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43章 一黑一金

“看您这话说的,您是家主,不给您给谁?”二叔等的就是现在,故意把声音扯得很高——是想当着那些先生广而告之,我已经肯回江家做家主了。

为了江家,他也真是拼了。

程星河冷笑: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”

也巧,这个时候,七灵桥已经修好了,跟我们一起来的先生赶到,目睹我已经把那些消失的先生找来,别提多激动了,纷纷道贺:“早些时候,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!不过,能认祖归宗,那也是祖师爷的恩赐!”

认祖归宗——对我来说,只能让人冷笑。

万般皆是命,他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已经不配让我记恨了——而且,江老爷子和家神帮过我,又是江夫人把我带到这个世上来的,为了四相局的真相,忍忍也不算什么。

“那就赶紧回去。”

二叔的目的已经达到了——通过这件谁也解决不了的事儿,已经重新把江家的位置立住,剩下的,自然全听我的。

江年虽然还是不甘心,但他亲眼目睹,我连盘龙爷的事情也解决的了,眼里到底还是多了一丝压不住的恐惧。

回去的时候,金灵龙王送我——他现在已经是个神祇,隐藏了元身,又是那个乱发青年的模样,送我出山。

而那些先生也簇拥着一起出去:“这一次,真不知道怎么谢您才好!”

“这个因果一定是要还的——有需要,只管叫我们一声!”

需要……我回过了头,看向了身后那个百足之虫地。

“你们要是想还人情,帮我从兑位七步半劈开一条小路,把后面的山泉给引过来。”

其实现在,百足之虫地也差不多废了——上头的槐树已经连根倾颓,七星钉头也被拔出,只要把中间彻底破开,再引了水,那这就是不是百足之虫的地了,会被改成了双蟹合抱地。

双蟹合抱地,主的是团圆富足,一旦开辟,那这附近一定会逐渐跟外面相通,成为一个交通便捷,适宜居住的地方。

“妙啊!”

那些先生皱着眉头理清楚思路,都拍着大腿叫起了好来:“硬生生改成了个好地!”

金灵龙王看着我,愣了一下,他也知道,这是为了他好。

只有人口多,他才能得到更多的信众,有更大的力量。

“顺带,再把这里的平安庙修上,”我笑了笑:“建造个盘龙爷神像——头发乱一点。”

那些先生虽然满口应承,说这个容易办到,却暗暗面面相觑——为什么头发要乱点?

金灵龙王却转过了脸,像是眼圈红了,却不肯让我们看到,一只手,还在把自己的乱发往下压。

我摆了摆手,看向了身后的小孩儿:“跟我们走吗?我带你去吃巧克力。”

可那小孩儿却摇摇头:“我改主意了——也许,这地方以后会跟山下一样好。”

也好。

这里,一定会变的越来越好的。

下山之后,一回头,还能看见,那个小孩儿在山上蹦蹦跳跳的送我们,一不小心脚底下打了化,被乱发青年扶住了。

“还有啊……”我还反应过来了:“灵骨童女是我朋友——千万不要去骚扰她了!”

金灵龙王的声音隔着山路传了回来:“谁骚扰她,我它的命!”

撞出了一串一串的回音。

做了神了,还是这么大的脾气。

坐车离开,发现山下来了几个人,带着测量工具,对这里的地势指指点点,像是在考察什么。

我很为他们高兴,他们的好日子,也许马上就要来了。

白藿香倚在车窗旁边,盯着山上一排房子——那个房子虽然很久没人住了,可家里的果树,还是挂了压弯枝条的果树,黄灿灿的,不管不顾。

程星河看出来了:“那不是沙脆甜嘛,你想吃?叫洞仔给你摘几个。”

这货每次都是这样——自己想落个好人,倒是支使别人。

白藿香摇摇头:“我只是觉得,有这么一个家也挺好的,好像世外桃源一样。”

程星河一皱眉头:“娶你有福了,真好糊弄——现如今,哪个姑娘结婚,不要市区三室一厅,郊区豪华别墅?就这?”

“房子不要紧,有人才有家,”白藿香白了程星河一眼:“你不懂。”

她眼里有向往。

“我懂吃饱了不饿就行了。”

我忽然觉得——一直以来跟着我东奔西跑,她是不是也累了?

是啊,家不光是房子和人,是扎根,是归属。

希望事情尽快解决完,大家,都能得偿所愿。

谁都应该都个最想要的结局。

车终于开回到了江家。

果然,一进门就有人来报告:“解梦姑姑醒了!”

二叔别提多高兴了,直念阿弥陀佛——江家能指望的人,全可以继续指望了。

跟解梦姑姑见了一面,二叔让她赶紧跟我道谢,可解梦姑姑表情十分淡然,也许,她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。

我跟她道别,她倒是叫住了我:“我带你去。”

果然——她知道,我是要来看什么的。

解梦姑姑领着我往里走,到了最里面的一个院落。

这个院落门环上是雕琢精巧的黄铜狮子,但是上面一圈铜绿,不知道多久没人打开过了。

推开了门,映入眼帘的先是一棵银杏,满树金黄。

看着眼熟,估计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闯进来过,不过跟上次黑漆麻乌被人追杀,白天堂而皇之进来的感觉,太不一样了。

解梦姑姑越过银杏树,推开了堂屋的门:“这个地方,就是以前谁也不让进来的——只有家主能进来。”

这是一个很大的书房,四周是大架子,上头一层是各种风水相书,一扫也知道全是珍本,中间摆着很多印玺。

拿起了一个看了看,是之前每个家主身份的象征,代表这书房曾经的一个个主人。

江瘸子,江老爷子——也许,还有江天和江辰。

能站在这里,我花了这么久,可他们天生就是这里的人。

想这些也没用,我就奔着这地方找了起来,其实心里也不敢抱太大希望,毕竟要是有什么好东西,八成就先让江辰他们捷足先登了。

可解梦姑姑的手搭在了我肩膀上,示意我去看一个花瓶。

往上摸了一把,那个花瓶一旋,就露出了一个小机关格。

里面堆着很多书,还有满墙的壁画。

那壁画,一眼也看出来了,是四相局的方位图。

这,就是江仲离留下的东西?

四相方位图中心,有一个很大的建筑物,建筑物左右,盘着一黑一金两条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