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78章 杀父仇人

酱骨头老板娘脖子一梗,是想说,可被那个男人给拉住了,挡在了老板娘面前:“我们也说了——你,你把孩子还给我们吧!”

程星河已经把那个小孩儿给抱紧了:“那不行,把复生木交出来,我们七星能不能壮骨就靠着那玩意儿了。”

这一下,酱骨头老板娘和那个男人脸色都难看了下来,却是异口同声:“做不到。”

程星河拿出了刘备的架势,就要把孩子给摔下来:“我劝你们别逼我,我今天吃了点枪药!”

老板娘细长的眼睛瞬间就炸了一圈红,可她强忍着眼泪,梗着脖子就说道:“那也不行!”

说着,不自觉攥紧了拳头,咬住了牙:“你摔吧!”

那个男人却整个僵住了:“咱们好几百年,才得了个他……”

老板娘睫毛垂下,简直像是笼罩在眼睛上的一片云:“这是他的命。”

狐族是出了名的护崽,要是人动了它们的孩子,它们舍命,也要跟人拼个你死我活。

他们的事儿,比孩子的命还重要?

程星河我是太了解了,叫唤的狗子不咬人,你从他手里抢过去摔,他都不可能让你得逞,更别说自己摔了,他这虚张声势整的很尴尬,我立马说道:“你们找复生木,是为了九尾狐?”

这话一出口,老板娘和男人都给愣住了:“你——你怎么知道?”

“这说来话长,”我立马问道:“你跟我说说,九尾狐现在怎么样了?”

老板娘犹豫了一下,上下扫了我一眼,有些戒备:“你跟我们那位,有什么关系?”

我一下被问住了,什么关系?

硬要说的话:“我欠她个人情。”

她的尾巴,好几次救过我的命。

老板娘却是满眼戒备:“你才几岁,能得到它老人家的人情?”

摆明了,她认定我是在骗她。

“你爱信不信。”我环顾四周:“你们在这开什么酱骨头,就是为了找万盆仙搞那个复生木吧?处心积虑这么久,也是为了复生木?”

别说,酱骨头的荤腥味道,能很好的掩盖他们身上的气息。

“那一位,冤枉!”老板娘厉声说道:“当年,我们在它老人家的护佑下,谁也不敢动我们一分一毫,对我们恩重如山。可自从它老人家被贬谪下界,被关在地下,我们也饱受欺凌,无立足之地,这些年,多少屈辱?无论如何,我们也要把他老人家救出来,重振我们这一族的声威!”

说着,她声音一梗:“全族的大事儿,都落在了我们肩膀上——区区一个小娃儿,有什么要紧的!”

话是这么说,可这最后半句,她是吼出来的。

为了家国大义,她是要把自己的孩子给牺牲了。

我心里一震。

简直,是英雄的作风。

白藿香最看重妇女小孩儿的权益,看向了程星河,就给他来了一下。

“咱们没有必要非闹的这么僵。”程星河不知不觉,已经把那小孩儿抱好了,声音也软了几分:“没有这个必要——不过,我们想打听几件事儿。”

老板娘一愣。

我接口就说道:“那位九尾狐,为什么对四相局动手脚?”

就是因为它对四相局动手脚,所以才被三清老人给围剿了。

老板娘吸了一口气,这才说道:“是因为,它想找一样东西。可那个东西牵涉很大,它才被盯上了。”

“东西?”

我刚要说话,可就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头顶的瓦片上,一阵轻微的响声。

下一秒,我立刻就将老板娘推开:“小心!”

话音未落,天花板轰然炸开,数不清的散神丝从尘埃之中探出,对着我们就扎了下来。

屠神使者?

那些散神丝跟我们擦身而过,我抬起手就用斩须刀横扫了过去。

但是这一瞬,我忽然就觉出来,斩须刀上传来的触感不对。

之前斩须刀,简直是所向披靡的,可这个时候,斩须刀竟然没砍断那些散神丝,不光如此,散神丝像是被什么奇异的力道给牵引住,猛然改了方向,悄无声息的从我手上脱了出去,没入地板上!

我一下就愣住了。

跟之前,我一刀斩断数不清散神丝的时候相比,散神丝没变——是是用散神丝的人变了。

抬起头,面前出现了一个人。

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人。

那个红衣人身材修长,脸色惨白,长相是接近阴柔的俊美,一张红唇,甚至称得上娇艳。

可他眼神冷森森的,像是被冻住了。

那种冰冷的眼神,配着笑意,简直让人炸起一身鸡皮疙瘩。

诚然,他的模样是让人觉得瘆得慌,可更可怕的,是他这一身的煞气。

我从来没见过,这么强大的煞气。

之前的那些屠神使者兄弟,也已经非常强大了,可跟他一比,简直跟玻璃珠子,比真正钻石一样,悬殊如云泥之别。

老板娘抬起头看着他,喃喃的说道:“是他……”

说着,转脸看向了我:“上九斛轩找胡小平的红衣人,就是他!”

程星河屏住了呼吸。

这就是,他的杀父仇人。

红衣人微微一笑,嘴角扬起来,露出了个好整以暇的悠闲笑容来:“好久不见。想不到,你还是回来了。”

好久不见?

可我这是,第一次见到他。

不光如此,我看着他,心里不由自主就有了一种极为反感的感觉。

我跟这个人——有仇!

而且,是深仇大恨。

血像是沸腾了,把耳鼓撞的一下一下钝响,这是一种极其难得的冲动,我想一拳砸烂他的脸。

不,砸烂他的脸,也不够……

终于见到这个人了——我似乎,已经等了他很久了。

一只手拉住了我。

白藿香。

她满眼都是担心:“你脸色不对……”

我应该,也起了杀心。

眼前像是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红色——那种极其想要屠戮的感觉,又出现了。

九尾狐的尾巴,侵蚀的更深了一些。

而下一秒,他抬起了一只手。

老板娘的身体,几乎跟被磁铁吸住的铁屑一下,倏然被勾到了他面前。

他把散神丝,用的几乎出神入化。

以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,他的手心,就出现了一个东西。

是一个盆栽。

那个盆栽,简直像是一个小婴儿,光腚坐在了土里。

那个——传说之中的复生木。

老板娘抬起头发现,眼神立刻就凝滞住了。

红衣人露出了意兴阑珊的表情来,抬手就要捏碎,可下一秒,老板娘倏然顺着他的身体扑过去,就要把复生木给抢回来!

老板娘的身体又软又快,简直跟一道闪电一样。

我心里震,她明知道红衣人的本事,简直是飞蛾扑火!

可她一点畏惧也没有。

不出所料,下一秒,老板娘的身体猛然飞出,重重就撞在了地上。

她嘴里,耳朵里,汨汨都是鲜血。

一只脚踩在了她头上,红衣屠神使者缓缓说道:“不要以为,你有了人样,就能成人了。”

这一下,“咔”的一声,几乎,是头骨断裂的声音!

那个男人呆住了,当时就是一声嚎叫——那是野兽才能发出的声音。

他奔着红衣屠神使者就要扑过去,而老板娘厉声说道:“别过来!”

男人的脚,生生停下。

老板娘的嘴里,不停往外冒血:“不用管我——抢复生木,孩子,就托付给你了。”

男人一愣:“可是……”

“族里要紧。”

话音未落,老板娘的身体倏然发生了变化。

它变成了一只赤色的大狐狸,下一秒,云霞一般的大尾巴,奔着红衣人就绞了过去:“快!”

她想牺牲自己,牵绊住屠神使者,好让男人抢回复生木!

这些生灵,在他眼里,似乎不过是两只蝼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