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4章 仇家上门

说着,那几个本地人也回去了。

听上去,那东西挺邪——要是这次能遇上,把他们收拾了,那就又能帮潇湘积攒功德了。

胖老板目送他们走远了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:“玄阶三品?”

死人店就是藏龙卧虎,老板显然也是行内人,我点了点头。

胖老板继续笑了笑,继续打起了连连看:“后生仔,我也知道,你们这个岁数,年少轻狂,恨不得干出什么惊天大事来扬名立万,可我作为一个过来人劝你一声,不是哪里的雷,都能随便趟,一个闹不好,就把命搭进去了——人还是得活着,活着才会遇上其他好事儿,死了就全没了。”

程星河听不下去了:“你看不起谁呢,我哥们那可是……”

我拉住程星河,这话听上去看不起人,其实是个好心,我也不是很在意,只是说道:“谢谢老板好话,我记住了,我也多嘴劝老板一句,尽快把横梁修好,这两天店里恐怕要闹点乱子,您最好多加小心,别受了血光之灾。”

老板一听这话,倏然就把头给抬起来了,难以置信的盯着我。

这话也不是我胡说八道——刚才程星河付账的时候,我就看见了,这个死人店房顶的一道横梁可能被老鼠啃啃了,整个歪斜了下来。

横梁歪斜不规正,恶客上门闹堂厅,而那个横梁正对着老板的位置,可见老板很快会为了这事儿跟着倒霉。

老板抬头看了看横梁,思忖了一下,抬手就叫伙计赶紧修一修房顶子。

这时我看白藿香脸色还是不怎么好,心说密卷的事情上,人家帮了那么大个忙,怎么也得表示表示,于是我就问白藿香爱吃什么,我请。

白藿香听了,表情这才松动了一点:“随便吧。”

我连忙帮着白藿香拉开了椅子,点了几道菜和一道杏仁甜豆花——上次在白藿香那,我就看出来了,她喜欢吃甜。

白藿香听见,好像还挺满意的,脸色好多了。

这女孩儿要说哄,其实也好哄,她们摆脸色,往往并不是真的要什么东西,而是要你一个态度。

程星河见状,低声说道:“七星你这本事,连白藿香都能哄顺了,以后不吃阴阳饭的话,上动物园训狮子也饿不死。”

我踹他一脚,好不容易哄好了你还这么多废话,一会儿又炸了怎么办。

好在这个时候上了菜,白藿香吃起了豆花,没听见,不然保不齐要把豆花扣程星河头上。

正这个时候,胖老板忽然对着门口就伸出手,跟赶小鸡似得:“这不是你来的地方,出去出去。”

“可怜可怜吧……”

一个凄凉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给我一碗杏仁甜豆花就行,加点蜂蜜,加点桂花。”

胖老板一瞪眼:“我看你像桂花!”

我回头一看,顿时愣了——这不是昨天那个乞丐吗?

程星河也看见了,立马说道:“他怎么也来了?”

之前那个招待所离着这里并不近,他这脚力可够快的。

偷密卷的事情,可多亏他了,我连忙说道:“前辈,要是不嫌弃,跟我们坐一桌?”

趁着这个机会,我就看了一眼那个乞丐的气。

可没想到,这个乞丐的气,我竟然看不到!

跟马元秋的情况一样!

这得……是个什么等级?

而乞丐一看我,顿时摇头就往外面走,又说了一句:“多管闲事。”

胖老板盯着我,难以置信的说道:“小哥,你认识这个要饭的?”

也不能说认识……一面之缘吧?

这时,那个乞丐已经一屁股坐在了死人店门口的台阶上。

这个季节虽然已经到了夏末,但是台阶被太阳晒了一天,铁定烫屁股。

这能人异士确实都跟一般人不一样,屁股都格外耐热。

于是我就跟店老板要了一碗他要的豆花,送到了乞丐的身边。

乞丐余光看见豆花,眼睛这才亮了亮,但又叹了口气,像是这个豆花吃了会倒霉一样。

我回到了桌子上,就看见他吭哧吭哧的吃起来了,粘了一胡子。

程星河压低了声音:“七星,你说山路上吸人的,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我一寻思,说道:“我看不出来,既然是山上的东西,一会儿问问阿满。”

白藿香的耳朵倒是挺灵,一听我这么说,装作不经意的问道:“阿满是谁?”

程星河嘴快:“七星前妻。”

滚你大爷的前妻。

白藿香脸色微微一变,我刚想说话,正这个时候,一辆车停在了门口。

我错眼一看,心里一沉——是路上一直在跟着我们的那个MPV。

第一个下来的,是个戴着黑眼镜的瘦猴儿中年人。

这人一身珠光宝气,脖子上挂着个大金链子,手上好几个大宝石戒指,披着个粉红花衬衫,妥妥是个暴发户打扮。

除了这个炫富民族风,本来也没什么奇怪的,但是仔细一看,我就看见他脑门上,竟然是很澄澈的碧色——跟黑白无常兄弟一样,是地阶一品。

我刚想用胳膊肘去顶一顶程星河,让他看看,又来大佬了。

可程星河半天没反应,我回头一瞅,发现程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藏到了桌子底下去了。

卧槽,你这个做贼心虚的表情是为哪般?该不会欠过人家高利贷吧?

而程星河一根指头竖在了嘴边,示意我千万别出声,接着跟我做了个口型:“汝阳海家。”

这个名字也很熟悉……啊,我想起来了,十二天阶之一,上次我们去太极堂偷密卷,遇上了一大团的女人头发,据说就是擅长役鬼之术的海家人控制的。

他们家,跟马元秋是一伙的。

而程星河……对了,他说他小时候,上汝阳海家偷师过,后来被赶回来了,难不成,那个时候,他得罪过这个人?

我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而这个时候,那个暴发户大大咧咧的就坐在了我们这个桌子上,咧开嘴笑了:“你就是李北斗?”

我一愣:“你认识我?”

暴发户一笑:“本来不认识,不过,你害死了我那几个兄弟之后,就认识了。”

害死……我瞬间就想起来了,那个时候,马元秋要弄我们,我踢翻了太极堂的大罐子,里面的东西都跑出来了,那几个跟着马元秋的海家人貌似也跟着倒了霉。

这事儿完全不能赖我——肯定是马元秋把锅全扣我身上了!

我刚想说话,忽然就看见,暴发户几根手指头在桌子上敲了几下:“来,跟这个臭小子玩玩。”

与此同时,我就感觉到,几阵厉风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那速度太快,我只能勉强看到,是四个张牙舞爪的阴青鬼!

我的头皮顿时就炸起来了——这东西是地阶对付的,我对付用一个都勉强,一下放四个,这是要弄死我。

手腕子比脑子反应的快,我立马抽出七星龙泉,“铿”的一声,利刃出鞘,直接把煞气挡了过去,自己被逼退了好几步。

这一道剑气扑过来,我听见店堂里木质家具坏了不少,胖老板和伙计一瞬间不见了。

但这些阴青鬼都不是善茬,我一下挡住了三个,但还有一个角度刁钻,奔着我的脸就抓过来了。

我迅速歪头,耳朵顿时就辣了起来——被抓破了一个豁口。

暴发户一边笑,一边拿了个指甲刀修指甲:“一个小小的玄阶,竟然拿着这么好的法器——真是暴殄天物,你放心吧,你死了以后,这东西我帮你好好保存。”

白藿香立刻就站起来了,对着那个暴发户大声就说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暴发户一回头,这才看见了白藿香,眼前顿时就是一亮:“哟,真漂亮,李北斗,你本事没有,女人缘可以,哎,妹子,咱们认识一下,我叫海迎春。”

这个语气,别提多轻佻了。

白藿香也觉出来了,不由自主往后一退,而暴发户上前一步,就抓住了白藿香的手摸了起来:“小手挺滑溜的嘛……”

我心里冒了火,就想去保护白藿香,可那几个阴青鬼死死拽住了我,搞得我根本动弹不得。

白藿香要把手挣脱出来,暴发户不松手,白藿香一生气,另一只手反手给他来了一巴掌。

坏了……

果然,暴发户脸一冷,眼神也阴鹜了下来:“长得这么好看,怎么这么野?看来,还得哥调教调教你……”

说着,一手就卡在了白藿香的脖子上,用了劲儿!

我牙根顿时就咬紧了。

而这个时候,程星河也不躲着了,一下就桌子底下冲了出来:“撒开!”

暴发户错眼一看程星河,闲着的手一抬,就把程星河打了一个踉跄:“哟,我说是谁——这不是那个小贼吗?我上次说过——见你一次,就打掉你身上一个部件,这么长时间不见,你哪里痒痒了?”

程星河一歪头吐出一口血,红着眼睛盯着暴发户,再次冲了上去:“我他妈的让你撒开她!”

暴发户嘴角一勾,一手卡着白藿香,一手一个响指,程星河像是被一个看不见的手重重拽了一下,整个人摔在了柜台上,把柜台直接撞翻,不动弹了。

我不想再跟以前一样,眼睁睁看着别人欺负我身边的人……

我不想再那么弱了!

七星龙泉上瞬间泛了浅浅的金光,我对着那几个阴青鬼就扫过去了。

那几个阴青鬼瞬间被打出去老远,暴发户回头看见,表情瞬间一变:“玄阶怎么可能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