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30章 蟠龙之虱

妈的,这东西最喜欢吃龙,是龙族的天天敌,上次,哪怕潇湘的元身,也被这东西撕咬了。

那一次,江辰和马元秋,千方百计,也只不过是从古墓之中搜集到了一小部分,就足够让潇湘痛苦难当,更别说这么多了!

我脑子一下白了,这么多的龙虱子,但凡是带着龙气,绝不可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。

下一秒,那巨大的“蟠龙虱”,对着我们就扑过来了!

我翻身躲到了比较高的地方,甩手斩须刀劈了过去。

这一下,斩须刀炸出了极其强大的行气,那个庞大的身影,瞬间就被一分为二,哗啦啦一声,满地都是龙虱子的尸体,跟下来一场暴雨一样。

可一部分龙虱子被消灭,其余的被震开,很快又跟雾气一样,重新合拢了起来,继续对着我扑。

斩须刀再次挥出,是把身边荡涤干净,但一瞬间,腿上就是一痛——一个小小的黑点落在了腿上,隔着裤子,就倏然大了十倍!

吃了我的血气……

一个就能带来这么大的痛苦,更别说这么多了!

我一边抵挡,小孩儿却大声说道:“你看!”

隔着雾霾一样的龙虱子,我就看见乱发青年趁着我抵挡龙虱子,自己趁机跑到了别处去了。

他身上的龙气虽然不纯,但到底也是龙气,庞大的蟠龙虱分成了两股,对着他就冲过去了。

我心念一动,他对这里是极为熟悉的,他要跑,肯定是因为知道逃生的方法。

可面前,已经被黑漆漆的一片龙虱子给挡住了,跟一道黑墙一样。

我一下斩断汇集过来的龙虱子,回头对小孩儿说道:“抱紧了!”

小孩儿应了一声,我一手护住了头,直接就对着那一大团龙虱子扑了过去。

看上去,很像是飞蛾扑火,但就在我撞进龙虱子群的时候,斩须刀抬起,煞气护住身体,直接把这一道黑墙打破,以那些龙虱子反应不过来的速度,对着乱发青年的方向就追了过去。

果然,乱发青年的身影腾挪闪跃,如入无人之境,显然对这里极为熟悉。

小孩儿抬起头来,也发现了:“他是不是,以前来过这里?”

“不止。”我答道:“这家伙,是在这里长大的。”

小孩儿顿时一愣:“在这里——长大?什么人会在这种地方长大?”

“你不就是一个吗?”

小孩儿一时语塞,也讷讷了半天,来了一句:“我跟他,好像不一样啊!”

是不一样——种族不同。

出去没几步,后面的龙虱子狂风暴雨一样的撵了过来,那一阵风声,几乎就摩挲在了我的后颈上——让人不敢回头。

妈的,难怪说龙虱子稀少,要绝种了——感情,是全他娘的被弄到了这里来了!

我一边跑一边招呼龙虱子,就发现那小子竟然跑回去了。

到了巨龙所在的位置上。

我立马就明白了——他知道,龙虱子本来就是奔着巨龙来的,不过路上可能先遇上了我和他,先被龙气给吸引住了。

他把这些龙虱子带到了巨龙身边,是人为自己的龙气不纯,龙虱子吃上了巨龙,就顾不上他了。

我甩开斩须刀,就扑到了那小子身边。

那小子觉察出来,数不清的龙虱子对着我们就狂风暴雨的砸了下来。

乱发青年反应过来,一抬手,忽然数不清的灵物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,组成了一道大坝,把龙虱子给挡住了。

下一秒,他一拳对着我就过来了。

现在,不光是眼睛和乱发,他的额角上,也出现了两个小小的痕迹。

像是龙角。

我翻身躲过去,他一拳砸在了地上,轰然就是一个大坑。

小孩儿被粉尘迷了眼,浑身一抖,喃喃的说道:“神仙……也是神仙……”

乱发青年张开了嘴——嘴里有了獠牙:“你凭什么拦着我?你不怕死?”

“咣”,那些灵物哪怕舍身挡在了前面,也是一阵战栗,像是风雨欲来的破墙——龙虱子是吃龙血的,灵气能力,都比普通的东西要高出一大截,那些灵物,挡不住多长时间。

“那个巨龙,是你爹?”我喘了口气:“你为什么要引着这些东西,吃你爹?”

小孩儿再一次愣住了:“爹……”

“你胡说八道!”

这一句话,却像是戳中了他的逆鳞。

他浑身上下,都炸出了一层东西。

浅金色的龙鳞。

而那些龙鳞看上去跟发育不良一样,别说比我的,就连比江辰和巨龙的,要薄脆许多。

甚至——我眼见着,空气之中,炸起了一星一星,噼里啪啦的电火花。

龙族一出,雷电随行!

他矫捷的奔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那个风雷之势——不愧是妖神,要不是我身上有江老爷子的天阶行气,根本就抵挡不足。

斩须刀劈过去,他虽然凌空避过,但是哗啦一声,那些龙鳞就碎了大半。

他的龙气不但不充足,而且,还裹挟着一半的妖气。

“你不是纯正的龙,是不是?”

趁着他躲闪,我大声说道:“你想要这个秽气珠,是不是能帮助你洗干净妖气,让你成为真正的神?”

乱发青年站在了原地,不动了。

“哄……”

身后,只响起了那些龙虱子碰撞灵物大坝的声音。

听着这个动静,扛不住一时半刻了。

我接着说道:“既然那个龙是你爹——你是把对自己出身的不满,全转嫁到了它身上了?”

我没有爹,但没吃过猪肉,也知道猪跑,按理说,儿子不是应该帮着爹逃出生天吗?

果然,他抬起头,忽然冷笑:“你懂什么。”

“你说了,我不就懂了。”

“你不懂!”乱发青年忽然就咆哮了起来:“你知不知道,这个出身,在灵物里,被嘲笑,在神界,被追杀?三界这么大,连一个容身之处都找不到的感觉,你懂吗?”

“我怎么不懂?”我冲他一笑:“我过的,也是这种日子。”

他一下愣住了:“你?”

三界能开比惨大会,我当仁不让,也许能拿个冠军。

“把你的事情,跟秽气珠的事情告诉我,”我盯着他:“既然我见到了,就会帮忙——不然,等你后悔就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