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79章 狐狸之血

面前像是起了一道灰色的云雾,奔着红衣屠神使者就过去了。

很快,但是跟红衣屠神使者比起来,差的太远了。

几乎,是可以预见的悲剧。

那个男人,是一个满身灰毛的大狐狸。

青气闪耀,元身出于猎食者的本能,会有比人形更大的爆发力。

它奔着复生木就扑了过去。

赤红的大狐狸,已经把身体死死缠绕在了红衣人身上了。

可,“嗤”的一声轻响,赤红的大狐狸的尾巴,猛然炸开。

血点子,残碎的皮毛,溅的到处都是。而那身体,咕噜噜滚出去了老远。

一滴血,落在了我脸上。

灰色大狐狸眼神一凝,张嘴就是一声嘶吼,可它已经没法选了——赤红色大狐狸已经成了这样,这个抢回复生木的机会,它浪费不起。

飞蛾扑火……

红衣人扬起了有着完美线条的下颌。

他还是在微笑,但是那个微笑,十分残忍。

一串散神丝,对着灰狐狸就过去了。

这一串下去,灰狐狸就会成为一条蓑衣黄瓜。

血腥气,越来越重了。

就在那一串散神丝奔着灰狐狸过去的时候,“呛”的一声,散神丝没能跟预料之中一样,勒过了柔软的皮毛,温暖的血肉,而是撞上了锋芒毕露的斩须刀。

灰狐狸被强大的煞气震落到了地上,抬起头盯着我,漆黑的眼睛,满是不可思议。

红衣人的嘴角勾起来:“这两条狐狸,跟你没关系。”

血腥气的冲击下,我只听到自己心跳越来越急,也越来越有力:“可我就是想管。”

红衣人的眼神一沉——满是憎恨和厌恶。

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让他难受的回忆。

是那些,我忘记的因缘。

接着,他微微点头,憎恶换成了愉悦:“还好——你到底不是以前的你了。”

猝不及防,散神丝猛然扭转了方向,对着我就冲了过来。

那是凌厉极了的破空声,像是,能劈破长空。

江老爷子的天阶行气顺着斩须刀炸起,削的毫不迟疑。

“当当当……”

是一阵细密极了的撞击声。

对普通屠神使者的散神丝,斩须刀能直接削断,可对这个红衣人的——斩须刀只能勉强招架住。

散神丝不重要,重要的,是是用散神丝的人。

红衣人修长的指头宛如莲花花瓣一样张开,从容一笑:“你的骨头还没长出来,就急着送死了。”

散神丝从四面八方对着我,就猛冲了下来。

“七星,小心!”

程星河一声喊,凤凰毛甩出,帮我挡住了一大片,可熊熊燃烧的凤凰毛,在我们眼前,透出了千疮百孔。

这些散神丝跟之前的不一样。

似乎染了一层猩红。

妖气,神气,仙灵气,戾气——他手里的散神丝,屠戮过很多的身份。

似乎还残存着,那些被夺去生命的生灵的悲鸣。

斩须刀拨开一部分,但还有一部分,以比起之前散神丝凌厉几倍的速度,打在了我身侧。

真龙骨已经长出一部分了,金色龙鳞也应声而出,可“啪”的一声,到底是没有之前坚固,瞬间一阵剧痛。

“李北斗!”

是白藿香的声音。

“别过来!”我大声说道:“程狗,带着她躲开……”

一只手把散神丝劈开:“还有,记住,保护好那个小孩儿!”

灰色的大狐狸抬起头,愣住了。

“跟以前一样,”红衣人缓缓说道:“自己还顾不好,你凭什么去顾别人。”

散神丝一厉,对着我就卷了过来。

我抬手去挡,太岁牙的力量在胳膊里炸起,可这一份散神丝的力道,比之前要大许多。

挡住了七成,还剩下三成。

身体猛然反折,我根本没有恐惧的功夫,这一下,几乎出于本能。

红衣人却提前洞晓到了我的动作,预先抄到了后面,一个极大的力道对着我后腰顶过来,我立刻翻转,可他速度很快,一把散神丝对着我脖颈就下来,我尽最大力量躲开,但右耳清晰听到噼里啪啦一阵响,脖颈右侧的龙鳞碎成稀烂。

这个红衣人,果然跟之前遇上的,全不一样。

我反折身体,蹬着墙面借力反扑,他微笑,身体矮下,散神丝翻过对着我往下一拽,另一只手,寒光一闪,散神丝并在一起,对着我脖子就划了下来。

斩须刀回过来挡住,“咯吱”一声,是个不堪重负的声音。

他那张完美的瘆人的面孔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有些如释重负:“还好,提前找到你了。”

凤凰毛重新劈过来,程狗送走了白藿香和小孩儿,竟然折回来了。

我想骂他:“你个傻逼!”

可这种事情上,他屡教不改。

程狗的声音,还是混不吝:“所以才会生出你这么傻逼的儿子。”

凤凰毛上的火,像是最盛的云霞。

可红衣人眼皮也没抬,几根指头一翻,上面牵引着的散神丝炸开,身后就是一阵人撞出老远的闷响。

他回过手,我觉出脖颈一丝一缕开始凉下来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散神丝已经缠在了我脖颈上。

我并不奇怪——实力差的太大了。

“你出来二十多年,也该回去了。”我听到红衣人意兴阑珊的声音:“我送你一程。”

散神丝猛然收紧。

一阵血腥气炸起。

龙鳞,皮肉,似乎一切都在迅速支离破碎。

可就在这一瞬,一个东西平地扑起,对着红衣人就撞了过来。

灰狐狸……

“啪”的一声,灰狐狸柔软的身体,几乎炸成了一团血雾。

那股子血,全溅在了我身上。

红衣人声音冷下来:“你身边,总围绕着一些这种没用的东西——从前是这样,现在还是这样,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?”

他看着灰狐狸:“你蠢不蠢?你知不知道,他是什么身份?”

可灰狐狸已经动不了了,挣扎着,缓缓说道:“我不管他是什么身份——他是好人。好人,就不该死。”

灰狐狸的血十分温暖。

狐族的血,狐族的血。

红衣人是个什么表情,我没看清楚。

我只知道,眼前那种猩红,越来越盛。

浑身的血,像是被烧沸了。

耳鼓剧烈的撞击声里,红衣人的声音渐渐模糊了下来。

“好人是不该死——可谁是好人,你们说了不算。”

那股子散神丝越来越紧。

可一股子妖异的气息从身体里炸出,那些散神丝,再也没法往里深入了。

红衣人似乎怔了一下。

下一秒,我翻身起来,扬起了手。

“啪”的一声,那些散神丝,被我徒手从脖颈上拽了下来!

血和残碎的龙鳞淌下来,可我一丝都觉不出疼。

那股子巨大的力量,把全身都烧沸了。

红衣人的眼神猛然一变。

不光是他。

“九尾大人……”

那个灰狐狸喃喃就吐出这么一句:“您回来了……”

它认出了这个气息,就跟我身上的九尾狐尾巴,认出了狐族的血一样。

红衣人盯着我,缓缓说道:“你还有这种运气……”

他一只手抬起,对着我就划了下来。

这一下又急又快,显然是就想弄死我。

他忌惮了。

我抬起了手,那股子妖邪的力量炸了起来,对着那些染上了红色的散神丝就削了过去。

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那些看似无往不利的散神丝全部被打散。

灰狐狸被那个巨大的力量掀翻,可它滚出去了老远,爬过来,死死抱住了红狐狸:“大人回来了——咱们都没认出来,大人真的回来了!”

红衣人被那个力量,掀退了几步,可他嘴角扬起,又是一股子瘆人的喜色。

可心里隐隐然,有一种几乎被淹没的意识。

这个妖异力量虽然强大,可已经不能再用下去了。

很危险。

“复生木!”灰狐狸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忽然大声喊道:“大人——去抢回复生木!”

那个盆栽,还在红衣人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