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9 16:05:37

最新章节: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:“抓住了!”可这一瞬,我肩膀一抬:“小绿!”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,张开了大嘴。老爷子和小姑娘,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,也微微一愣。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张开嘴,这一瞬间,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,以极快的速度,唰的一下,就从祖孙俩身上,落在了小绿口中。老爷子和小姑

第1771章 头顶斑秃

怎么回事儿,这地方长毛的这么剽悍?

不过这地方是个旧货市场,有些货物来源不干净,难免会吸引来怪东西。

白藿香拉了我一下,眼睛亮晶晶的:“这个好看吗?”

吹糖人的吹出了一对小鸳鸯。

连羽毛都能分辨出来,别提多精致了。

我注意力也被糖人给吸引了,那东西既然跑了,我也就懒得计较,不过后来才知道,跟那玩意儿竟然还有一段小缘分。

白藿香拿着糖人爱不释手,那卖糖人的显然是这里的老商户,我付完钱就问了问:“请问这边有没有一个叫万盆仙的?”

那卖糖人的一愣:“万盆仙?没听说过啊?卖什么的?”

这一下把我给问住了,我还真不知道。

卖糖人的让我再找别人问问,这会儿程星河打完电话回来了:“老亓说他正好在龙凤桥吃酱骨头呢,咱们找他去。”

老亓的消息是最灵通的,问他也省事儿。

龙凤桥的酱骨头很出名,你一从桥边过,香气能传老远,据说这个厨师祖上是在御膳房干活的,天下大乱的时候出了紫禁城,秘密把宫廷酱骨头的方子带了出来,酱骨头做的焦香酥软,上到没牙的老头,下到没牙的小孩儿,就没有不爱吃的。

不过这家酱骨头也怪,传女不传男,一直是老板娘经营,诨号太后酱骨头。

到了酱骨头店里,排队排除好几十米,老亓占了个包间,远远给我们招手,寒暄了几句,老亓压低了声音:“我正要找你,没想到你倒是来找我了。”

我来了兴趣:“有什么好事儿?”

老亓啧了一声:“你想的倒是挺美——我可听说,最近有大妖孽似乎跟上你了。”

又是跟上我了。

程星河瞄准了最大的酱骨头就要抢:“妖孽?灵魁怎么样,还不是让七星整治的服服帖帖的,你这个妖孽要是没什么本事,趁早别提前提溜出来现眼。”

“那怎么是现眼呢!”老亓急忙说道:“那东西怕是来头挺大,是昆仑山来的。”

我正要把程星河那块骨头抢过来呢,一听这话,跟程星河俩人的筷子都停住了:“昆仑山?”

这昆仑山是最出名的龙脉仙山,简直是八方灵物朝圣的地方,这里来的妖孽,血统高贵,那跟仙的地位也差不离。

“那东西不知道图你个什么,总之不可不防。”

程星河接口:“图他岁数大,图他不洗澡。”

你大爷才不洗澡呢。

不过跟我有仇的不少,尤其是在打败了江辰之后,他以前有盘根错节的势力,这一倒台,不知道多少要找我报仇的,上次的易紫不就是个例子吗?

我点了点头说记住了,就开始问万盆仙的正事儿。

只要能顺利的长出真龙骨,那其他的都是小事儿。

老亓咽下一口骨头汤,皱起看眉头:“什么万盆仙?没听说过啊!”

我一愣,连老亓也没听说过?

程星河也抬起了头,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老亓身为崇庆堂少东家,是在这片地盘的旧货市场摸爬滚打长大的,他都不知道,怕就没人知道了。

老亓连忙就问:“你们打听清楚了,就在这?”

“肯定打听清楚了,”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你跟本地灵物有奸情——不,交情,也不能扫问扫问?”

老亓摇头,指着这一溜的商户:“从第一家到第三百八十五家,别说商户了,这些商户的外甥在哪儿念书,侄女找了什么地方的男朋友我都知道,可真不知道有什么万盆仙。你们是从哪儿听来的这个名字?”

程星河咽下了酱骨头,皱起眉头:“难不成搬走了?”

“前二十年在这干过的,我都心里有谱,”老亓斩钉截铁:“这地方,就没有一个叫万盆仙的。”

程星河跟我一对眼,我们俩全明白了。

千眼玄武是不可能骗我们的,草率了,八成万盆仙现在改名换姓了!

真要是改名换姓,我们又不认识他,上哪儿找他去?

白藿香也看了我一眼,显然有些担心。

程星河立马说道:“要不,你做个预知梦?”

我一寻思也是,正要闭眼,可这个时候,一个服务员来上菜,一见这服务员,我忽然就反应过来了。

程星河推了我一下:“你睡不着?要不我给你买点安定。”

犯不上,我看向了老亓:“这地方,秃顶的多吗?”

老亓没想到我忽然问这种事儿,愣了一下:“不少——第五十八户,第七十九户……一共十四个。”

“你领我上秃顶那几家看看去。”

老亓和程星河都莫名其妙,程星河瞅着我:“你去推销霸王还是怎么着?”

“来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走了几家,都是秃顶——有的秃的厉害,有的不太严重,但都不是我要找的。

唯独到了一家卖瓷器的,我一笑:“找到了。”

这个店的店主,一头乌黑的头发,唯独颅顶中间,有一小块是秃的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鬼剃头?不像啊。”

鬼剃头的人招阴,可这个人阳气十足。

白藿香也摇摇头:“这不是鬼剃头,这是自己剃的。”

程星河一愣:“自己剃成这样?他和审美不太对劲。”

不是为了审美。

唯独老亓瞪大眼睛:“他——是个仙?”

这个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,身材矮胖,正拿着个鸡毛掸子小心翼翼的扫瓷器上的积灰。

这会儿真好有个小流氓模样的黄毛进来了,流里流气摸了摸瓶子:“喲,你这假的吧?”

斑秃立马说道:“如假包换!”

“我来买东西,图过后还得换?”黄毛声音一厉:“我看你这就是假的,哎,大家看看啊,这家卖假货,傻逼才在这买东西呢……”

那是辫子朝的天地一水青,釉面光滑颜色绝美,不是假的。

这黄毛摆明是来找茬讹钱的。

一个在里面挑瓷器的小年轻看不过去了,仗义执言:“你怎么说话呢?”

可这个中年男人非但没有辩解,反而挡着小年轻,直接给黄毛塞了一把钱:“这位爷抬抬手,让我一马,我谢谢您了。”

这把小年轻气的抬脚就走了,怒其不幸恨其不争。

这皇城根的商户,基本没有这么好欺负的——天天让人勒索,日子怎么过?

而其他几个铺子的人看见了,也没多说,一个个熟视无睹的,显然这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——这个地方的人全抱团,按理说不会看着街坊受委屈,看来这斑秃人缘不怎么样。

黄毛得意的拿钱在斑秃脸上拍了拍,趾高气扬就走了:“怂货,天生挨宰的命。”

斑秃非但没生气,还送出去好几步,蹑手蹑脚陪着小心。

难怪老亓那么意外呢。

谁能想到,一个“仙”这么让人欺负也不还口?

我一抬头,看见铺面的名字上写着“九斛轩”。

斑秃小心翼翼的往里走,那姿势,活像一个谨小慎微的松鼠。

原来,这个九斛轩掌柜大号胡小平,常年在这开铺子,不过这个人很怪,从来不跟人交往,周围邻居想跟他搭话,他一概不理,约他喝酒吃饭,一概不去,有邻居遇上麻烦,他第一个把防盗门拉下来,你要跟他说话,他躲躲闪闪,也不怎么搭理人,似乎最怕跟人交往。

既不帮人,也不承情,是个能躲就躲,万事不粘的人。

所以人缘不怎么行,周围也不勉强,没有跟他说话的,他这生意也平淡,不知道怎么支撑了这么多年。

程星河仔细看了看:“七星,不会找错了吧?”

“不会,”我答道:“一看他的头顶就确定了,肯定是他——你还记得吧,千眼玄武说过,万盆仙有个本事。”

能元神出窍。

程星河盯着那个斑秃,恍然大悟:“难怪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