黑色,是流动的,像是汹涌的乌云。

我立马就明白了——这不是一个巨物,是数不清的小东西聚集成了一个巨物!

就好像——食人鱼,行军蚁,以成群结队的形式出行一样。

而一个刚从门后出来的先生盯着这个东西,脸色一变:“这是——蟠龙虱?”

龙虱子如果数目众多汇聚在一起觅食,会跟一股黑烟一样堆叠在一起集体行动,形状很像蟠龙,这个群体活动,就叫蟠龙虱。

我知道了——这是这地方的机关。

不光是要把那个黑龙以钉头切尾的形式镇在这里——一旦那个黑龙一动,立刻就会引出蟠龙虱来咬它,让它永远出不去。

这是龙族的天敌,这玩意儿吃龙,跟蝗虫群过农田一样,所到之处,尸骨无存,寸草不生。

而刚才,因为龙珠,那个黑龙动了一下,就把这玩意儿给引出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