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51章 生人祭祀

“第一件,”我问的:“你们还有谁看到那些岁数大的阴阳饭的?”

那些人对看了一眼。

其中有一个说道:“我那天,倒是正好下夜班。”

是个矮胖矮胖的酒糟鼻子。

我来了精神。

“我看见,好像是有一帮人在菩萨川上过去,不过……”酒糟鼻子犹豫了一下:“我也不知道,是不是那天我喝多了,做的梦。”

他看见,一群人,挤在了一个门板上,跟坐船一样,从菩萨川上渡过去了。

这话一出口。其他人都愣住了:“门板,菩萨川?你真是做梦了。”

为什么?因为就菩萨川那个波涛汹涌的劲头,小船都得掀翻,何况门板。

“是真的!”酒糟鼻子接着说道:“那天,菩萨川也不对劲儿——跟个镜子一样,一点波纹也没有!”

好几个本地人都乐了,其中一个八十来岁的老头儿说道:“菩萨川能成了镜子面?别人见没见过,咱不敢保证,可咱敢保证,咱这一辈子,就没见菩萨川消停过一天!”

周围的人都笑了:“你喝假酒了吧?”

酒糟鼻子被他们说的鼻子都红了,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:“那,也真没准……”

我们几个看了一眼,倒是寻思了起来。

别说,如果菩萨川的波涛,真的是什么川姑娘闹腾出来的,那控制住了那东西,没准还这能过去——甚至,是被水里的东西,给牵引过去。

我听说,玄老爷子就很擅长驾驭长毛的。

程星河一抱胳膊:“好么,合着那帮老家伙是八仙过海去了。”

不过,他们肯定也是遇上了某种事儿,否则,不会这么久不回来。

还得找到了才踏实。

“不好啦!”这会儿,东头又来了一个浇成了落汤鸡的人:“东头被淹的差不离了,眼瞅水要进来了!”

而那些本地人全急了,人口这么多,未必能跑得过水不说,家里那些可怜的财产不就全没了吗?

他们虽然不敢催,可全迫不及待的看着我,想知道怎么解决。

“你们送祭祀,都是怎么个送法?”

“把先生搁在水面,顺水推下去就行了。”有人嘀咕着说道:“浑身绑上红绸子。”

“先生下去之后,再被冲上来,眼窝就空了。”

赶过来的凉粉大爷目睹了我们的本事,惊喜交加,一下愣在了原地,几个小孩儿见到了他,赶紧扑过来了:“爷爷!”

凉粉大伯抱住他们,喃喃说道:“神仙,你们是活神仙……”

我点了点头,指着夏明远:“把我们两个,当成祭祀给送到了河里去。”

那些村民全愣住了。

凉粉阿伯嘴边刚有了笑意,一下就凝固上了:“这,这怎么到了最后,还是得……”

我低声说道:“这里人多口杂,我就跟你说——红绸子别打死结。”

凉粉阿伯并不傻,一下就反应过来我们是要下水抓川姑娘了,连忙“哎”了一声,可还是有些担心:“可我怕……”

“放心吧,”程星河随手把晾在房檐下的柿饼子扯下来大嚼:“多少大风大浪都渡过去了,还在乎这点刷锅水?”

凉粉大伯跟怕隔墙有耳一样,赶紧拉了程星河一把:“可不敢乱说,万一让川姑娘听见……”

我一乐,那川姑娘耳朵可够长的。

但再一寻思,我就问道:“这川姑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兴风作浪的?”

“那年头长了,”凉粉阿伯看向了那几个老人:“怎么,也得好几百年了吧?”

“是啊,那一年,闹的可乱!说是那一年这地方人在打仗,神仙也在打仗!”

“对对对,后来,人打完了,神仙也打完了,还有首歌儿呢——朝堂换国君,庙里换新神,长毛的满地爬,吃苦的还是人。”

我一皱眉头,跟程星河白藿香一对眼,他们显然也都想到了。

闹川姑娘,竟然是景朝更换水神之后的事情。

继续一听——说是当时来了个人,跟本地人说,这地方要闹灾祸,赶紧捐钱修神像,神像吃了香火,就会镇压邪祟,来保佑这些人了。

本地人自古以来就穷,没多少人给钱——只有一些家里有儿子被拉去当壮丁的人家给了一些,积攒福报,怕孩子回不来。

那个人好不容易把钱凑的差不多了,结果不知道为什么,就消失了。那个庙盖了个烂尾,就是红顶子。

自此之后,菩萨川还真就开始闹腾起来,搞得本地人苦不堪言,也后悔没捐庙,但还有人说这就是定数,神仙真想保佑你,看的上你那几钱香火?不保佑,是神仙心狠,没准,这个灾祸还是神仙罚咱们的呢!

他们是真不懂——神仙没有香火,哪怕打算保佑你们,也是有心无力,阿满就是一个例子。

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觉出身后有一道视线。

回头一看,就看见一个人影在门口一闪而过。

可我记得那个人——带着大宽斗笠,是白天那个要钢镚的。

凉粉大伯跟着我的视线,也看见了那个人:“又是他……他脑子缺根弦,在这也要了挺长时间的饭了。一直是这样,不要吃,只要钱,纸币还不要,光要钢镚。”

“多长时间?”

“打我记事儿,他好像就来了。”凉粉大伯皱起眉头:“你说这脑子有病的,就是老的慢,瞅着还年轻着呢,心里没事儿!”

“还真是……”那个八十来岁的老村民也喃喃说道:“我都记不清,他来了多久了,好赛,岁数比我还大似得。”

程星河一张嘴,喷了我半脸柿饼子味儿:“该不会,那货不是人吧?”

是啊,难不成,一直呆在这里,长生不老?

不过人已经离开了,也追不上了,这个时候,我就看见夏明远蹲在地上,一直不说话,但是额头上都是汗。

而他背后——我心里一沉,在衬衫下也看得出来,蠕蠕的,已经有蚯蚓那么长了。

显然,背后的东西,让他越来越痛苦了。

我就本地人尽快准备祭祀——夏明远等不了多久了,洪水已经越来越大,再不收拾好了,把祭品扔下去,这村子就要水漫金山了。

那些本地人赶紧去置办,白藿香有些担心,想跟着下去,可本地人拦着,说不让女的下。

我说让她放心,我有避水珠,很快就回来。

顺利的话,不光能找到了十二天阶,这么长时间的恩怨,要是我能解决了,也是个好事儿,我的真龙骨,保不齐也能长的更快。

我和夏明远被“五花大绑”,投入到了奔涌的菩萨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