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46章 一条白布

杜蘅芷摇摇头。

我知道,天师府还是防着她,这次把她叫回去启用,也只是处理日常事务,但凡跟四相局沾边的,就不可能告诉她。

我有点过意不去,为了我,她本来前途大好,却受委屈了。

可她摇摇头,眼睛一眯,说只要我好好的,她就愿意。

二叔趁机靠近,说我们俩订婚也有一段时间了,等杜大先生回来,好事儿要不筹划着办了?以前没人管我,现在有江家呢,保管操持好了。

杜蘅芷脸红了一下。

身后哗啦一声,白藿香茶碗没放稳,跌下来,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碎碎平安,咱们下一个买卖肯定好做。”

杜蘅芷脸上红晕很快就消散了,看向了我:“这也是我过来找你的原因之一。”

白藿香立刻抬头,程星河也瞪大眼睛:“为了结婚?”

可我我立刻明白了:“想让我找杜大先生的下落?”

“不光是她。”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:“师父,你的爱徒,也是一样。”

一个人影走进来,把白藿香拉到了干净的座位上,手一背,拿出了一把花。

乌鸡。

“晚艳出荒篱,冷香著秋水。”乌鸡深情的看向了白藿香:“这花跟白医生一样,我特地给你摘的,代表我何白凤的心意。”

那是一把名贵的菊花,叫龙须虎头,是很正的金黄色,花瓣跟龙须一样垂卷下来,我在琉璃桥看见过,王风卿说一盆能买半套房。

二叔的脸顿时绿了——感情是乌鸡等我的时候自作主张,跑到了外头把二叔的珍藏的摘来借花献佛了。

“你是不是有点傻?”又一个倚着门的人叹了口气:“菊花是给死人的,没追过姑娘?”

夏明远也来了。

程星河扑的一下就笑了:“菊花代表心意——震惊他妈带震惊去绝育,震惊绝了。”

乌鸡一听,赶紧把花搁在了桌子上,脸红脖子粗:“我哪儿知道,以前都是女的追我。”

夏明远两步迈过来,一肩膀把乌鸡撞到了一边,凝视着白藿香:“你今天怎么这个样子?”

白藿香一副心情不好的样子,没搭理他,程星河做了个捧哏:“什么样子?”

“偏偏……”夏明远把一头卷毛一撇:“是我喜欢的样子。”

这俩货尬的我炸了一身鸡皮疙瘩,比邪祟吹脖颈子的时候更甚。

这阵仗不小,十二天阶家族简直快凑齐了,不用说,都是为了十二天阶失踪的事儿。

那一次是青囊大会之前,十二天阶先碰头的密会,是为了真龙穴的事儿。

夏家仙师一早就不见了,江老爷子抱病没去,人没了,南派的齐老爷子,“天”字田老爷子,也先走了一步。剩下杜大先生,摸龙奶奶,何有深,邸老爷子,池老怪物,玄老爷子,老黄这一群人,去了一直没回来。

“等也等了这么长时间,可一直没下落,”杜蘅芷说道:“我们几个想尽了一切办法,也全没联系上,不能不担心,现如今,只能请你拿个主意了。”

夏明远立刻说道:“我有些疑心——会不会,他们跟我祖爷爷的事情有牵扯,被关在一起了?”

这样的话,找到了那些失踪的天阶,说不定,就能找到最先消失的夏家仙师。

我自然也想找到夏家仙师。

他是四相局的关键人物。

不过,我想起了潇湘来了,本来还想找时间上东海去看看她,跟河洛到底争的怎么样了,眼前又来了这样的买卖。

也许,是我做到的最大的买卖,跟之前那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——能把这么多天阶给抓住的,三界能有几个?

更别提这其中好几个天阶跟我是有交情的,我自然也不会看着不管,知恩不报枉为人。

于是我点了点头:“行。这事儿我当然应该帮忙,只是,从哪儿下手?”

“只要师父肯帮忙,那就好说呀!”乌鸡立马说道:“我跟师父说——我们之前,其实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了,我爷爷临出门的时候,带了好几双舞鞋。”

对了,何有深号称老吴彦祖,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称霸广场舞,到哪儿都不会不跳舞。

“我问为什么带那么多鞋子,他说那地方不行,损伤鞋,得多拿几双备用,坏了没地方买。”

杜大先生也是一样,出去的时候,带了伞和雨披——爱美,怕风吹日晒。

而黑白无常家玄老爷子,带了七天的药。

这就说明,那地方风水日晒,穷山恶水,

“一开始,定的是去北派的玉屏山,可我们问过去,北派说密会前一天,上头通知说改地方了,十二天阶根本就没在这里开会,他们也在找自家当家呢。”

这么说,一开始召开青囊大会,就放了个烟雾弹,怕就怕别人会找到他们。

玄老爷子带药,就是七天之内能往返的距离。

可是,出乎意料之外,他们过了七天没回来。

“而且,玉屏山地势没什么特别的,根本不用特别换鞋,这绿树如茵,也没有风沙。我们照着地图找了找,那附近七天之内能往返,条件还恶劣的,应该是菩萨川附近。”

程星河一听瞪大了眼睛:“乌鸡,你小子不傻啊,这都能想到?”

我也有点刮目相看。

“我师父教徒有方,”乌鸡说着,眼巴巴看着我:“但是,我们找到了菩萨川,也没有老爷子他们的下落,实在是一筹莫展。”

菩萨川……

我一寻思:“本地是什么情况?”

“那地方水高浪大,谁也附近过,都得念叨一声菩萨保佑,还有人说泥菩萨过江说的就这个地方,才得到了这么个名字,”乌鸡说道:“到了那,一点线索都找不到,我们也没辙了。”

我拿地图看了看,那个菩萨川是个江海交汇的地方,正成一个“悬针峡”之势。

我皱起了眉头,宁顶贼寇家,不过悬针峡,这地方,跟看风水的,那是天生相冲。

看风水相面的,眼睛就是饭碗,最怕的就是眼睛出问题,可悬针峡专刺阴阳眼,干我们这一行的都讲究,没有人爱去这种地方。

十二天阶怎么非得跑那去开会?

不过,那地方也巧,江海交汇,去的正是东海,离着蜜陀岛也不远,说不定,找到了天阶,还能去见见潇湘。

知道她一切平安,我就能踏踏实实继续破解四相局改局的真相了。

“那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乌鸡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句,别提多高兴了:“师父,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放着我们不管的,么么哒。”

我推开了他脑袋,哒你大爷。

“你们上次去顺利吗?”

“不顺利,”乌鸡立刻大吐口水,把路上的倒霉事说了一遍——车出故障,没有落脚房间,本地人也不知道什么过节,跟看贼似得看他们,油盐不进,所以铩羽而归。

我说去之前,咱们先准备一些磁铁带身上。

磁铁跟针相克,过悬针峡,带着磁铁能保平安——这还是老厌胜的讲究。

准备停当,我们就踏上了旅程。

本来想带着哑巴兰,可哑巴兰自称身体还没休息过来,得在红姑娘那多养一段时间,程星河嗤之以鼻,说这货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休息休息也好,毕竟跟着我以来光吃苦了。

别说他,我都想休息一阵,可事情一桩接一桩的来,就没什么休息的机会。

好在这一路上看见了很多好山水,也算是放松了不少。

没几天,我们换了几样交通工具,才抵达到了菩萨川。

这地方以民风彪悍出名,以前的本地人白天种地晚上打劫,可这又是以前运送茶油丝绸的必经之地,从这经过的客商没有敢单独过路的。

到了地方,果然本地人看着我们眼神都恶狠狠的,但我发现一个异常的现象——这些人的肚子上,都系着一条白布。

这是什么讲究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