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40章 养入耳灵

“偶像……”易紫回过头来,冲我一笑:“人有三急,我想找个上厕所的地方。”

说着,掰开了我的手:“你别嚷嚷的这么人尽皆知的,女孩子脸皮薄。”

可白藿香也挡在她前面了,越过她的肩膀看向了我:“易紫可能肠胃不太舒服——跑了好几次厕所了,我来给她看看。”

易紫的额头上炸出了一层汗:“多谢闺蜜,你先等我回来,我这坚持不住了……”

说着才要走,可白藿香几根针把她拦下了:“你走不了了。”

易紫回过头,皱起了眉头。

那些获救的先生看见了,也都窃窃私语了起来:“不是易家的闺女吗,好端端的,怎么了?”

我则看向了那些先生:“有没有一位易先生在?”

也就是,易紫的那位伯父——易紫说,那个伯父,就是被骗到了这里来,失去音讯的。

那一大片先生互相看了看,没人出来。

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该不会——出事儿了吧?”

赤焰蟒嘶嘶发声,金灵龙王告诉我:“赤焰蟒说了,虽然是利用了这些先生来开千层阵,可她为了功德,一个人没杀。”

是啊,她一门心思想去找老伴儿,怎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

既然赤焰蟒没杀,那其他先生都在,怎么就易先生不在?我们来的时候,易紫还抱着一个先生哭了半天呢。

我记性很好,虽然这些先生找了破布安保员和树叶什么的蔽体,但还是能辨认出来,当初易紫抱着的那个人是谁。

我把那个先生拉出来:“你认识她吗?”

那个先生摇摇头,莫名其妙:“第一次见。”

那就对了,我看向了表情越来越难看的易紫:“这一路来,戏也没少演——你真正的伯父,上哪儿去了?该不是……被你灭口了吧?”

所有人全愣住了。

程星河盯着她,嘴角一勾:“我就知道——世上还有正常人能当七星的粉丝?事出反常必为妖。”

妖你大爷,我怎么不能有粉丝了。

苏寻皱起了眉头:“可是……她为什么这么做?之前不是说,她也是受害者吗?”

受害者是不假,受了谁的害,就两说了。

跟那个蟠龙娘娘的故事一样,她的故事,想必也是假的。

她一言不发。

我看着她:“到了现在,该说的,你就说吧——你自称是妖梦事件的受害者,其实归根结底,那个妖梦,是你搞的吧?我记得,你说江辰网罗你爹,是因为你爹有个很特殊的能力,是不是,跟托梦有关?”

附近那些被妖梦骗来的先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顿时全愣住了。

其中一个,忽然反应过来了:“他们家——是养过入耳灵!”

所谓的入耳灵,也是一种专门的技能,是用灵物入人耳,帮助孤魂野鬼和家人在梦中相见,算是沟通阴阳的一种桥梁。

跟阴阳视频一样。

能让沦为孤魂野鬼,没法上望乡台托梦的死人活人来说,可以阴阳相见,了却遗憾,也是一份功德。

所以,她一定也会,那个妖梦,就是她多方打听之后,引那些人上钩,往这里来送死的。

江辰看中这个独特的能耐,那就再合理不过了——江家人知道,玄武局里有梦魇,那这个能力,肯定能在阻止我破局,或者在他自己改局上,派上用场。

“那……”程星河摇摇头:“说什么江辰把她爹害了,你给她爹报仇,才拿你当偶像,也是胡说八道了?”

白藿香和苏寻也好奇——她为什么要这么做?

我看向了易紫:“你爹,不是被江辰害了——是被我害了,你可不是把我当偶像,而是把我当杀父仇人吧?”

这才是,唯一的可能。

我记得,在出了玄武局之后,江天想趁着机会杀了我,可九尾狐的妖气,让我跟剑没了鞘一样,只剩下屠戮了。

那一次,死了很多人,我甚至不记得他们的模样,更别说,他们的名字来历了。

易紫她爹,应该是江家一个忠心部属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可这个时候,她竟然笑了。

易紫吸了口气,梗着脖子看向了我:“我白拿你当个偶像了,你这都是猜测——有证据吗?还有,来的时候,七灵桥出事儿,我是不是也差点跟车一起坠下去?真要是我害的,我何至于连自己都害!”

“你要不说,我还差点忘了。”我答道:“这一趟来,你有帮手吧?”

易紫眼神一凝。

“你本来,是想在我过桥的时候,搞个意外抓住我,不过……”我回头看向了金灵龙王:“你当时帮了我一把?”

金灵龙王一笑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那个秽气,跟你之前身上的,一模一样。

“我也是怕你死了……”金灵龙王答道:“能不救吗?”

金灵龙王一开始找我约架,就是因为听说有我才能找到那个珠子。

所以赶去大桑城找我,但是路上耽搁,他正着急呢,没想到我绕了一圈,自己奔着他要来的位置来了。

他当时还挺高兴,但是注意到七灵桥的镇物让人给放出来了,我有危险。

这本来就是他的地盘,他怎么可能让我出事儿,就在车后头推了我一把,车才平安落地。

易紫呼吸一滞,还要说话,我却一下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这是你从哪里粘上的?”

易紫肩膀后面自己察觉不到的位置,有一大块灰尘。

易紫躲闪开不让我碰她:“刚才冤枉我,现在又关心我——你真是喜怒无常……”

“我不是关心你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我是想问——龙虱子的机关,也是你破开的吧?”

易紫一愣。

我看向了程星河他们:“易紫跟你们,一直都在一起,只是独自方便了几次?”

白藿香点了点头。

“是啊,”易紫立刻说道:“他们都能给我作证——我根本就没离开,怎么会做什么坏事儿?”

“既然都在一起,”我指着他们几个和金毛:“大家身上,都没有的灰尘,怎么就你身上有?”

易紫一愣,转脸看向了他们,立刻说道:“他们身上也不干净,你看……”

是啊,大家都跟土猴差不离。

“可他们身上的,是骨粉,灰尘粉。”我一只手把她身后的粉尘捏下来:“只有你身上的,是木屑粉。”

龙虱子能活很长时间,但只能在木头棺材木头房子里——所以,关着龙虱子的地方,必须是木质结构的。

可我们一路以来,遇上的只有石头墙壁和满地骨灰。

易紫的呼吸,彻底凝滞住了。

“你知道,这地方有龙虱子,所以,你想方设法把龙虱子引出来消灭我们,”我盯着她:“我还以为之前是巨龙一动引来了龙虱子,原来是你。”

易紫低下了头。

“你该不会,以为自己演的很好吧?”程星河抱着胳膊:“你这一路上,漏洞其实挺多的。”

易紫看向了白藿香——她认为,自己跟白藿香处成了朋友。

可白藿香也一笑:“一开始,我也觉的你不太对劲儿——哪个人伯父出事儿,还有心情拍视频广而告之的?你身上哭柳的味道,我闻得出来。”

哭柳是一种味道很辛辣的植物,一碰眼皮,泪流如雨。

所以,跟她处成了“闺蜜”,就是想近距离观察她的举动,防着她。

我看着她:“你还有其他想说的吗?没有的话,就回答我一个问题——你的目标,应该也不是找我报仇这么简单,也是为了找号灵珠吧?你要号灵珠,又是为了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