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74章 苍龙回头

与此同时,墙角边一阵轻响,像是有什么东西轻捷的从排水道那溜过去,被这个声音一引,斑秃扬手,那个位置的砖石瓦砾轰然炸开。

好强的力道。

那个力道奔着那个活物追出去了一米多远,墙边有一棵虬结的麒麟榕,眼看那个力道是刹不住的,麒麟榕肯定要被打一个粉碎,可没想到,那一道气竟然以不可思议的控制力,极其精准的避开,继续躲过之后的小曲杨,展叶芋,一丝一毫,都没伤到!

我顿时屏住了呼吸,能把气化无形为有形,我现在也能做到,可是,绝不可能用的还这么出神入化,这个人,恐怕能力在公孙统之上。

难怪,有资格被人称为“仙”。

很快,那股气一抬,我们就听到了一个声音——那个窜进来的东西,被打中了。

那东西跟一块破布一样,跌在了排水沟里,“扑”的一声响。

“我不杀生,”斑秃的声音想起来,跟白天的唯唯诺诺,刚才的絮絮叨叨截然不同,这个声音,又冷又硬,杀伐决断:“可不代表,你能动我的东西。”

“喲。”一个尖细妩媚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要是我非得动呢?”

我一皱眉头,这声音,竟然有几分耳熟。

对,跟祸国妖妃十分相似。

风情万种,入耳骨酥,可她绝对不是祸国妖妃,恐怕比祸国妖妃,还差几分火候。

“那我就打烂了你的膝骨,”斑秃缓缓说道:“让再也爬不过这里的墙。”

“你这么讲,人家可有点害怕。”那个声音丝毫听不出受伤的痛苦,更听不出一丝畏惧,反而倒是有几分挑衅:“你一天不给我复生木,我就一天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我和程星河在水母皮下一对眼,复生木?

这是什么玩意儿?

可月光下,斑秃的表情瞬间一片死白:“你到底从哪儿知道我有这个东西的?”

“我不光知道你有,我还知道,屠神使者也在找那个东西,”那个妩媚的声音更加有恃无恐了:“现如今,那个叫李北斗的也来了,嘻嘻嘻,你的麻烦,一个接一个——恐怕,你是熬不过这一关了。”

屠神使者,也跟这件事儿有关系?

斑秃吸了口气,冷笑:“谁要,我就等着谁……哎呀,五姑婆,你可莫要害怕,”

他说着话,忽然弯腰,面对着一盆吕宋杜鹃,仔仔细细的在叶片上摩挲,捏走了几个小虫子:“管是什么东西,我都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。”

他面对盆景的表情,只能用四个字形容。

走火入魔。

那个声音很像祸国妖妃的似乎也被他那个神色给震慑住了,妖媚的声音也有了几分不自然:“我们家先生,可很快就要回来了,你藏不住了。”

斑秃转过脸,刚要冷笑,可这一瞬,我一下就注意到了,南墙根上,闪过了一道青气。

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不知道哪个盆被摔碎了!

斑秃勃然大怒,对着那个位置就冲过去了:“八叔公,八叔公……”

斑秃对自己的打扮是毫不在意的,甚至有些乱七八糟,我们白天还看到他穿了两只颜色各异的袜子,可这地方的盆栽整整齐齐,应该是按着花色种类大小摆出来的,他对自己不上心,可对盆栽极为熟稔,比一般人娇小的脚精准的踩在空隙之中,连一枚叶片都没碰到,直接冲到了盆栽被打碎的位置上。

我们听见,排水沟的位置上,响起了一声轻笑。

我和程星河都闹明白了——刚才那个被打到了排水沟的东西,是故意声东击西,靠着自己做诱饵吸引了斑秃,却让同伴趁机在后面偷袭。

是为了盗取所谓的“复生木”?

之前斑秃才利用酱骨头老板娘这么做,报应这么快就到了。

月光下,我看到排水沟的位置,猫着一个体型比猫略大的长毛的,眼睛狡黠的眯起,反射了月光。

我有种直觉,那双眼睛,很像是狐狸一族的眼睛。

程星河踢了我一下,意思是让我不要走神,我看到斑秃冲过去,抱起了两片碎瓷片。

可碎瓷片里只有露出一盆有空洞的土壤,原本生在里面的植物,已经不翼而飞。

斑秃的背影,浑身发颤。

他猛然回头。

“唰”的一声响,附近的叶片一起颤动了起来,斑秃有了杀气。

“我只是不想跟你们打交道,我只想躲在这里……”他喃喃的说道:“我做错了什么?”

排水沟里的那个狡黠的东西已经翻身起来了,缓缓说道:“这是你的报应——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?你做那件事儿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个极其强大的气息奔着那个声音妖媚的东西就过去了,那东西轻轻一笑,有些嘲讽的意味,翻身躲过,趁势扑上了围墙,响瓦哗啦啦一阵脆响,那东西的身影翻过屋脊,逆着月光消失了,只留下了一句话:“你活该!倒霉的事情,还在后面哩!顺便告诉你……”

那东西一声轻笑:“上你这里来的,可不光我们——还有你害怕的人。”

果然,那东西一早觉察出了我们的存在,拉了我们来顶雷!

这话一出口,斑秃的身影猛然凝滞住,转脸对着院子扫视了过来。

一瞬间,那视线正跟我们对上。

我心头一震,好在他没透过水母皮看向我们,只是喃喃的说道:“都是贼——来的都是贼……要偷我的宝贝……”

这声音,充满了憎恨和怨念,让人毛骨悚然。

可很快,他的声音忽然变得悲凉:“报应来了……”

果然,他干过什么心虚的事儿?

而他而已不追那个狡黠的东西了,坐在了了盆栽之中的空隙里,盘起来腿,打坐。

月光打在了他头顶上,我们看到,斑秃的位置上,出现了一抹极其耀眼的仙灵气。

他想要元神出窍?

是了,一定是要追那个丢了的盆栽。

我还想细看呢,可这一瞬,不知道为什么,耳鼓一震,那种久违的,嗜血的感觉又出现了。

现在的真龙骨,压不住狐狸尾巴了。

想撕裂,想屠戮……

一双手死死抓住了我的手。

程狗。

他显然也看出来了,一歪下巴,意思是赶紧走。

接着,他拽住了我胳膊,就从围墙边缘,尽量小声的溜出去了。

到了墙根儿,我们俩把水母皮掀开,我把莲花蕊灌进去,长长出了口气。

他回头看了围墙一眼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得赶紧让那个斑秃帮你长骨头。”

是啊,不然,真不知道,我会干出什么事儿来。

接着,他用肩膀撞了我一下:“你说那家伙干过什么亏心事儿?”

“说不准,看他的样子,报应马上就到。”我答道:“到时候,咱们出来搞个人情,不怕他不帮忙。”

程星河一乐,表情跟刚才那个狐族一样狡黠:“行,咱们回家等着去。”

我觉得出来了:“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什么事儿了?”

程星河咧嘴一笑:“秘密——一个小小催化剂。”

一边走,他看见了路边停车石球上挂着铁链子,上去就跳起了皮筋:“马兰开花二十一,二八二五六,二八二五七……”

好么,除了正事儿,他什么都拿手。

不过,这货虽然不靠谱,看他总有一种能耐,跟他在一起,不知不觉就被他那个无忧无虑的态度感染到,似乎世界上就没什么难事儿。

“你为什么老能这么开心?”

“能活着,还不开心?”他笑眯眯的说道:“先回去睡一觉,磨刀不误砍柴工,读完初中再打工。”

“你这些骚话都跟哪儿批发来的?”

他一边沿着马路牙子跳皮筋一边回答道:“小时候发现的——有时候眼看着要挨打了,把打人的逗乐了,能少挨几下。”

我心里猛然一震。

谁也不知道,他之前吃了多少苦。

一到了老亓的铺子,白藿香还没睡,看见我们回来了,这才像是放了心。

程星河一乐:“正气水,你熬这么晚,怕七星被人煮了还是怎么着?”

白藿香两眼一立:“我睡不着犯法?”

说着转身要走,可一瞬回过头,狐疑的看着程星河:“你怀里是什么?”

程星河眼睛一瞪:“好么,这火眼金睛会传染还是怎么着?”

他把T恤掀开,我就看见,他顺手牵羊,竟然抱来了一个盆栽。

我一愣,这个盆栽,正是被斑秃称为了小郎的苍龙回头松。

“这不是你说的吗?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?”他对上了我的眼神,振振有词:“咱把他儿子给研究透了,等着他来寻亲就行了。”

说着把盆栽放在了灯下面,仔细研究了起来:“哎,你说这盆栽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,把他迷的神魂颠倒的?”

我也就着灯观察了起来,苍龙回头松其实并不少见,商店街也有卖的,最便宜的八十块钱就能来一小盆。

这是趁着松树小,用藤条箍出来的形状,越像龙越值钱。

不过这一盆头有须,尾有鳞,是个难得的上品。

简直栩栩如生,是一条回头的龙。

但是仔细一看,我就看出来了——这个苍龙回头松的树根下,有一股子黑色的秽气。

奇怪,这东西怎么来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