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50章 身上肉芽

这个肉芽,是奔着主人身上长的,顺着这东西的方向,肯定就能找到那个钓人鱼。

他想当这个诱饵。

也没别的法子了,不光是要找到老天阶,夏卷毛这条命,也不能放着不管。

白藿香学了潜泳,程星河,乌鸡,杜蘅芷,苏寻他们对水下就不太擅长,这一趟,就我跟卷毛一起跑吧。

我站起来,刚想准备着下水,可一下就听到了一阵很沉闷的声音。

是从水下传来的,地震一样的感觉。

浪头瞬间就猛了起来。

“轰……”

程星河也站了起来,把额头上的雨水给撸了下去,喃喃说道:“河神收人……”

河神收人,是说本地要闹水灾,卷走数不清的百姓,古时候传说,这是河神在底下短人手了。

坏了,这个闹腾法,本地人要倒霉!

我立马回头:“先不急着下去——给村民报信儿去!”

大家都转过身要往村子里跑,暴雨下的更大了,简直像是一条一条连接天地的线,砸在了头壳上生疼。

而在这雨幕之中,啪嗒啪嗒,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——是一个撑着伞的人影,可现在风急雨大,他的伞面直接被掀开,原来是凉粉大伯。

他也顾不上那把倒霉伞了,冲着我们边跑边喊:“快跑快跑!”

他们也知道这地方闹灾了?

我立刻就要过去:“我们正想通知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凉粉大伯一个飞扑,就对着我们压过来,把我们拽到了一个灌木丛里。

这是干啥?

这一瞬,一阵脚步声噼里啪啦的就响了起来。

是本地人。

他们一个个带着锄铣和扫帚,气势汹汹。

乌鸡忍不住了:“不是,他们拿着那玩意儿可没法抗洪啊,还得……”

可凉粉大伯一下把乌鸡的脑袋摁下来:“别吭声,他们不是抗洪!”

我和程星河夏明远一对眼,就看出来了,他们确实不是去抗洪的——他们一脚踹开了红顶子建筑物的门,带着家伙,是去找我们的!

风声雨声里,那些人显然是把破庙里的家什都给砸了,依稀还能听到叫骂的声音:“那帮玩意闯完祸就跑了?”

“这不行,非得找到他们算账不可!”

乌鸡把脑袋抬起来,一把抹掉了脸上的雨水:“不是,师父,他们跟咱们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?”

凉粉大伯叹了口气:“也不能说是误会吧——大家都认定,川姑娘是被你们给得罪了!”

原来,这地方有个讲究。

说川姑娘自从上次被道士给打伤了之后,就对吃阴阳饭的有了怨念——一旦吃阴阳饭的进了本地,她就要大发脾气,除非拿吃阴阳饭的祭祀她,否则她就放水淹了本地。

前五十年有过进来的,淹死了三十多个人,现在都没捞到,北岸三十来个空坟,就是他们的衣冠冢,还在那立着呢。后来高低是把那个倒霉先生给祭祀了,这才拉倒。

“祭祀……”乌鸡把进到了嘴里的雨水给吐了出来:“怎么个祭祀法?”

凉粉大爷一咬牙:“把你们的饭碗,投到了河里去……”

我们几个,心里全是一沉。

越来越大的瓢泼大雨下的人睁不开眼睛,凉粉大伯一边抹脸上的雨水一边说:“都是我害了你们,你们赶紧走吧,让他们发现了,他们非得……”

我扣住凉粉大爷的手:“你来帮我们,被他们发现了,不就把你连累了吗?”

“我一条老命,死活也没什么打紧,不过是多卖几年凉粉,少卖几年凉粉罢了,可你们是好人——肯在人贩子手里救孩子的,都是好人!”凉粉大伯说着,他就把我们往道口推:“从这条路上往下走,有个亭子,你们躲躲雨,天亮了就有进城的小巴——可千万别回来了。”

“人上哪儿去了?”

“怎么也得找到!”

这个时候,那帮人已经从建筑物里出来了。

“哎,今天不是有人看见,那几个东西在卖凉粉的刘五香那吃了半天凉粉吗?”

“对,真没准,是那个老东西把他们给放了!”

“要是这样,拿刘五香家里人填河!”

说着,奔着附近一个房子就窜进去了,里面很快传来了小孩儿哭闹的声音。

那房子门口有个石磨,就是专门磨凉粉的。

我心里火起,妈的,还有没有王法了?

凉粉大伯其实是个胆小怕事的长相,听了这些,浑身哆嗦,可他还是一股劲儿的推我们:“我去跟他们说!只要不承认,他们就不能把我怎么样——你们快跑,以后,去救更多小孩儿!”

“好。”我拽下来了凉粉大伯的手:“你们家不就有小孩儿吗?”

今天,就救你们家小孩儿。

我奔着那个房子冲过去,大伯吓的什么似得,还想拉住乌鸡他们,让他们拦着我:“他们人多!”

可乌鸡他们一个迟疑的都没有,跟着我就跑那个房子里去了。

才一到了门口,就看见一个大汉把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儿举了起来:“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呢?他要是不出来,我现在就把你们几个小崽子摔死!”

我看向了金毛。

话音未落,金毛跟个小狮子似得冲了过去,一头将那个大汉撞翻,小孩儿脱手凌空飞起,金毛跟醒狮叼绣球一样,一下就稳稳当当接住了孩子,把孩子甩到了自己宽阔的后背上。

孩子还要哭呢,一下破涕为笑,两手抓住了金毛被白藿香别起来了的耳朵上上:“骑狗!骑狗!”

金毛一听自己又被当成狗,十分不开心,不过,它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犼了,没跟小孩儿一般见识。

那些村民一看我们来了,顿时激动了起来:“好哇,瞎鸟撞网子了——咱们把他们给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凤凰毛燎过去,那几个要抓孩子抓我们的大汉整个身体凌空飞起,重重的撞在了院墙上,哄的就是一声闷响。

剩下的村民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忽然有几个发现白藿香看似弱不禁风,奔着白藿香和杜蘅芷就过来了。

乌鸡哪儿能容,一抬手掀翻两个,剩下的更惨——谁也不知道白藿香什么时候抬的手,那几个忽然躺在地上,又哭又笑起来。

不知道被扎哪个穴道了,效果跟被人挠了脚心一样。

剩下的,不约而同往后退了一步:“妖法……他们会妖法……”

我盯着他们:“你们当我们会妖法也行——谁敢对刘五香家动手,我就让他尝尝妖法的厉害。”

那几个人一看我像是这其中说了算的,互相看了一眼,刚才的嚣张气焰也没了:“不是,我们,我们也是人生父母养的,我们就想保护家里人被让水灾给卷了,我们有错吗?”

“是啊,我们,就是想活着!”

“想活着好,”我答道:“那你们,就得听我们的。”

村民面面相觑。

“川姑娘看见我们,就要闹腾,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,那东西怕我们。才千方百计,想利用你们把我们给赶走了。”我接着说道:“川姑娘的事情,我们来平。不过,有些事情,还得你们配合。”

那帮村民面面相觑:“怎么配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