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6章 山魅作祟

不过不对啊,我们都是吃阴阳饭的,开车的小黑无常又是地阶一品的大佬,怎么可能让稀松平常的鬼打墙给困住,这传出去也太贻笑大方了。

从车的后视镜上也看出来了,小黑无常的脑门上冒了汗。

看来,死人路上的东西,比我们想的厉害。

就在那棵黄花斛木出现了九次之后,小黑无常终于停了车,阴着脸:“休息吧。”

说着,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两顶破帐篷。

看来是想着天亮再继续找朱雀局了。

他们哥俩撑起来了一个,钻了进去,因为他们体型袖珍,倒是还挺合适,但对我们三个正常身高的人来说,破就不提了,估摸着也只能住一个人。

白藿香理所当然就钻进去了。

我和程星河蹲在帐篷外面,跟俩镇墓兽似得,大眼瞪小眼。

“嗡嗡……啪。”

程星河打死了一只蚊子,拿手里给我看:“比虾还大,要不咱们烤了吃吧。”

这么下去没被邪祟吸死,先让蚊子吸死了。

于是我就四处去找苦梭草。

小时候家里穷,买不起蚊香,钓鱼的时候老头儿都是让我找点苦梭草在身边点上,借用那玩意儿的烟来熏蚊子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还真找到了一把,程星河也没闲着,不知道从哪儿搂了一堆蘑菇,喜滋滋的烤上了:“论夜外生存能力,谁又比得上你哥呢。”

别说,那些蘑菇还真挺肥厚,程星河要饭出身,比洪七公还能凑合。

吃着蘑菇,我还想起来海家的事儿了,就问道:“哎,你跟海家,什么恩怨?”

程星河叹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别提了,这事儿,我特么比窦娥还冤。”

原来那个时候,程星河过世的爹还有个朋友,说这孩子可怜,就给介绍到了汝阳海家去了。

海家不光风水看的好,役鬼之术也很出名,真要是能学到点什么,别的不敢保证,至少一辈子不用挨饿了。

程星河觉得有个地方能吃上稳定的三顿饭,也是求之不得,谁知道到了那之后,没少让人欺负——海家的人特别排外,外姓人进去学东西,那得让海家嫡系欺负死。

而程星河天生有二郎眼,比一般人要占便宜很多,很快就成了同辈之中出类拔萃的一个,他当时还不懂什么叫出头的椽子先烂,只是生怕自己被赶出来,拼命表现,更让那些海家嫡系看不顺眼。

有一天,一个海家师兄就让他去某个房间找东西,他乐颠颠的答应了,结果过去才知道,他是让人给坑了。

只见在那个屋子里,海家嫡子海迎春,正被海家的老头子光着脊梁吊在半空,一边跟容嬷嬷的似得往他身上扎针,一边骂道:“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没用的花架子,连鬼也用不了,海家的名声,毁也就毁在你手里!”

我们这一行,管那些虽然出身阴阳世家,但是老天爷没赏饭碗的叫花架子。

海迎春跟个年猪似得,被扎的嗷嗷嚎叫,身上被扎的跟刺猬一样,别提多惨了:“爹,我也不想啊,可我天生就没这个本事,你看在我妈的份儿上……”

结果一听这话,海家老头子扎的更来劲儿了:“你还敢提你妈,你妈就是个不守妇道的银妇,还不知道你是谁的种。”

而程星河这才发现了,那针不是普通的针,是引灵针。

所谓的引灵针,是在天生有灵气的人身上,扎进一根针,让这个针在人身上来回游走,吸附灵气,再取出来扎到了没灵气的人身上——等于把一个人的饭碗,给了另一个人。

这些年时常能看见新闻,说人身上被莫名其妙扎了针,一直在体内游走,其实有一些,就是有人用了引领针来吸灵气。

而被扎针的人,取出引灵针之后,一般活不了多长时间了。

这可是阴面方术,为了给这个海迎春种上灵气,海家老头子得杀了多少人?

正这个时候,他们俩一起回头,就看见了程星河。

傻子也知道,这种事儿让人撞见了,没人能吃到好果子。

第二天,海迎春就说程星河偷了他们家灵骨瓮里的东西,让程星河交出来,程星河哪儿交的出来,于是立马就被赶出来了——这还不算,海迎春还跟上了程星河,想着把程星河灭了口。

对十二天阶来说,这名声比命都重要,这种烂事儿要是传出去,他们海家还怎么挺胸抬头做人?

还好程星河知道不对劲,跑到了一个荒山上,海迎春没有那个野外生存能力,搜山搜了十来天,屁毛也没搜出来一根,只好悻悻而归,临走还对山里说,那事儿要是传出去,把程星河斩成饺子馅。

程星河说到了这里,吐出一口蘑菇把,直摇头:“妈的,你说人海茫茫的,怎么就这么冤家路窄。”

能把一个花架子推成了地阶一品,想也知道,海家老爷子在海迎春身上花了多少心血。

而那个海迎春不光没本事,心眼还特别小,有个外号叫睚眦必报,你不小心踩他一脚,他都得给你来一拳,现如今,我把他得罪的透透的,程星河又看见过他的丑事儿,肯定没那么好干休。

不过与其担心他,还是先担心这个朱雀局吧——能不能走出去还不好说呢。

这么想着,我就想把阿满给叫出来问问。

可说也奇怪,捏着满字金箔,却怎么也喊不出阿满来。

程星河一皱眉头:“怎么回事,七星你现在魅力不行了,前妻也离你而去了?”

不可能啊,寄身符还在这呢——我瞬间就想起来了,上次叫灰百仓,也有一次没叫出来。

灰百仓不来,是因为我身边有八尾猫,难道……这个地方,有什么东西,是连阿满都忌惮的?

那股子不祥的预感,越来越强了。

算了,来之前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走的地方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。

模模糊糊睡着了,我忽然就感觉出来,有个人在摸我。

我以为是程星河,没客气的就把那个胳膊给扒开了。

可那个胳膊像是不死心,跟个蛇一样,就往我身上缠。

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我抓住这个胳膊正想发飙,忽然就觉得这个胳膊怎么冰凉冰凉的,就好像——死人的胳膊一样。

我猛地睁开眼睛,却发现身上并没有什么胳膊,再一转头,脑壳顿时就是一炸——程星河离着我八竿子远,按理说根本不可能摸到了我身上。

我做梦了?

与此同时,我听到了一阵喊声。

“罗贵民!回家吃饭!罗贵民!回家吃饭!”

那个调子凄凉又悠长,在一片暗夜里,说不出的让人?得慌。

我瞬间就睁开了眼睛。

这是……叫魂的?

而那个声音,清清楚楚的,还响在了耳畔。

我立马坐起来,看见一群人正在这个死人路上,对着我们就走了过来。

“吃啥?”程星河也睁开了眼睛,一咕噜坐了起来。

打眼一看,是一帮年轻人。

那帮年轻人见了我们,顿时跟看见了亲人一样,踢踢踏踏的就跑了过来:“你们也是驴友?”

一问之下,原来他们是一个大学户外社团,有十二个人,那个叫罗贵民的就是其中一个成员,他们这一阵来到了大凤凰山想展开户外活动,可被告知山路坏了,那个叫罗贵民的户外经验很丰富,就自告奋勇上这个死人路上来探探路。

可他这么一来,就一直也没回去。

这些社团的朋友们挺担心,就不顾当地人阻拦,十一个人一起都上来死人路找罗贵民,结果也遇上了鬼打墙,有一个比较迷信的,说可能是罗贵民出事儿了,显灵想让他们找他,所以就一边喊魂一边找。

其中几个女生胆子本来就小,遇上鬼打墙哭的眼睛都跟桃儿似得,一看这里还有其他人,瞬间倒是放心了很多。

他们跟我们年轻相仿,挺自来熟的就跟我们一起坐下了,正在这个时候,忽然有个人来了一句:“张八呢?”

他们顿时一愣,都回头找。

结果现在,人头就剩下十个了——又少了一个人。

这下,那十个人的脸色一下全变了。

这时,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就从我们身后响了起来:“鬼打墙……你们这些外道人知道什么,这根本不是鬼打墙,是山魅作祟。”

是小黑无常的声音。

山魅?卧槽,我也听说过这种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