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55章 遗失之目

“所以,你们赶紧走吧!”那些小孩儿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:“已经死了太多人了!”

我一下就明白了。

那些小孩儿还要把我们往鳝鱼洞里推呢,我摆了摆手:“先不着急——我还有事儿要问,一帮岁数大的吃阴阳饭的,不能也是被他给抓住了吧?”

那帮小孩儿面面相觑:“那倒是没有。”

我和夏明远都来了精神:“那他们上哪儿了?”

可那帮小孩儿讳莫如深,纷纷摇头:“我们说了,那我们就……”

果然跟那东西有关,估计是那东西不让他们说。

接着,那些小孩儿只顾着要把我们推出去。

有个小孩儿盯着狭小的鳝鱼洞,眼里却有了光:“真好,你们还能出去。”

一听这话,其他小孩儿,都露出了十分悲戚的表情。

他们,也想离开这里。

“我可以放你们出去,”我说道:“作为交换,只要你们告诉我,那些岁数大的上哪儿去了。”

那些小孩一下愣住了:“你真能放我们出去?”

夏明远看着我:“你真弄明白了?”

我翻了个白眼:“你跟谁说话呢?”

“我错了,我刚才应该多关心你的,你这么大人了,跟小姑娘吃什么醋,”夏明远推了我一把:“赶紧说。”

吃你大爷的醋。

我冲着那个灯的方向指了指:“恐怕这个川大王,当年被打伤了之后,一直没恢复过来,就靠着那个灯呢!没猜错的话,他某一种重要的功能就靠着那个灯来维系,而点灯总得费油,那个灯的油,就是吃阴阳饭的。”

夏明远脑子很快,一下就想明白了,一拍大腿,为这个,才抓先生?

那几个小孩儿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看着我的眼神,都崇拜了起来:“就是的,当年,你也在这里见着了?”

那倒是没有,那会儿我前世可能还活着呢。

果然,当年川大王入主菩萨川,因为那个凶狠暴戾的脾气,就跟本地人结下了梁子。

后来有个道士出现,拼了一己之力把他给打下水去了。

那一次,那位可敬的师兄算是以命换命,把他的眼睛给打出来了。

丢了一个,还剩下一个,他靠着自己的灵力维持着不腐不朽,就盼着有朝一日能放回眼眶子里。

他没了眼睛之后,就再也不敢出门,捧着眼睛哀嚎,把河川搞得永无宁日。

不过,有一年闹洪灾,也不知道从哪里,冲来了一个宝物。

它发现,只要用那个宝物承托着眼睛,自己又能重新看见了!

可有一样——那个宝物需要灵气来维系。

没有灵气,眼睛就会被宝物反噬,枯萎。

他找了很长时间,才找到了最合适养眼睛的灵气——玄门的饭碗,先生的眼睛!

可一早把他弄瞎的道士就留下话,说这地方不能来先生,他找也不好找,也不能出水,一出水,什么也看不见,只靠着操纵人皮灯笼,引人进来。

我就说,这地方是个悬针峡,专门克先生。

难怪被称为川姑娘——他的人皮灯笼是姑娘,凉粉大伯说他指甲长,大概也是有人见到了那种能控制人的肉色长条,以讹传讹,也不知道怎么地,传承一根指甲就能杀人了。

“不过,”我看向了那些小孩儿:“那东西进入菩萨川,是来干什么的?”

这些小孩儿对望了一眼,都露出了十分悲戚的表情:“是为了,我们。”

夏明远一皱眉头:“为了你们?”

原来,这些小孩儿不是一般的灵物,是当年东海水神之争的时候,父母战死的一些遗孤。

当时东海又是天灾又是神祸,可以说民不聊生,这些小后代随波逐流,这个水族别看凶狠,竟然是护送这些小后代的保护人。

千方百计来到了这里,发现这地方算是得天独厚,隐秘又安全。

它们自以为得到了一片乐土,能四散玩耍了。

可有一天,其中一个水族失踪了。

这下,那个凶水族跟疯了一样,喃喃的说违誓了,违誓了,就把剩下的全部小水族,都给关了起来,一个也不让出去。

这些小水族哪儿有甘心被关在这里的,爱玩儿是小孩儿的天性,有些小水族不服管教,就被这个大凶水族刮鳞剔骨,以儆效尤。

在这种高压政策下,这些小水族虽然活下来了,却全成了“保护人”砧板上的肉,任人宰割。

这才让我们目睹了刚才发生的那一切。

没想到,原来是个幼儿园园长。

自此之后,那个大凶水族,可以说是画地为牢,把所有小水族都关在了这里,挑选了一些伶俐的,帮他点灯,稍微有点做的不好的,就被他拳打脚踢。

简直是苦不堪言,但是在那东西手底下,寻死都不是什么容易事儿。

这个很凶狠的水族就主宰了这片水域,他们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,也持续了几百年。

我立马问道:“地有城隍,河有水官,只要有人的地方,每一寸土地,都有里长一样的神灵来护佑人,这川大王跑这里作乱没人管?”

“起先是有人管的!”几个小孩儿练吗说道:“可有了那个灯,他能耐很大,谁也打不过他。”

也是,那个红顶子建筑物都没盖起来,这里的人没啥信仰。

而那些小孩儿眼睁睁的看着我:“你真能救我们出去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放心吧,我就是干这一行的,不过还有件事儿想问问,这个大水族,到底是什么来路?”

既然是充当水族保护人的,有没有可能,是潇湘的旧部属?

真要是这样,就好说了——大水冲了龙王庙,一家人不认一家人。

一帮小孩儿你看我,我看看你,都摇摇头:“我们不敢问。”

“不过,一到了月亮圆起来的时候,它就把我们全赶走,不让我们看它。”

月亮?

我看向了夏明远。

夏明远立刻点头:“祖师爷保佑,今儿就是十五。”

水里很多东西,都很喜欢月光,比如水夜叉什么的。

刚寻思到了这里,忽然外面就是一阵巨响。

那几个小孩儿的脸色全变了:“坏了……”

怎么,那玩意儿找到这里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