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5章 背后手印

你不知道的,还多着呢!

我一脚踹他手腕子上,暴发户的手一松,白藿香立刻挣脱,捂着嗓子咳嗽了起来。

而我一下护在了白藿香前面,手底下没放松,对着暴发户就砍过去了。

暴发户的瞳孔瞬间就睁大了,但他到底是个实打实的地阶一品,身子一侧,让了过去——但这一下躲的并不利落,他的耳朵跟我的耳朵一样,被砍出了一个很大的豁口。

他觉察出来,一把捧住了自己的耳朵,皱起了眉头倒抽冷气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你好大的胆子……”

我歪头吐出一口血:“光靠胆子不够。”

还得有本事。

这时有几个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同行嘀咕了起来:“海迎春不是地阶一品吗?本来就觉得他以大欺小不怎么地道,想不到,他连个玄阶三品都打不过?”

“早就听说了,海迎春本人没什么本事,身上役的鬼都是海老头子给的,吃饭的本事不见得擅长,最擅长的我看还是溜须拍马和狐假虎威。”

这些声音不大不小,足以见得,这暴发户在业内名声并不好。

这时我也看出来了,这个暴发户的耳朵是展旗耳,这种人内心缺乏自信,最在意别人的看法,一听这些话,顿时就怒了,手一攥,声音都颤了,骂道:“好哇,小王八蛋,我看你是活腻了,今天,我就给我那几个兄弟报仇!”

说着,我就看见,他身边阴气弥漫,数不清的黑气对着我就扑过来了。

黑煞鬼,红厉鬼,阴青鬼……单打独斗可以,数量这么多,还真不是我能抗住的。

但我一点退缩的意思都没有。

我攥紧七星龙泉,心说死就死吧——死了也不能怂!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觉得,像是有一只手印在了我后背上。

那手一震,这一下,一股子行气就猛地从后背进来了。

那我顿时就愣了一下——那行气跟我自己的,跟蛟的,都完全不一样。

迅猛又霸道,带着凛冽的杀气!

这个行气猛地冲到了七星龙泉上,我没让自己反应,直接对着那一片黑气就劈过去了。

“咣”的一声,那些黑气瞬间被拦腰截断,暴发户的脸从黑气后瞬间扭曲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: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别说你了,我都觉得不可能!

而暴发户这话还没说完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他身上那些装饰瞬间爆裂,炸了一地碎屑。

而暴发户自己,也像是被什么反噬了一样,猛地往后踉跄好几步,直接撞在了墙上,吐了一地的黑血。

他抬起头,死死的盯着我,嘴里不断重复着:“不可能……”

整个店堂,也瞬间寂静如水——同行们似乎都看呆了。

我回过头,想看看我身后的人到底是谁。

可我身后空荡荡,根本就没有人!

卧槽,这是怎么回事,难不成……刚才还是我的幻觉?

不可能啊,七星龙泉和蛟再厉害,也绝对用不出那一下!

我没跟天阶动过手——但是我觉得,天阶以下,绝没有那种本事!

而这个时候,我错眼就看见了刚才那个乞丐。

那个乞丐一只手正在怀里掏来掏去,还迎着太阳观赏指尖的东西,像是闲得无聊在搓身上的老泥。

但我看见,他一只手上,带着没消散完的行气,但十分微弱,一个眨眼,就完全看不见了。

就好像,刚才不过是看见了一场幻觉一样。

“你他妈的看哪儿呢?”

暴发户看我心不在焉,还以为我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,更是怒不可遏,对着我就要扑过来,可这个时候,一个小小的身影拦在了我面前。

小黑无常。

小黑无常的个头虽然很小,但是现在,正散发着一种十分摄人的戾气:“迎春,打狗也得看主人。”

暴发户刚才已经被我打的元气大伤,一看小黑无常也出现了,小白无常紧随其后,不受控制就露出了一脸忌惮。

想也是……一个玄阶三品的我,就把他给打成了那样,现在又来了两个地阶一品,他的形势更不利了。

于是他外强中干的就说道:“玄家的,今天你们人多欺负人少,我们汝阳海家记住了,改天,咱们再叙这个旧!”

说着,摔门就走了。

这一下,屋里的同行这才如梦初醒,都叫起了好:“你们看见没有,那个玄阶三品那一下,不是天阶才用的出来吗?”

“是啊,我只听说过那种行气,真没想到,这辈子能见到!”

小黑无常并没有看见那一下,也没听明白同行在说什么,回头死死的盯着我:“你跟他们有仇?”

按理说根本没有,但他们被马元秋当枪使了。

我也顾不上理他,回身就要去看看程星河怎么样了,可小黑无常冷着脸,一把将我拽回来:“为了你,我他妈的把汝阳海家都得罪了,这次要是找不到我想要的东西,我亲自把你千刀万剐,送到汝阳海家去赔罪。”

小白无常:“我哥说的没错。”

一股子火腾的冒了起来,我也冷笑:“赔罪?你这么怕汝阳海家,你们家玄老爷子知道吗?”

我最怕麻烦,所以特别佛系,有些话不爱听的话,我总是假装听不到,但是我现在发现了,我再怕麻烦,麻烦也是一样会找上来。

既然如此,还不如痛痛快快把想说的全说出来——谁知道哪天,就没说话的机会了!

小黑无常没想到我敢这么跟他说话,顿时又惊又怒——本来他们家就在小葫芦岛的事情上元气大伤,估计是最穷的十二天阶,其他的十二天阶本来就很看不起他们,正所谓人穷爱面子,我这话,可算是字字戳心。

他一伸手就要打下来,我索性梗着脖子看着他,声音也冷下来:“你试试。”

咱们是合作伙伴,地位是平等的,我凭什么要让你教训?

小黑无常本来阴狠邪气,大概没人敢得罪他,可这一下,他盯着我的眼神,竟然也有了几分退缩。

终于,他还是松开了口,冷冷的说道:“准备一下,现在就出发。”

白藿香立刻说道:“怎么这么着急?”

小黑无常迈动短腿,迅速的上楼:“海家最记仇,要是不想他们家大批人马追过来,现在立刻走。”

这个时候,那些围观的同行都低声说道:“两个地阶一品,竟然都这么怕一个玄阶三品,这个世界怎么了?”

“他不是什么普通的玄阶三品……李北斗,你们听见过这个名字没有?”

“妈的,你一说我还想起来了,是不是……四相局那个破局人?”

“据说天师府首席天师李茂昌都斗不过他,更别说两个地阶了……”

“真的假的?”

不是,我都没见过那个李茂昌,怎么人家就斗不过我了,这是何等的以讹传讹啊?

我也没顾得上这个,立马从柜台那拉程星河,白藿香也过来了,拿了一个味道特别难闻的药草包在他鼻子底下熏了熏,他立马一个喷嚏就醒过来了,接着就哎呀了一下,摸向了自己的脑袋:“卧槽,我脑袋怎么这么疼……”

白藿香手脚特别麻利,很快就给他包扎好了。

我看着白藿香,忽然有种感觉——这次她能跟我们一起来,也许,正是我们的运气。

这时黑白无常已经把东西收拾好,一脚踹开了大门,上了车。

我们的密卷还在他们手上,当然要跟过去,我架着程星河,也跟了过去,这个时候,那个胖老板出现了,死死的盯着头顶的那个横梁。

而胖老板脑袋上,也有鸡蛋大的一个伤口。

血光之灾?

这让我心里一阵不好意思——没想到,帮他看出来的恶客,竟然是我自己。

我连忙说道:“这些损毁的东西,等我们回来……”

程星河一听,立马装晕不想赔钱。

胖老板摆了摆手,说道:“你们走吧——我不瞎,冤有头债有主。”

我心里一宽,这胖老板还挺明辨是非。

而胖老板接着就说道:“反正你们再回来,也只能住我们家冷库了。”

我嘴角一抽——他知道,我们要上那条死人路。

这时我还想起来了,刚才很有可能,就是那个乞丐帮了我,我就想跟乞丐道个谢,可往乞丐那一看,却愣了一下。

装豆花的空碗还在,人不见了。

奇怪,刚才还在这啊……

就这样,我们摸着黑,上了那个死人路。

残阳一点一点沉到了山林后面,把我们前面的山镀上了一层金光,景色壮美而又凄凉。

程星河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咱们在业内,麻烦是越来越多了……”

简直成了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

车转进了山路,一路往上开了过去,天色越来越暗了。

今儿看来要露营了。

路是个盘山路,可开了一段时间,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。

周围有一棵黄花斛树,因为颜色跟别的树不一样,十分眼熟,像是刚才就从车窗外见过。

我忍不住坐直了身子,这什么情况?

我没动声色,过了五分钟,那棵黄花斛树再一次出现在了窗外。

这是……鬼打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