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736章 栀子姑娘

他一愣,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自己的身体:“我?”

话音刚落,数不清的散神丝奔着这里扑了过来。

“咣”的一声,巨龙的身体暴起,直接把所有的散神丝,全部扫倒。

龙鳞碎裂,血肉横飞。

它以一己之力,挡住了全部的屠神使者。

“哄”的一声,这个地方,碎裂了大半,紧接着,空气之中,是一阵战栗——好像,数不清的东西,冲着这地方奔赴而来。

灵物——多而强大的灵物,听到了它的号令。

跟万马奔腾一样,那些灵物撞了进来,挡住了屠神使者。

屠神使者是厉害,可这些灵物数目太多了。

“哄”的一声,巨龙的身体,倒在了我们前面。

乱发青年盯着那个巨龙,想说话,可是说不出来。

它曾经是翱翔九天之上的龙族,可现在,为了乱发青年,它沉在了尘埃里,看清楚乱发青年毫发未损,它的眼神只有庆幸,没有后悔。

“为什么……”乱发青年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自己恨了几百年的庞然大物:“为什么……”

巨龙缓缓说道:“本能。”父母保护后代的本能。

“快走吧……把号灵珠拿好了,”它哪怕遍体鳞伤,也还是依然从容不迫:“千万不要给别人。”

乱发青年抿了抿嘴:“你到底是啥谁?我母亲,又是谁?你要是为我好,就告诉我,不然——我绝不走。”

他怕这一走,他就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了。

“你母亲……”巨龙的眼神里,却不见憎恨,只有柔和的怀念:“我管她叫,栀子姑娘。”

他看向了头顶,那眼神,是对过去的怀念,对光的怀念。

“我以前,是这地方掌管平安的。”他看向了上头:“曾经有一个盘龙庙。”

盘龙——乱发青年大概也想起来,他母亲,就自称盘龙娘娘。

不过,这个故事,跟盘龙娘娘讲的,完全相反。

事情确实也是从神庙上的那片瓦开始的——不过,挡在瓦片上面的,不是巨龙,而是一个撑着伞的少女。

少女明眸善睐,天真无邪——他从神会归来,十分意外,给人遮风挡雨惯了,还是第一次,有人给他遮风挡雨。

少女是个人。

他的信众都是人,可这个少女,跟其他的信众不大一样。

他站在檐角下问少女,为什么给盘龙爷遮风挡雨?

少女狡黠一笑:“盘龙爷是附近最灵验的神仙,我待盘龙爷好,盘龙爷就会待我好——神仙都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,也许,可以让我多活几年。”

是了,那个少女虽然灵巧狡黠,可她命不久矣,这是她的命数。

少女自己也知道,从滴水的房檐上滑下,轻纱飘扬,像是一朵盛开的栀子花。

她抬起头看着他:“你说是不是?”

他不知道怎么回答,他觉得可惜。

后来,少女天天都来。

给盘龙爷擦桌子,摆祭品,香案上每天更换新鲜的花,她尤其喜欢栀子。

他第一次见到这种姑娘,新鲜又有趣。

他忍不住又问:“要是你白做这么多,盘龙爷却保佑不了你呢?”

“那也没什么。”她的眼睛还是狡黠:“本来都是要死的人了,也不亏本。”

日复一日,他习惯了有她陪伴左右的日子,可忽然有一天,她没出现。

他急了,站在庙口伸着脖子等,等也不来,他恨不得找到女孩子家里去,可他不能轻易离开这里。

他甚至大发脾气,让灵物去拦路过的阴差——动谁也行,别动栀子姑娘。

直到第二天,她才来了。

又是下雨天,见到她拧着那半扇粘了泥水的白裙子,絮絮叨叨说昨日里多么险——差点没命啦!可阴差硬是没来索命,说不定,也被大雨绊住了。

他听着那些话,才知道,他离不开她了。

他现身抱住了她,他不能让她死。

栀子姑娘红着脸要推开他:“你做这种事,对盘龙爷不敬!”

他抱的更紧:“我就是盘龙爷!”

他知道,让姑娘不死的法子,只有两个——一个,是帮她吃上香火,一个,是让她吃下妖怪的内丹。

普通活人无法配享香火,弄内丹容易,时间太紧迫,他为了在阴差那留住她,没办法,只好给她吃了妖丹,她从此不再是人。

一开始她是高兴的,她成了不老不死的存在,容颜常驻。

可很快,她就变了。

能抢来的丹,都不是干净的丹,她被妖气秽气萦绕,有了贪欲,无情和狡诈。

做个妖,有什么意思?

还不是被煞神追赶,被吃阴阳饭的折辱?

要当,也该当神。

盘龙爷宠爱她,叫信众修了盘龙娘娘像。

但还是不够,妖怪丹的嫉妒和贪婪开始作祟——她不想寄人篱下,她想当神主,甚至,想到更高更远的地方去。

丹里的秽气,消磨不掉。

她知道,要想当神主,就得把盘龙爷除掉。

在丹的影响下,她不会去想,这一切都是盘龙爷给她的,想的只是,我为什么,不能得到更多?

她偷走了号灵珠。

而且,她跟上头报告——说盘龙爷犯了禁忌。

盘龙爷的惩处,是很大的,她本来想夺得号灵珠,成为神主,可她不知道,天雷对盘龙爷行劫的时候,她身上,有了更为禁忌的后代。

天雷之下,她也躲不过——三界不能有那种怪物。

在最后一刻,是盘龙爷挡住了一切。

它担负了全部的责任,就一个请求,放了栀子姑娘和腹中孩子。

上天自然不允许,逼他交出号灵珠。

可它就是不交。

为了号灵珠,不能杀死她,上天震怒,夺走了他的一切,逼着他把号灵珠返还,他只说,要号灵珠,就不能动那对母子。

剩下的事情,我们就知道了。

从此,那个栀子姑娘,忘记了一切。

她唯一记得的,是自己曾经是神,沦落到了这个境界,是因为那个再也不能动的贪心巨龙。

这同样,也是上天的惩处。

难怪——乱发青年不光有妖气,长得还很像是人。

“那,号灵珠……”

我叹了口气:“不能交出号灵珠,大概就是因为,那个秽气珠,只剩下一个空壳了,真正的号灵珠,在你身上——可能,是怕你这种血统难以存活,维系你的生命。”

所以,他绝不肯交出号灵珠。

乱发青年的呼吸凝滞住,看向了自己的身体。

他找了那么久,怎么也没想到,那东西,竟然跟自己近在咫尺。

很多东西,都是错的。

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

这是巨龙能留给后代,唯一的礼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