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32章 号灵之珠

他其实都明白的。

得找到那个珠子,有了珠子,自然就有了一切,现如今,其他的东西,想也没用。

可就好比盲人一样,先天看不见,无从对比,也就想象不到有光的世界,可后天致盲,那就太难受了——他会永远怀念有光的一切。

未曾拥有不算难受,真的难受,是失去。

他还是对光念念不忘。

他想去找光。

又过了很久,外面掉进来了一个东西。

是个人。

他连别的生灵都不知道,更别说人了,原来,世上还有其他能说话的东西。

那个人点了随身带着的火种,人能制造光!

他喜欢光。

那人不知道他的来历,告诉他,这东西并不稀罕,每天太阳出来,整个世界都是亮的。

哦,原来外面还有一个很大的世界,世界还有一种东西,叫太阳?

他想出去看看。

也巧,因为祭祀越来越少,母亲的能力越来越弱了,经常沉睡,顾不上他。

那个人和他一起合作,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,突破了这个洞口,带他出去了。

他没办法用语言形容看见世界的感觉。

震撼,壮观,原来之前的漫长岁月,他是白活了。

世界真美,他想到这个世界里去。

可这一瞬,那个带他出来的人哆嗦了一下。

好像很害怕。

他不知道那人为什么害怕,但是他感觉出来,母亲似乎苏醒过来了,正在里面呼唤他,他就跟那个人告别,回到了洞里——回去的时候,依依不舍,因为对这个美丽的世界,他一秒都不想错过。

回到了洞里,母亲却忘了喊他的原因——这地方的祭祀者越来越少,母亲时常会忘记很多东西。

但唯独没忘了那个怎么也找不到的号灵珠。

很多次,母亲会突然抓住他,打他骂他,把所有的绝望,全发泄到了他身上。

母亲虽然衰弱,他却如蒙大赦。

这样,他就能趁着母亲失神的时候,跑到了那个洞口,去看。

光看,也足够让人如痴如醉,这个世界真大,东西真多!

树枝,脚印,奇形怪状的绳索,一片一片形状美丽的农田。

逐渐,他对这地方也不满足了,开始有了贪念,山下一望无际,肯定有更多没看到过的东西。

要是能在这个世界里生活,该多好啊!

就是这个贪念——改变了他的人生。

终于有一天,他从外面回来了之后,母亲从他身上触碰到了什么。

也许,是光的温度。

母亲自然大怒,那是自从他记事以来,打的最严重的一次,他甚至失去了意识,以为自己再也起不来了。

可他不是一般的生灵,死不了。

母亲嘶吼,咆哮,警告他再也不许出去,不然现在就把他撕碎。

那种暴戾,他现在还记得,母亲说,你不知道,外头都是一些什么东西,他们没有心,没有魂,只有好处。

你出去了,你的一切,就都不是自己的了。

他嘴上答应,心里不以为然。

他看见过,耕田的老太太给老头擦汗,看见过哥哥把摔破膝盖的弟弟背起来。

他不知道那种东西怎么说,但是,他认定那东西是真实存在,并且让人向往的。

所以,他没听。

一有机会,还是会出去,并且,他有了更大的贪念。

下山看看吧——也许自己不在母亲身边,反而更幸福。

他下了山,见到了那些人。

他以为,那些人也会给他擦汗,对他好。

当然了,那天,也是他第一次,知道什么叫“异类”。

他并不知道自己的鳞片和半成型的角,是跟他们不一样的。

那些人尖叫,有人用大棒抡他,有人用粪尿泼他,那些人跟母亲一样,似乎对他深仇大恨。

我吸了口气——几乎跟安宁,一模一样。

他们的过错就一个,那就是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他这才反应过来,那个被他送出了的人,是个什么眼神。

憎恶,畏惧的眼神。

他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往回跑了。

他不懂那么多,只知道,家里才是最安全的。

但是一他到了洞口才发现,他回不去了。

洞口挡了人。

脸上带着笑,嘴里叼着刀。

很久之后,他才知道,这种“人”是有名字的,叫屠神使者。

他们的工作,就是扫除三界一切不安分的因素,保平安。

他的存在,就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。

这种异类,是不应该活着的。

他的龙鳞,被打的支离破碎,浑身都是血。

可他没有再往洞里跑一步。因为他忽然明白了,很多年前,也许就是这种人,把他母亲逼到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的。

绝不能把他们引到了家里去。

他尽力往外跑,跑远了就好了,这些东西,就不会找到母亲了。

他把屠神使者引到了悬崖边上。

就在屠神使者要把他杀掉的时候,忽然一个身影挡在了他前面。

母亲追过来了。

母亲最后跟他说的话,一个是“快跑”,一个是“找到那个珠子,报仇。”

他被母亲推下去,这以后,再也没见过母亲。

他算是实现了之前的梦想——终于出来生活了。

可他没想到,代价竟然这么大。

这以后,他四处漂泊,见到了更大的世界,也见到了许多生灵。

人怕他,要杀他,灵物欺凌他,也要杀他,那些屠神使者就更别提了,无处不在,迅捷如风,像是不知道哪一步,就会踩到的雷。

他没有任何一个伙伴。

世界是很大,可却让他更孤独了。

有一天,又有几个灵物发现了他,窃窃私语:“像人,也像神——还像妖!这是什么东西?”

“混龙子!你看那角,那鳞!”

“混龙子?这东西稀罕!要是吃了,咱们是不是……”

他却来了精神:“什么是混龙子?”

那些妖物一愣,哈哈大笑:“这都不知道?是龙跟其他生灵生下的后代!”

“龙性主淫,见到什么,就能把什么给搞了,龙生九子,就是这么来的!”

“你是杂种,怪胎,你身上的血,是脏血!”

“能让龙上手的,你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“怪胎!”

他只有一个念头,我不是怪胎,我不是怪胎。

可除了折辱和嘲笑,谁也没把他的话听进去。

他第一次暴怒。

“都说了,我不是怪胎!”

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,第一次从他身上炸出,那些灵物的笑还挂在嘴角,就凝固住了,它们的头,飞到了很远的地方。

剩下侥幸没来得及围上来的,吓的尿了一地,连滚带爬。

他截住那些灵物:“你们刚才说什么?”

“我们,我们刚才说,您是神仙……您一身金龙气!”

“难不成,您就是传说之中,三界之中仅有一条的至尊,五爪金龙?”

他不大明白五爪金龙是什么,但他终于明白了,这些生灵,其实都有共同点的,那就是,欺软怕硬。

他觉得五爪金龙的名字很好听,也要叫这个名,一个灵物一哆嗦,插嘴说,这不行,不够威武,配不上您。

他一想也有道理,就给自己起了个名字,叫金灵龙王。

王者,手底下自然是有人的,跟母亲当年一样,有很多部属,众星捧月才是。

他不是怪胎,他不跟父亲一样,他应该跟母亲一样,是个神。

当然,哪怕这样,他还是一直被屠神使者追杀,东躲西,藏,跟母亲说的一样,永远见不到光。

这种日子,他过够了。

他最大的愿望,就是找到那个号灵珠。

这样,他就跟母亲一样,能做个纯粹的神,荡涤干净自己所有的妖气了。

他想堂堂正正的活着。

可那个珠子,他花费了自己都记不清的时间,也还是没能找到。

直到有一天,一个人出现在了他面前,说你找的东西,有希望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