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56章 玄武断头

我们对他来说,也并不难找——我们身上,都有有他种下的肉芽。

肉芽……我一转脸,就看向了夏明远。

果然,夏明远的脸色,越来越难看了——甚至,他的皮肤上,出现了一层一层的皱纹和松弛,瞬间跟老了十岁一样。

他的精气,都被身上的肉芽给吸过去了。

下一秒,门口“咣”的一声,就是一个巨响。

那个东西,要把门给撞开。

那些小孩儿看着我们,又看向了鳝鱼洞,都露出了很惶恐的表情:“要不你们还……”

来都来了,哪儿来那么多“要不”。

我把夏明远往后推:“你们把这个人弄到安全的地方去,剩下的放着我来。”

可下一秒,“咻”的一声,一个东西破空而来,对着我就抓。

夏明远——他离着那个巨大的水族越近,受到的影响也就越大,现如今,又没了神志了。

我反手要挡住他,可是只听“当”的一声响,门整个炸开了。

所有小水族,一起瑟瑟发抖。

与此同时,我自己的后背,猛然也是钻心一痛。

坏了——不光钻心一痛,整个身体再次动不了了!

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庞大的身影,出现在了门外。

我心里一提,但是下一秒,一个身影挡在了门口:“跑!”

夏明远!

他被肉芽侵蚀的,比我身上的严重多了,可这个时候,还能硬挺在前面?

“不行,我受伤比你还浅点,你快走!”

“你听我的!”

就在那个东西要冲过来的时候,夏明远甩手一道符纸出去——唰的一下,就钉在了那个大怪物身上,下一秒,啪的一声爆开,巨大的力量,把那个怪物冲出去了老远。

他也会用符篆,我还是第一次看见——他手底下,有个灰色的皮质符篆包,看样子水火不浸。

这一下,我那种被控制的感觉瞬间消失,一咕噜爬起来,就看见他已经倒在地上,起不来了,看清楚了,我眉头就皱起了了,

他满头日式卷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,竟然全变成了白色!

不光如此,他身上开始出现交错纵横的皱纹和斑点!

“点灯……要把他拿来点灯了……”

那个东西,会收取吃阴阳饭的命气,用来做自己力量的来源。

夏明远就被吸的差不多了!

我扑过去,要把夏明远背在身上,可夏明远甩开了我,再次对着那个东西飞出了一道符咒:“我已经这样了,就先挡着,要不然,大家都跑不了!记住了,要好好的……”

我的心一震,他舍得用自己的命,来换我?

“……把那些小妹妹们带出去。”

合着还是为了“她”。

我还想抬手,但感觉出来了,这东西一旦缓过劲儿来,还是会继续操控我,争一时之气,只会落个全军覆灭,只能等这月圆的时候想辙了。

“那你也要好好的……”我低声说道:“说话算数,不然这辈子娶不上媳妇!”

夏明远一笑,几乎成了个老人:“你真是锅台上长竹子——损(笋)到家啦。”

只要你能坚持住,损点我认了。

卷毛不是短命相,这次就靠着你了。

小孩儿已经把我拉到了后头来了。

面前一阵爆炸声,又是一道符,我回过头,却什么都没看见。

小孩儿慌慌张张一阵跑,显然也不知道往哪儿藏我,我心念一动:“往这个东西睡觉的老巢去。”

那些小孩儿顿时愣住了:“你——你刚从那东西手底下逃出来,就要回去送死?”

“你那个朋友,不就白死了吗?”

我怎么可能让他白死?

要藏,就往灯下黑里藏。

再说了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,我得看看,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变的。

那些小孩儿你看我,我看你,只好就把我给带到了一个房间前面。

那个房间烟云缭绕,我顿时有些意外——在水底下烧香点火,挺别出心裁啊!

把那些烟雾给划拉开,我就看出来,那个地方供着一个木牌子。

牌子上镂刻的,是腾云驾雾的一个五爪金龙。

又是五爪金龙?

我伸手就要把那个板子拿下来看看,看那几个小孩儿一把拉住了我:“这东西,可是他的宝贝,万万不能动的!”

我可管不了这么多了。

那牌子拿下来,温润柔和,叩上去铿锵有金石声,是万年不朽的水生木。

难不成,他果然跟五爪金龙有关系?

那就太好了,还真是个旧人。

可惜身上被他控制了,见了面,根本没有开口的机会,否则没准还这能攀上些关系。

说起来,那个五爪金龙真是三界交际王,做买卖这段时间,撞上的全是他的旧人。

前人栽树后人乘凉,前人造孽后人遭殃。

就在这时候,我忽然发现,地上有很多黏糊糊的东西。

跟大鼻涕一样。

这是什么玩意儿?

再一看,不光是地上,我手上也有一些那种痕迹。

刚才沾染上的。

这个时候,有小孩儿看向了地面,低声说道:“快别踩这里,上次才修好了的。”

“修?”我问道:“这地方还犯得上修?”

“那是自然的,别处倒是不大碍事,可这里隔一段时间就修理一次。”有个小孩儿指着脚下的楼梯:“一丝裂缝也不能有,说是裂开,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”

这个楼梯,直通外面那个长长的小径。

我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,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,立马说道:“你们帮我个忙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把这条小路,隔着三步,砸碎一块石板,再找一些红色的东西,卡在缝隙中间——死人嘴就挺好。”

小孩儿面面相觑:“这是要干什么?”

“听我的就行,抓紧。”

我现在是那些小孩儿的唯一希望,你看我,我看你,呼啦一声就去了。

这地方周遭是个圆形,跟外面的小径连上,宛如一个巨龟把脑袋伸到了斗牛之间一样,竟然是个“玄武看天”局。

当然,跟真正的玄武局没法比,可也算不错了,玄武看天局一保平安,二保长寿,难怪这货能在这里兴风作浪这么久。

不过遇上了我,你这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。

把你的玄武看天,搞成玄武断头,你可就糟糕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