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41章 刀下之物

易紫不吭声。

她环顾四周,忽然就奔着左边闯了过去。

可她大概不知道这些人的本事——怎么可能闯出去?

一直在附近吃瓜的二叔立刻大声说道:“你们还等什么,拦住她——就是她害的你们!”

那边先生反应过来,立刻聚拢起来:“话还没说清楚,你上哪儿走?”

“真是你用入耳灵把我们给骗来的?”

她大口呼吸了起来,回头盯着我,这下,之前那张狂热粉丝一样的画皮,算是全扯下来了:“李北斗,凭什么?凭什么你拿着别人的命当草芥,老天爷却处处帮你?”

其余那些先生听不过去了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,贼喊捉贼!”

二叔立刻跳过来,就要扯住她头发往后拉:“没错,她就是贼喊抓贼!你敢当众辱骂我们江家家主,你活得不耐烦了!”

“呸!”易紫回头对着二叔就的一口唾沫:“你还是江家人呢,他把江家害的也这么惨,你不报仇,还认贼作父?江家怎么会有你这种败类?”

江年听了,对易紫倒是有了几分欣赏,二叔的脸色却难看了起来,伸手给了易紫一巴掌。

易紫躲不开,半边脸顿时就肿了一片,可她还是死死盯着我:“不是说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吗?你损害四相局,坏三界平安,你就该死!人人得而诛之!我不光要杀你,我甚至要剥你的皮,吃的肉,喝你的血!”

她整个人,几乎都被仇恨给吞噬了。

“所以,为了我,你把你真正伯伯都解决了?”我盯着她:“你倒是大义灭亲。”

“少说什么伯伯。”易紫咬着牙:“那个老王八蛋,说什么早先就劝我爹,莫要跟着江家,我爹不听,才自食苦果,可这一切,根本就是你害的,你才是真正的仇人!他不听我的,不肯给我帮忙,甚至还叫我回头是岸,不要重蹈我爹的覆辙,我不解决他,等着他坏事儿?”

她恨那个伯伯对仇人袖手旁观,对报仇多管闲事,又怕伯伯告密,一不做二不休解决了,还利用伯伯的失踪,大肆宣扬,把事情搞大,就是想把我也惊动起来,参与这件事儿。

我长长出了一口气,程星河也一样,喃喃说道:“这个伯伯也他娘挺冤枉,真是好言劝不了赶死的鬼。”

周围那些先生听见自己都被当枪使了,一个个气的横蹦,挤挤攘攘扬言要收拾她:“小小年纪,这么歹毒的心肠——就为了报仇,把我们拉下水干什么?”

“这事儿不能完!”

金灵龙王知道了这其中的内情,也皱起了眉头:“可是……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?”

这应该,就是她找珠子的理由——和帮凶的身份。

可她昂起头,跟个就义女英雄似得,就是不说。

我拽她到了其他人听不到的地方,她以为我要对她怎么样,大骂我欺负弱女子,我则低声说道:“你是不是,给江辰找的?”

她的眼神闪烁了一下。

看来我猜对了。

那天晚上,附近的灵物看见的黑龙,大概,就是江辰。

“他现在在哪儿,怎么样了?”

易紫冷笑了一声,看向了别处:“你把他害的那么惨,是怕他没断最后一口气?”

看意思是忠心耿耿,打死也不说。

这件事情的帮凶,就是江辰?

他才是需要号灵珠的人。

那个号灵珠,有极大的力量,他是想靠着号灵珠,东山再起?

果然——江辰背后的那位,没有这么轻易的放过江辰。

易紫不说,也没关系,她的帮凶,就在这附近。

找到了帮凶,也方便了。

可是,帮凶在什么地方,什么样子?

而易紫,显然也是信心满满有恃无恐,眼睛不住往四处看,摆明了,是认定帮凶一定会来救她的。

也简单。

我回过头,大声说道:“大家,想知道她为什么害人吗?”

那些先生正交头接耳,议论着怎么收拾易紫呢,一听我这话,自然全来了精神:“当然想知道!”

易紫也莫名其妙的看着我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我没回答她,只是继续说道:“易紫已经告诉我了,她也只是被人利用了,这地方,有一个主谋,一切,都是那个主谋逼着她干的,现在,她把那个真正罪魁祸首报告给大家,将功抵过,大家找真凶报仇,放了她,行不行?”

那些先生一听,好么,拔出萝卜带出泥,后头还有人?那自然是群情激奋:“自然,谁是真凶,咱们就找谁报仇!”

“小姑娘,你这是悬崖勒马,回头是岸,我们看在你年纪小的份儿上,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!”

“对,你快说,真凶到底是谁?”

易紫的脸色一下就变了。

她并不傻,抬起头看着我,眼神里,终于有了恐惧:“李北斗——你……”

是啊,我就是在耍心眼,让你跟你的帮凶反目成仇。

那又怎么样?

我弯下腰,把耳朵靠近她:“你现在就可以告诉我了……”

我眼角余光就看到,她的视线,看向了兑位。

充满了恐惧。

我提起声音:“哦,兑位……那,大家奔着兑位找!”

话音刚落,一道破风声,从兑位就冲了过来。

十分迅猛。

我抬起了手腕,对着那个东西就削了过去。

可这么一抬眼的功夫,我瞬间一愣。

神气……

这个东西的神气,竟然比之前那几个屠神使者还要强盛。

什么来头?

果然,哪怕是天阶行气,也没拦得住那个东西,快如闪电,凌厉如风,竟然擦着斩须刀就过去了!

这一瞬间,那东西奔着易紫就过去了。

我心里一沉,坏了。

易紫眼睛里,有了几分期待,可下一秒,那个期待就凝结住了。

她的身体直接后仰,像是被伐了的树。

“咣”的一声,她的头,重重砸在了地上,那一道神气,欺着她的身体,泰然滑过,要走!

我早就转过了神来,斩须刀裹挟了九尾狐的妖气,对着它就追。

有了刚才那一下的心理准备,这一次,算是拼尽了全力。

斩须刀的煞气气势如虹,奔着那个东西就从容不迫的削了过去。

那东西一怔——似乎,也没想到,我能有这样的本事。

那个身影回头,可斩须刀已经碰到了它身上。

“啪”的一声,穿过了它的身体,死死把它楔到了地上!

那东西一惊,要走肯定是走不了了,可那东西,不愧是有神气的,转瞬的时间,就做了决定——壮士断腕,硬生生的把身体往前一扯,斩须刀一颤,就看见那抹神气撕裂挣脱,消失了。

只留下了,被斩须刀钉在地上,一个怪模怪样的东西。

这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时间,很多人,甚至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,只觉得过了一阵风。

我立刻蹲下去摸易紫的脉搏,白藿香早冲了上来,盯着易紫的眼睛,摇摇头:“别费事了,来不及了。”

死了……

哪怕死了,她那双睁的大大的眼睛还是明澈,满怀希望的。

她能为之付出一切的,却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把她牺牲。

她那个伯伯说的对,做事不打紧,打紧的是,跟的是谁。

程星河也追了上来:“刚才那是什么东西,怎么那么快?”

我们的目光落在了斩须刀上。

刀尖楔下的东西,像是——一把打开的羽扇。

我拔出斩须刀,把那个东西拿在了手里。

乌黑坚硬,上面是极其美丽的光泽,微微有点透明,像是上好的宝石一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