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37章 说话算数

我吸了口气,拉了乱发青年一把:“走。”

别让巨龙拼尽一切,却落个白费。

可乱发青年依然不动。

我火就上来了,巨龙都这样了,你还要浪费机会?

巨龙的眼神也紧张了起来。

后面的动静,已经越来越大,哪怕很多大灵物被召唤出来,也挡不住多长时间。

“珠子在哪儿?”

乱发青年抬起了浅金色的眼眸。

巨龙眼里有难以置信,摇摇头。

我心里一沉,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。

果然,他一只手就在自己身上摸索了起来:“如果在我身上——拿出来不就行了?”

我拉住了他:“来不及了,赶紧走!”

“我不!”

他一把甩开了我,厉声说道:“为了这个珠子,已经断送了我母亲一条命,你还要因此而死,值吗?”

巨龙猛然一颤。

我吸了口气,把斩须刀旋了过来——逃生的机会,失之毫厘差之千里,来不及了。

既然来不及,就只能随遇而安了。

果然,下一秒,那些挡在了前面的灵物,分崩离析,跌的到处都是,散神丝划出了一道一道弧线,对着我们这里就扑了过来。

那些屠神使者齐心协力,奔着乱发青年就过来了。

既然号灵珠在他身上,那杀了他,就可以取回来了。

乱发青年抬起手,手僵在了身上。

他找不到。

我劈开一部分散神丝,可自己也被围住了,眼睁睁看着那些散神丝几乎九九归一,成了一道极其壮美的光柱,全集中到了乱发青年身上。

那个力量——一看也知道,肯定来不及了。

我的心顿时一沉,哪怕石破天惊都是够的,何况,他不过是个血肉之躯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巨大的身影腾空而起,盘绕在了他周围,把他一圈一圈的护住。

“咣”的一声炸响,穿云裂石,巨大的力量一炸,将周围的灵物和残垣断壁全部掀翻,我自己都跟着倒退了三步。

坏了。

抬起头,果然,可那个身影,依然死死绕在了乱发青年身边,保持着严丝合缝。

可一股子血腥气冲天而起,那壮美如银河的身体,硬生生断的像是圆明园的柱子,碎成几截,支离破碎。

屠神使者互相看了一眼,那种万年不变的笑脸之后,似乎也终于有了不解。

神气,生气,跟被吹熄的火炬一眼,只剩下了一点残星。

完了……我的心里猛然一痛。

那个巨大的头颅,微微扬起来,看向了我,竟然,还从容露出个笑容。

有一个屠神使者喃喃说道:“百足之虫死而不僵……”

是啊,这就是百足之虫地。

我倏然想起来,传说之中,腰斩的人,也不会立刻死去。

可它身上,现在到底承受多大的痛苦?

它身体盘旋蜷缩的中心位置一动,一个身影冒了出来。

乱发青年,他浑身是血。

可很明显——硬是在巨龙的保护下,毫发未伤!

他盯着巨龙,愣住了。

而那巨龙只看着我,缓缓说道:“这一次,没来得及拜见您,请您莫怪……”

我呼吸一滞——哪怕这样的身份,也要“拜见”我?

“谁知道,事发突然,来不及了,”巨龙阔嘴边,淌下了血:“只有一言,您回来的不容易,您也知道,有人不想让您回来,这一次,千万小心,莫要重蹈颠覆,只要您能回到琼星阁,就有希望。”

我心里猛然一跳。

琼星阁——不就是靠着真龙骨回忆起来的那个地方?

那里,能借到很厉害的东西。

而那些屠神使者一听到了这三个字,勃然变色,大喝道:“死到临头,你还敢大逆不道……”

数不清的散神丝,再一次对着巨龙冲了过去。

可斩须刀带着妖气劈过去,把那些耀眼的银光,打散成了漫天花雨。

不少屠神使者,被这一下,直接掀翻。

倒不是我比巨龙力量还大——只是,刚才那个九九归一,耗费了他们太大的力量,还没缓过来。

我回过头,看向了巨龙:“琼星阁,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巨龙张开了嘴:“是您,以前居住的地方……一定要想起来,一定要找到……”

大量的血,喷薄而出,巨龙眼睛里的光,越来越黯淡。

“你等一下,”我立刻说道:“不要光跟我说的我的事情,你儿子——对了,你儿子叫金灵龙王!”

说着,我就看向了乱发青年。

我是想知道关于五爪金龙的一切,可是——我同样不应该浪费,巨龙最后的这点时间。

乱发青年从盘龙之间爬出,跌到了巨大的龙头前面,张了张嘴想说话,可这件事情造成的震撼太大,估计他大闹一片空白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巨龙盯着他,那个威严的眼神,只有落在了他身上的时候,变成了柔和慈爱。

巨龙缓缓说道:“是个好名字。”

那个眼神,充满期待,像是在等待什么。

我抓住了乱发青年:“你说点什么,哪怕叫他一声也行!”

乱发青年回过神来,想了想,刚要张嘴,可这个时候,我看到,巨龙的眼睛,已经越来越黯淡了。

下一秒,“轰”的一声,巨大的龙头垂落,断口上的鲜血,溅了乱发青年一身。

“爹……”

似乎是被这些热血激醒了,他在满身血污之中,厉声喊道:“爹!”

可那个巨大的龙头,眼神已经永远的凝固住,定格在了乱发青年身上。

那个眼神,温和有力,充满期待,可它永远,没法对这个字,做出回应了。

这件事情本来跟我没关系的——可我的眼睛,还是酸了起来,

哪个有血有肉的人,能不动容?

“爹!”

乱发青年嘶声吼了起来,声音直冲霄汉,头顶那一丝天空的缝隙,掠过了一群被惊起的飞鸟。

身后是一阵齐刷刷叹息的声音。

这不是同情,是惋惜——觉得巨龙太愚蠢,为了不必要的东西,牺牲一切,简直暴殄天物。

我回过头,看向了那些屠神使者。

那些屠神使者跟我不一样,他们没有心——也或者,他们的本职工作,就是制造生离死别,麻木了。

跟天师府一样,对他们来说,一些异类,就是不能被容纳,说是为了大局,为了众生,为了三界。

可那些异类,真的就没有活下去的资格吗?

他们,难道不是三界众生的一员?

那些屠神使者对视了一眼,几乎没有一丝犹豫,重新甩开了散神丝,对着乱发青年就席卷了过去,那个曾经苦口婆心劝过巨龙的屠神使者缓缓说道:“你要想喊他,就走的快点,追上一起上路也好,轮回往生,还能有个伴。”

乱发青年抬起了头,茫然无措的看向了屠神使者。

可就在这一瞬,我依然甩开斩须刀,挡在了他面前。

那些屠神使者似乎忍不住了:“眼前就是一个例子,你也要做自寻死路的蠢事?”

“你爱怎么想,就怎么想吧。”我缓缓答道:“我答应他爹带他走了,就会做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