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739章 星斗之旗

那些屠神使者吸了口冷气。

互相看了一眼:“出大事儿了。”

“现在怎么办?”

那个有点同情心的转脸盯着我,眼神十分复杂:“怕什么来什么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那些灵物对着他们就扑过来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头顶的裂缝,忽然传来了一阵口哨的声音。

抬起头,见到一个人影斜倚在了被赤焰蟒砸出了的洞口边缘,那个颀长的身材,我认识。

齐雁和。

又是他。

那些屠神使者抬起头,像是单凭着一个口哨,也知道那是什么意思。

而齐雁和手里摇了摇一个什么东西。

像是个旗帜,上面星星点点,还有星斗的图案。

那些屠神使者不约而同退开,到了光线暗淡的地方,消失了。

唯独那个有点同情心的看了我一眼,开了口:“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?”

我摇摇头,微微一笑:“可这是我选的路,走上去,就绝不后悔。”

那个屠神使者有了一瞬的失神。

但接着,他小心翼翼的看了头顶的齐雁和一眼,也隐退到了光照不到的地方,消失了。

屠神使者里——会有好人吗?

再抬起头,齐雁和的身影也消失了。

他身上,也全是谜。

那个杏黄色的旗子什么意思,打道回府?

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一声咳嗽:“李北斗。”

转过脸,我看向了乱发青年。

不,应该跟他叫盘龙爷了。

他浑身上下,是耀眼夺目的神气,看上去,竟然十分威武,恍然跟巨龙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这就是血脉的传承。

我对他一笑。

做了神,是不一样了——那种畏缩,自卑,跟他的妖气秽气一样,一扫而光,只剩下的了不可逼视。

“谢谢你。”

这一声,情真意切。

我摇摇头,看向了那个巨龙的残躯:“你要谢的,是这一位。”

那到带着神气的身影靠近,低声说道:“你,不怕?”

“怕什么?”

“跟他一样,”他缓缓说道:“有些事情,你付出一切,也不会有人懂——我爹,就是一个例子。”

我盯着盘龙,答道:“我付出,也不是为了让人懂。”

他愣了一下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兑位忽然一声爆响:“你们这帮怪物——把我七星弄哪儿去了?”

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,凤凰毛的火花。

程狗。

这个力气,估计是拼尽全力了。

金灵龙王一笑,摆了摆手。

那个位置上的灵物,瞬间让出了一条路。

凤凰毛倏然打空,带出了一个人影。

后面窜出了一个庞然大物,见谁咬谁,一身金毛,在裂缝下来的天光里,熠熠生辉。

但感觉到了这个地方的味道,它瞬间精神抖擞,奔着巨龙的脑袋就扑了过去。

我一下挡在了它面前。

有龙脑,连我都不记得了。

金毛抬起头,嘴边口水淌了三尺。

“这个不能吃。”我蹲下身,摸了摸它的头:“这是——一个很伟大的龙。”

金毛明白了我的意思,不再看巨龙,而是看着我的脑袋,一串口水,流的更认真了。

我一下乐了,拍了它脑袋一下。

白藿香他们也过来了,一看我没事儿,都松了口气。

但是看向金灵龙王的时候,依然满怀敌意。

我反应过来,看向了金灵龙王:“我们有个灵物……”

话没说完,金灵龙王抬了抬手。

一个庞大的身影出现了,小白。

白藿香别提多高兴了,一把抱住了小白:“你受苦了,回去,给你买好吃的!”

原来,她们跌下来了之后,正遇上了程星河他们。

程星河跟我们一开始在大槐树下失散,就是因为先进来了——见到了可疑的东西,怕追不上,喊不来我,自己就下来了。

这一下来,秽气太重,他们就上不来了。

不长时间,白藿香他们也给下来了。

金灵龙王追下来,想抓住白藿香——他觉得,抓住了白藿香,让我干什么,我都得听话。

可小白挡在了前面保护白藿香,金毛趁机把白藿香带走了,小白就中了招,转头攻击了追下来的。

而金毛冒着秽气,找到了程星河他们的气息,几个人就撞在了一起。

苏寻原地划阵,把大家给保护起来了。

但是后来进来的我,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就跟他们擦肩而过了。

金灵龙王抓不住肉票,正好把之前闯入到这里的先生给抓了几个,弄到了大殿,冒充我的人来要挟我。

他们也是听见这边动静不对,才找过来的。

而易紫看见了眼前这一切,立马跑了上来,崇拜的说道:“偶像,你可真是太厉害了,不愧是我的偶像,跟你一比,什么其他的,都是毛毛雨!”

我让她别乱说话,举头三尺有神明。

易紫有些不服气:“本来就是偶像厉害嘛……”

而头顶一阵喊声:“家主!我的家主诶!”

“二叔,你别喊了,我看,他肯定早就死了——那么多先生都走不出来,他凭什么?”

“啪”的一声脆响:“大逆不道的东西,江家的家规,你全忘了?”

他们也追过来了。

外面越来越亮,晨光穿透了秽气,那些不干净的气息跟轻纱一样升腾而起。

好像代表着金灵龙王的过去,在逐渐消亡。

周围跌跌撞撞,来了很多人。

是那些劫后余生的先生。

他们盯着我们,惶恐却感激,齐刷刷的拜了下来:“多谢。你们是……”

“是神仙!”那个被我甩开的小孩儿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,大声说道:“我看见了,他们是神仙!”

程星河冲他抬了抬下巴:“听见动静过来,就见到这小子了——他把我们给带来的。”

那些先生们一愣,二叔显然也听见了,从上头往下一看,直拍大腿:“家主!我就知道,家主出马,常胜不败!”

程星河有些遗憾:“这事儿就这么告一段落了?招人的是赤焰蟒,理由是那个珠子,约架也约成了一个寂寞。”

“怎么,你还觉得有点遗憾?”

“没大展身手,当然遗憾。”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你爹我刚上了地阶,也想着乘胜追击,多做一点公德嘛。”

我一笑,还有件事儿没弄清楚你。

那个给先生托梦,把他们引到这里来的,到底是谁?

我看向了赤焰蟒。

金灵龙王也看向了赤焰蟒。

赤焰蟒知道了我们的疑惑,立刻拜下来:“我——我只是误打误撞进来的,听人说,这里有号灵珠……”

“那人,到底是谁?”

话刚问出来,就看见一个人影不被人察觉的往后退了几步。

我一下扳住了她的肩膀:“你上哪儿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