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64章 凌波之礼

他盯着我,捏着自己的那个碗:“够了。”

最后的修庙结缘钱,是我给他的。

川姑娘最后一次出来的时候,他抱着那些钱也赶来了,可亲眼看到,川姑娘被我直接劈开。

打碎了他最后的一个梦。

耳边一阵抽鼻子的声音——乌鸡背着人在擤鼻涕,白藿香和杜蘅芷的眼圈都给红了。

我点了点头:“所以,咱们扯平了。”

程星河一愣:“扯平?这又是哪一出?”

在红绸子里动手脚的,也是他。

无极尸的血和水鬼头发,对一般人来说确实凤毛麟角,可对他不一样,他活了这么长时间,什么东西收集不到?

他恨我劈开了川姑娘,这是要对我报仇。

不过,看他后来还是把程星河他们给带来,估摸着,是良心发现了吧。

戴帽子的没吭声,表情也有些不安:“你没做错,是我做错了。”

他看向了那些水族。

他自己毕生得不到团圆,大概,也不忍心那些水族妻离子散。

一抬头,那些水族,都在对我们低头行礼。

阖家团圆,欢欣喜悦。

我抬手摸了摸真龙骨——看来,又是一个大功德。

程星河回头看向了那个大瓮:“那这个罪魁祸首,应该怎么办?”

这个罪魁祸首,也正是我们这次来的目的。

我答道:“拉到了岸上去,咱们去找夏卷毛。”

夏明远之前已经被金毛给带上去了,跟程星河他们走岔了。

他那个老迈的身体,也不知道怎么样了。

上了岸,夏明远正在路边踱步,身体佝偻着,俨然像是个退休老头儿。

杜蘅芷和乌鸡看到了他,一下都给愣住了:“这是……”

夏明远看见了我们,浑浊的眼睛也终于有了神采:“你们可算是上来了——一上来人都没了,我还以为沧海桑田,过了几十年了!”

一听了这话,她们俩这才确定,这就是夏明远。

白藿香立刻去切夏明远的脉,眉头一下就皱起来了,接着抬起头看着我,摇摇头:“他的精气……”

我知道情况不好,立刻把大瓮给推过来了:“你看看,这东西说不定有法子治。”

说着,把上面的金罐子给取出来了。

这个时候,阳光已经升起老高了,这个季节正是天干物燥的时候,日头洒下来,我们就看见大瓮上面,出现了一股子白气。

低头一看,大瓮里面,蓄满了黑水。

里面有一个巨大的东西,不断的在颤。

我一脚把大瓮踢翻,跟着黑水一起流淌出来的,有好几个长长的肢条。

那几个肢条由肉色转化成了惨白,一见到了光,迅速就缩回到了罐子里。

我踹了罐子一下,罐子颤动了起来。

程星河眼睛一直:“好东西啊——这刺身,没几张大钞吃不到,哎有芥末吗?我找凉粉大伯去问问,七星,你用斩须刀切,越薄越好!”

那东西抖的更厉害了,还死死扒着大瓮不肯出来,我一把抓住,往外一拖,一个硕大的章鱼出现在了我们面前。

这个大章鱼的背后,赫然出现了一个极大的烙印。

跟小鱼孩儿给我们画的差不离——一个圆圈之内,盘错的五爪龙。

程星河一眼认出来,看了我一眼:“造孽哟。”

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。

我说道:“你也别装了,不想死,把我朋友给治好了。”

那东西简直有些楚楚可怜:“我也是……”

“快点。”

我捏住了手里的那个杯盏:“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那东西瑟缩了一下,而白藿香一把提起它,跟程星河一歪头——示意把夏明远给拉过来。

程星河立马照做,白藿香一把小刀出手,就把那东西割开,一股子墨汁倏然炸出,跟石油管道破裂一样全溅在了夏明远身上。

夏明远被喷成了一个黑人。

满头白发也被瞬间染黑,剧烈的咳嗽了起来。

咳嗽的差不多了,白藿香把什么东西揉碎了放进了一桶水里,奔着夏明远身上一泼,夏明远身上的墨汁被冲下去了之后,聚类的咳嗽了起来。

但我们都看出来了——他的皮肤重新饱满结实,头发也重新黑了起来,俨然恢复成了原来的样子。

他一抬手,也反应过来了,愣了一下,转脸握住了白藿香的手:“你怕不怕麻烦?”

白藿香一皱眉,这什么风牛马不相及的话。

乌鸡立马挡在了白藿香前面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夏明远真诚的说道:“不怕的话,那就麻烦你跟我在一起吧。”

我把他拽开:“她怕。”

显然卷毛是好了,骚话又开始出场了。

身边一阵抽泣的声音,一转脸,好么,是那个大章鱼哭上了。

对它来说,那些墨汁,怕就是精元所在。

金毛似乎是觉得有意思,跑过去用爪子踩了几下,这一下,还踩出来了什么东西。

金灿灿的,像是个小钥匙。

程星河眼尖,早就拿出来了:“这什么?”

原来跟蚌壳会把进入体内的异物磨合成珍珠一样,这三水仙官也会把异物存储到了墨囊里。

那东西,怕是在海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给吸进去的。

程星河一把捏过去,上去就是一口:“真金!”

可那一瞬,我忽然就觉得,这个钥匙似乎有些眼熟。

我看见过——我什么时候看见过!

真龙骨猛然剧痛了起来,这个钥匙,能开一扇门。

一扇轻盈,却无坚不摧的门。

那个门上,镂刻着一个圆形的纹路——跟大章鱼身上的,几乎一模一样。

五爪团龙纹。

我不确定,但我就是有那种直觉。

那是琼星阁的门。

可琼星阁的门钥匙,和其中的一部分东西,怎么会被大海给吞噬,卷到了这个地方来?

又机缘巧合,落到了我手里。

这像是一种奇妙的吸引力——就好像磁石经过的地方,铁屑不管藏匿在哪里,都会自己出现一样。

这曾经,是我的东西……

一只胳膊,放在了我肩膀上。

青鸾。

他示意我去看菩萨川的水面。

一瞬间,水面上波光粼粼,反射出来了斑斓的色彩。

水面下,是数不清的水族。

那些水族浮到了水面,在注视着我们。

那些小鱼孩儿浑身抖擞——终于成了一条一条的美丽的大鱼。

这些年,他们一直长不大,估计也都是被三水仙官给压制的。

他们终于能去看大江大河了,我为它们高兴。

“那是——什么东西?”

这个时候,本地人也都给凑过来了。

这是哪个人也没见过的奇景,他们全看愣了。

“呼”的一声,数不清的鱼凌空而上,划出了极为漂亮的弧线,一瞬间水滴飞溅,蔚为壮观。

青鸾缓缓说道:“这是——凌波礼,表达它们对你,最高的敬意。”

本地人一听,全看向了我。

我抬手跟它们作别,数不清的鱼重新落回到了水面,奔着入海口奔腾而去,像是一道谁也阻挡不了的洪流。

这一道洪流一消失,菩萨川变了样。

跟酒糟鼻子说的一样,再也不是那个奔腾怒吼的样子,现如今,平静如镜。

本地人看愣了,盯着我,喃喃的说道:“活神仙——真是活神仙?”

那不敢当。

我要是神仙,好多事情,就好解决了。

凉粉大伯第一个就要拜我:“活神仙,是你从川姑娘手里救了我们……”

后面的一听,哗啦啦就拜了下来。

是啊,菩萨川作乱这么多年,被平息,竟然只是一夕之间。

我拦住了凉粉大伯:“真正救你们的,不光是我,还有别人。”

我回过头,看向了那个戴帽子的。

他转身,已经要走了——故意避开了这些本地人的礼让。

我拽住了他:“你想做的事情,都可以去做了。”

他一愣,看向了那个小庙。

那个小庙,才是他的心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