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76章 拜石菩萨

斑秃愣了半天,露出了十分不可思议的表情来:“你能卜算出来?”

我摆点了点头,说你也不用听懂,能记住就行,反正你能活着就别死,我还得指望你帮我长真龙骨呢。

斑秃踌躇了一下,看着我的眼神十分复杂。

显然,他本来觉得我是有备而来,这一次“绑架”一准是要为难他的,可没想到我不光没恶意勒索,反而还告诉他一句要紧话,倒是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。

半晌,他吸了口气,这才说道:“天底下,还真没有躲的掉的债。”

他终于算承认自己是万盆仙了。

我立马乘胜追击:“你心里明白就好,我早就跟你说过,你眼下会有麻烦,我不白求你帮忙,只要你肯帮我长真龙骨,我就把你这个性命之忧给解决了。”

程星河趁机敲边鼓:“那没错,你的一切痴迷,都建立在活着的基础上,你要是死了,那一切就全没了,是啊,你不怕死,可你那么些家里人要是流落到了其他人手里,没肥吃饿死,没水喝渴死,没人管,枝干折断,果子被狗啃……”

“别说了!”

斑秃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脑袋,跟听见鬼故事似的:“太吓人了……”

跟我们之前听他自白的一样,他并不怕死,唯独舍不得那满园的“亲戚”。

半晌,他像是下定了决心,才抬起头盯着我,说道:“你也知道,最近有人在找我的麻烦——刚才,它们把我一个要紧的东西给偷走了,你要是能帮我给找回来,我就告诉你真龙骨怎么长!”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:“复生木。”

斑秃浑身一颤,看着我们的眼神,更难以置信了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我还没说话,程星河抢先一步摆了摆手:“不用在意这些细节,你先告诉我们,那个复生木,是什么模样,干什么用的?”

斑秃犹豫了一下,这才嗫嚅着说道:“那是我老儿子……”

话刚说到了这里,我就听见后面“桄榔”一声。

老亓听见动静过来,手里的保温杯整个翻了,撒了一地枸杞菊花:“复生木?”

原来,复生木形如婴儿,跟传说之中的人参果一样,能让人起死回生。

懂行的有云,茯苓延年参益寿,灵芝能把死人救,加起来不如复生木,复生之木活千秋。

不过话都听过,复生木却从来没人见过。

传说只要复生木在手,人能长命百岁,灵物立地成仙。

难怪那两个灵物对这玩意儿趋之若鹜呢!

老亓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眼神都跟着热切;“你要是能找到那玩意儿,无论如何也得给我看看啊!传说中这东西灵通七窍,见一面都是机缘!”

斑秃的表情却有些不自然,像是根本舍不得把复生木给人看。

我和程星河一对眼,心照不宣——难怪深入简出的,合着是怕复生木被人给盯上。

这样的事情我们也算是见多了——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有些出了名的珍宝固然是好东西,可放在人身边,却迟早要招来祸患。

程星河更有兴趣了:“那这个东西,你从哪儿弄来的?”

老亓也凑了上来:“该不会,你能成仙,就是靠着那个复生木吧?”

斑秃眼神紧张了起来,满脑袋都是豆大的汗珠,差点没把脑袋给摇晃下来:“这跟你们,没关系。”

他好像很心虚。

我想起来,那几个来偷东西的狐族嘴里那句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”。

“那几个狐族是谁?”我问道:“上哪儿去了?”

“就是这一点难办。”他立刻说道:“这几个家伙不知道找到了什么皮,笼罩在身上,把气息掩盖的干干净净的,找是找不到,但是复生木的气息就在附近,一准走不远。”

带着这种东西,估摸着眼馋的少不了,走远了更危险。

我接着说道:“不光长真龙骨,还有一些事情,跟您请教。”

关于四相局。

斑秃一点没意外:“我开店,对顾客素来是有一说一,童叟无欺,放心吧。”

程星河忽然回过头,盯着斑秃:“说话可要算数,一手交木一手长骨,要是到时候闹幺蛾子……我们这些顾客,也不一定都是上帝,也有魔鬼。”

斑秃一听这话跟被冤枉了一样,举起两只比普通男人娇小的手就乱摇:“你们把我看成什么人了?”

“行。”我答道:“你也照顾好自己——记住了,别碰火腿。”

斑秃这才点了点头,盯着我,眼神有些复杂,像是忍不住了,才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:“你真不记得我了?”

我要记得就好了。

斑秃眼神一松,像是放了心,但很快把眼神给遮掩住了,抱紧了那个苍龙回头松,回身就匆匆忙忙往自己家跑过去了。

我立马叫住了他:“你等会儿——一会你出了这扇门,一定要露出很高兴的表情,念几声阿弥陀佛,等天亮起来,上龙凤桥石菩萨那跪拜磕头,烧纸焚香,祝祷几句,万幸万幸,声音大一点,一定要虔诚。还有,别人要问你出什么事儿了,你就说是来还愿的,记住了,一定要高兴。”

龙凤桥头有一个石菩萨,裙摆上都起了青苔,但是依然栩栩如生,附近的人时不时还会去烧香求保佑。

他一愣:“高兴?”

是啊,丢了东西,怎么会高兴的起来?再说了,拜菩萨又是什么意思?

我一笑:“说破了就不灵了。”

他皱起眉头想了半天,只好按着我说的回了自己的铺子,背影很像是恋家的田鼠。

这个囤积癖也像。

程星河抱着胳膊:“你说他积攒那么多盆栽干什么?草草木木,不都一样?”

“大概跟你积攒钱的缘故差不多吧。”我答道:“再说了,每一个盆栽都是活物,独一无二,世上没有两盆一模一样的。”

程星河坚决觉得其他东西都没法子跟钱相提并论,摆了摆手:“不说这个了,你说,斑秃一个能元神出窍的,都找不到那几个狐族,咱们上哪儿找去?”

我答道:“没事儿,你跟着我出去溜达溜达。”

有事情发生的地方,就一定会有蛛丝马迹。

天一大亮,我绕着龙凤桥四处看了看,街上很热闹,卖什么的都有,果然,跟斑秃说的一样,这地方有老木头的气息,有铁锈的气息,有冰糖葫芦的气息,可就是没有一丝狐族的气息。

程星河绕了一圈,吃了两盒章鱼丸,四串鱿鱼须,也没得出什么结论,回头就有些不耐烦了:“会不会已经跑了?”

说话间,我们已经到了龙凤桥头的位置。

这会儿好几个人在窃窃私语:“今儿太阳从西边出来了——胡小平今天出门槛啦,还拜菩萨呢!”

“昨天还有人说他搞歪门邪道,弄的几个铺子的老板都倒了霉,自己还有脸来烧香?不怕菩萨劈了他。”

“管劈人的也不是菩萨,那是雷公。”

昨天几个闹事儿的也看见斑秃了,围上来也想要说法,可这里的人不敢得罪菩萨,只把斑秃团团围住了,还有好些来看热闹的,瞬间把这里挤的水泄不通的。

我朝着四下里看了看,跟程星河一歪下巴:“找到了。”

程星河一愣:“你从哪儿找到的?”

“跟我来就行了。”

桥头就是太后酱骨头,不过今天歇业了,我上去敲了敲门,一开始没人回应,我扬起声音:“那我就自己进去了!”

话音未落,一个人开了门,小心翼翼的望着我:“您,有事儿?”

正是昨天陪着老板娘找我报信的那个男人。

我冲他一笑:“我过来找个东西。”

那人一愣:“什么?”

“复生木。”

那人的脸色,瞬间就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