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53章 水下之灯

以前龙鳞是一次比一次硬,又被帝流浆滋润过,除了斩须刀,基本没什么能穿破的。

可上次真龙骨被剜下去了之后,再在铁蟾仙那滋生出来的龙鳞也成了新的,可能跟真龙骨的生长程度有关,也薄脆了许多,竟然被钻开了。

不过,哪怕薄脆,能钻开龙鳞的也不多,这玩意儿来路不小啊!

我立刻转手,那个肉色长条瞬间被我削断,可某个尖锐入针的东西,似乎钻进去,出不来了。

不用看也知道,我身上,大概也会浮现出那种小圆点。

好哇,底下这玩意儿八成是气数尽了,吃到了我头上来了。

我转手就要追,可那个肉色的长条吃痛,瞬间就缩了回去。

再一转脸,好么,夏明远跟着那几个提着灯笼的,自己往里去了!

我立马上去揪他,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,身上那肉色的长条也越来越长,快赶上清朝人的大辫子了。

我抱住了他胳膊,要把他先拖上去,可这货不识好歹,转手竟然直接把我给摔过去了。

这一下速度快力量大,我顿时吃了一惊,这货还真是个神童,能有这种巧劲儿。

我还要翻身上去呢,可这一瞬间,身体忽然像是被什么牵绊住,动不了了。

后背……我被夏明远一摔,后背贴在了一大片石头上。

这石头上有502还是怎么着?

我立刻回头,就发现石头上生长着很多跟苔藓一样的东西,似乎把我胶着在上头了。

这感觉很怪——像是被吸吮住一样。

我听到了吧嗒吧嗒的声音,跟亲嘴差不多。

一片红色——圆圆的,丰润的,宛如上好浆果,更像是,美人红唇……

妈的,是死人嘴!

这种东西是一种很低级的灵物,好比蘑菇在潮湿的地方能生长一样,这东西,在怨气,秽气,灵气三盛的地方才能生长。

模样就跟人嘴一样,靠着灵气生活,一旦碰到了有灵气的东西,往死里吸!

有时候一些海域的尸体怎么也打捞不出来,其实有可能就是被这玩意儿给吸住吃了。

果然,这一吸吮,跟数不清的细小电流一样,就要把我身上的血气给吸出来。

我立马要挣扎,可因为吃了我的血气,这些东西几乎立刻就雄壮了起来,瞬间长大了许多,力量更大了,而这些死人嘴一吸,附近红艳艳一片,好些死人嘴跟蜗牛一样,争先恐后奔着我这里就蠕动过来了。

就这么一耽搁,夏明远就没影儿了。

这把我给气的,你们要吃是吗?九尾狐的妖邪之气炸起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跟数不清的泡泡爆炸了一样,这里炸起了数不清的红色碎片。

九尾狐的妖气,它们也撑承载不住。

水里有些东西,就是跟金鱼一样,不知道饱,不把自己活活撑死不拉倒。

跟打死蚊子一样,这片水域,瞬间就被染红。

血……它们之前吃下去的血。

那些赶过来的死人嘴见状,很识时务,转身撒腿就爬,打道回府。

不过,这一下,那种久违的感觉又出现了——浮躁,嗜血,浑身发热。

我心里一沉。

自从潇湘帮过我之后,我跟九尾狐的尾巴算是和平相处了一段时间,可最近用的过了,那种腐蚀和影响,再一次出现了。

人家的东西再好,也是人家的,可不能再乱用了,这排异反应伤不起。

我一脚踩水,把血水染红的位置远远甩在了身后,奔着前面就冲过去了。

这一耽搁,夏明远已经彻底消失,肯定是进到了那个灯火辉煌的地方去了。

那地方,浑然天成,像是一个大宫殿。

而进到了宫殿前面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水晶帘子一样的东西。

这是——避水阵?

奇怪,一个水族,在洞府里弄了个避水阵?

我刚要进去,就听见了身后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:“这是谁?也是点灯的?”

“其他点灯的都绑着,他为什么没绑着?”

“这一次,灯又灭不了啦!”

“哎……”

这地方,还有其他人?

我立刻回过了头,可这地方怪石嶙峋,四处都是掩体,没看见,只见到了急抹青气。

灵物?

养灯的又是什么鬼?听上去,那个所谓的灯不灭,对她们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我想过去问问,可一绕到了怪石附近,那些带青气的跟受惊了一样,四散而去。

没辙,先进去再说。

不过,那几个声音甜软甜软,倒是挺好听的,像是少女的声音,要是卷毛听见了,肯定拔不开腿。

我奔着避水阵一扎,一瞬间,跟进入到了一个巨大的泡泡里一样。

把身上的水撸下去,吐出避水珠,就看见卷毛的身影在楼上的窗户闪现了一下。

我立马上了楼梯追上去,同时觉出来,这地方是挺亮堂,好像有一盏主灯,把这里全照亮了。

不过,不知道那个主灯在什么地方。

一抬头,就看见了一个小而明亮的东西,挂在了最高处。

神气,夹杂着秽气。

难道,这一次跟铁蟾仙一样,是上头来的谪仙?

这就更好了,没准还能打探出当年神仙打架的事儿呢。

可刚进去没几步,就听见身边有叹息的声音。

跟之前的那些声音,差不离。

眼见着夏明远的身影上了最高处,我也不耐烦继续爬楼梯了,抽出金丝玉尾,用程星河平时常用的法子,就把自己给带上去了。

可到了最高处,夏明远竟然又凭空消失了。

奇怪,刚才才看见,明明就在这地方呢?

我一转脸,就看向了那个灯。

亮的不可逼视,不过,勉强能辨别出来,上面有一个黑点。

这东西给我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,好像——我以前见过。

这一瞬,额角的骨头又是一痛,我条件反射一低头想摁住那个旧伤口,可就在这个时候,地板忽然震颤了起来。

像是一个庞然大物,对着这里蹒跚而来。

一回头,忽然有一道肉色的东西,对着我就卷过来了。

又是那玩意儿。

我甩手斩须刀劈过,肉色的东西瞬间断裂,我听到了一阵吃痛的倒抽冷气声。

转过脸,就看到了一个轮廓,蹲在了遮光的地方,喃喃的说道:“贼……”

我把斩须刀一旋:“我不是来偷东西的——你赶紧把我朋友叫出来,还有,我跟你打听打听,几个天阶……”

话音未落,那个东西一抬手一道破风声,对着我就劈下来了!

我翻身闪过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身侧的石头围栏,整个炸成了粉!

我顿时大吃一惊,这玩意儿手劲儿这么大?

而这玩意儿,不知道干了多少亏心事,整个身体,全被秽气包裹着,像是书上的图像,被铅笔涂抹了一样。

这东西,害了多少人了——越污秽,就让人越兴奋,大功德啊!

我伸手就想劈那个东西,可这一瞬间,一个身影从身后出现,薅住了我的头发,就想把我翻在地上。

斩须刀一转,可我立马就发现了——是夏明远!

“卷毛,是我!”

可他眼睛依然是蒙昧的,好像罩了一层灰。

而那个长长肉芽,已经垂到了地上了,眼看着,要跟那个黑魆魆的身影连上!

我抬起手就要把那个肉芽给削断,但立马想起来了白藿香的嘱咐——肉芽越大,那削断就越危险,一个弄不好,他的命就没有了。

卷毛反手对着就是一抓,我翻身一躲,就觉出耳朵被他来了一下。

而面前对着卷毛,身后又是一声响,那玩意儿的肉色长条,对着我就卷。

麻烦了,腹背受敌,又不能砍死卷毛。

那就先砍死那个元凶再说!

我反手对着那个元凶就劈过去了——这一下,算是用出了全力,斩须刀在手,没什么砍不开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