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67章 不化巨骨

三水仙官一听我的意思,吓的浑身几乎抽搐了起来,几乎条件反射就想回到了菩萨川躲起来。

可它回不去了——它想起来,一来,它身上还有景朝国君刻下的黥烙,回去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。

二来,程星河的脚,已经踩在了它一条长腿上,手里还捧着个芥末碗,正在调料汁。

我记不清,那是那天它第几次发出了哨子一样的哭声。

一个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三水仙官,现在成了这个卑劣的样子,让人十分唏嘘,不过,想来它本来就是个卑劣的东西,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。

很多人一辈子总能交到几次大运,可惜往往意识不到,终究还是会让大运溜走,跟这个大章鱼一样。

它终究还是答应带着我们到通天岭去,本来还想讨价还价,话到嘴边被调料碗给吓回去了。

凉粉大伯听说我们要上对岸,都露出了忧心忡忡的样子:“那个地方,还没有人去过,都说不吉利。”

“早习惯了,”程星河摆了摆手:“要说吉利,蟠桃大会倒是吉利,可惜也没人请我们去啊!”

凉粉大伯他们一看劝不出什么,就张罗着给我们找了个船。

说是船,其实是不知道多少年的木筏,菩萨川闹腾了这么多年,这木筏也就闲置了这么多年,好在勉强还能用。

大章鱼带着我们下了水,波纹一荡,开船了。

不得不说,菩萨川不闹腾的时候,景色还是非常好的,天明水净,四下里一派深秋的景色,上游顺流而下,飘来了密密麻麻一层金色桂花。

但很快,我们就发现,前面一片水域是黑色的。

哪怕桂花花瓣,都不肯往那边流。

“底下有东西。”

苏寻蹲在了船头,留心观察前面的水域。

乌鸡立马挡在了白藿香面前:“白医生,你放心……”

可白藿香转脸就看向了我:“李北斗,你小心点。”

乌鸡的手僵在了原地。

夏明远往前跨了一步,皱起了眉头:“是灵物。”

我也看出来了。

有什么东西,看守着这个地方。

黑水下面,夹杂着一层青气。

乌鸡吸了口气,忽然就跑苏寻那去了。

程星河一愣:“你干什么?”

乌鸡把袖子撸起来:“往底下戳了两下的,肯定是我爷爷,我得了我爷爷真传,肯定能把这东西给搞定。”

很明显,乌鸡一在白藿香面前,总要展露一下三岁一样的表现欲。

我看向了那个山峦。

那个山峦,是个九个小山峦,众星捧月,围绕着一个大山峦。

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七星,这东西是不是有什么说头?”

“这地方有人动了手脚,牢不可破,从这里进去可不容易。”我指着那个山峦说道:“这叫一牛九锁。”

一头牛身上挂九个锁,就是说明这地方门户紧闭,设下了许多机关,要想从这地方通过,困难重重。

程星河啧了一声,把腰上缠着的凤凰毛抽出来:“又要去踢铁板啦。”

能让十二天阶全体过来的,自然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。

杜蘅芷也靠了过去,拿出了一个东西:“你们先退开,我看看。”

她手里有一个小黄鸭。

程星河一回头:“好家伙,这是要泡澡还是怎么着……”但看清楚了,他的二郎眼骤然一亮:“这是黄金鸭?”

还杜蘅芷嫣然一笑:“识货。”

黄金鸭是西川一种特产,别看模样人畜无害,但是十分凶残,一张扁嘴能戳破鳄龟的壳,而且这东西十分敏锐,训练好了,能帮人探查水底下的情况,号称水下猎犬。

不过这东西只肯在风平浪静的时候下水,之前菩萨川被大章鱼弄的波涛汹涌,之前也就没派上用场。

这小黄鸭往下一沉,犹如一道黄色的闪电。

我们屏气凝神盯着,盼着这家伙能有所作为,可它下去没多长时间,敏捷的就翻上了筏子。

杜蘅芷一皱眉头:“这是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往后退!”

说着,就把斩须刀抽出来了。

水底下,有个东西,跟着黄金鸭就过来了!

那是一道白色的东西,很长。

那个速度,那个力量——难怪能绞碎水蛟龙!

斩须刀出手,奔着那东西就削了过去。

“当”的一声,斩须刀对着那个玩意儿就撞出了一道金石之声。

我一皱眉头,这斩须刀哪怕削龙鳞,都是干脆利落,这白色东西什么来历,硬的能跟斩须刀撞?

这东西,估计在地上,没什么敌手。

不过,它倒霉就倒霉在,撞到了斩须刀上。

“咔”的一声,虽然费力,可那个白色的东西还是被斩须刀削断,当的一下落了下来,我立马要乘胜追击,看看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,可就在这个时候,整个筏子猛然一颤,斩须刀跟那个东西错开毫厘,那东西抓住了这个机会,就沉到了水里。

就差一点——显然在前面拉着木筏的大章鱼也吓的不轻。

程星河看出来,对大章鱼破口大骂,可大章鱼一言语不敢出。

那个白色的东西,落在了筏子上,我们看清楚了,全皱起了眉头。

那是一节巨大的骨头。

青气耀眼。

程星河拿在了手里,就皱起了眉头:“这是——不化骨?”

没错,不过,显然比一般不化骨要坚硬许多,敲上去怆琅一声。

“原来是个死行尸。”乌鸡立马把袖子撸的更高了几分:“哎,怎么没把你们哑巴兰带来?他不是武先生吗?”

“哑巴兰怕是要被招成了上门女婿了。”程星河答道:“你别惦记他了,先关心关心这个玩意儿吧!这玩意儿的大腿都被七星削下来了,看来也没什么花样了……”

“这不是腿骨。”

白藿香开了口。

我们一愣,这大小粗细,是有腿骨的规模,不是腿骨是什么?

但仔细一看这个形状,我心里也倏然一沉。

“这是——指骨。”

大家全不吭声了。

能有正常人腿骨那么大的指骨。

那个不化骨——会有多大?

是个上古巨人?

麻烦了……

就跟呼应我心里那个不祥的预感一样,脚底下“哗啦”一声,木筏全部炸开!

那个东西被我削断了骨头,恼羞成怒,但极为聪明,知道出水危险,直接就要掀翻我们的筏子!

之前宽帽子带来的水灵芝就那么一点,已经被用完了,再下水遇上那个玩意儿,大家都得倒霉。

我当机立断,一把抓住了一个比较大的木板,几个人反应都很快,重新聚在一起,大章鱼翻身就要跑,被程星河一脚勾回来了:“你上哪儿去?”

大章鱼跑也跑不了,简直是欲哭无泪,下一秒,水里一股极大的力量暴起,对着我们就拍了下来,我反手斩须刀劈过去:“大章鱼,带他们先过去!”

“不行!”

白藿香回头就要抓我,但我已经一刀对着大章鱼劈过去了。

大章鱼没想到我竟然对友军开刀,吓的浑身蜷缩,没有办法,瞬间就从这地方弹开,奔着对岸就冲,飞鱼一样,在大骨头的水域上凌空而过,还真落在了岸上,把附在它身上的程星河他们几个全带过去了。

真是恐惧激发潜能。

与此同时,一股子巨大的白色骨头对着我就抓了过来。

果然——是一直巨大的骷髅手!

斩须刀劈出,那只手锵然被斩断,接着迅速沉下,可瞬间,水下似乎有了一个极大的吸力,那东西要把我给拽下去。

这么凶猛的东西,何有深是怎么凭着一只手杖,就治理的服服帖贴?

这就是,我们跟天阶的差距?

如果这就是真龙穴,那跟我们之前去的地方,差的都太远了。

难怪,老头儿说真龙骨没长全,就绝对不能上这里来!

这一瞬,水下暗流涌动,我知道那个白色大骨头要再次出现了,于是提前做好准备,就在大骨头要伸出来的瞬间,踩在大骨头上,借力以自己最大的力量,翻身扑到了岸边。

程星河一把接住了我,心有余悸的回头看向了那片水域,又摸了摸大章鱼:“你看,我就说嘛,不逼自己一把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多优秀。”

估计大章鱼心说我不想优秀,就想活着。

那个白色的骨头已经消失了,可看得出来,肯定蛰伏在水下,随时准备给我们来一下。

一抬头,跟大章鱼说的一样——青藤密布的山岩上,刻的全是龙纹。

十二天阶,来的就是这里?

那些龙纹能看出来,是许多的龙,团绕在一起,簇拥着一条五爪金龙。

额头一阵剧痛,是真龙骨在继续生长——眼熟,这地方眼熟!

我肯定来过。

那股子剧痛缓过去,我就听见身后的水域,又是一阵异响。

显然,是那个大骨头潜伏在岸边,随时想给我们来一下。

得赶紧上安全的地方去。

他们几个立刻对着里面冲,我也跟过去了,这一瞬间,我却停在了他们身后。

不是我不想走,是——过不去!

就好像,有什么无形的东西,唯独拦住了我。

程星河回过头:“七星,你等雷劈呢?”

可他话没说完,眼神忽然变了:“你的脸……”

白藿香他们回头,看到了我之后,全愣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