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80章 一劈为二

红衣人一只手,正揪着复生木的头部。

能不能压住狐狸尾,就靠真龙骨了,能不能长回真龙骨,就靠这个复生木了。

我奔着那个红衣人就扑过去了。

热,很热。

仇恨,愤怒,焦躁,许多情绪跟烟花一样,在心里炸开,让人不管不顾。

我要杀了他。

风在耳边掠过,我的速度,快的让人恐惧,却也让人痛快。

五指曲起,奔着红衣人就划过去了。

红衣人大惊,他牢牢盯着我的手。

这只手,似乎不是之前那个肉眼凡胎的手了。

锋锐凶猛,像是天生的侵略者。

他往后一退,猩红的散神丝凌厉的扑过来,我左手抓住,他右手扬起,还想再来一把,可我比他快,他的散神丝断不了,被我一拉,他踉跄了两步。

他抬起头,不相信自己竟然能踉跄。

还没等他这个吃惊过去,我已经奔着他手里的复生木抄过去了。

灰狐狸大笑了起来,可声音是颤的,似乎它的生命力不足以支撑它笑下去,它只能以气声跟祥林嫂一样的重复着:“大人,真的是那位大人……”

一听“那位大人”四个字,红衣人眼里流转过了一抹嫌恶,似乎再次触动了某种不愿意想起的回忆。

红衣人反应极快,胳膊往后一让,就想先把复生木抓碎,可我抢上去,直接奔着他肘关节抓了过去,一脚踢在了复生木的盆上。

复生木从他手上不受控制的脱出,他眼神一凛,翻身要追,我另一只手已经奔着他椎骨按下去,强大的妖气让他不受控制的弯下身,抓了个空。

复生木咕噜噜滚到了墙角,倒是毫发无损,那个花盆质量很好。

红衣人几乎跪在了地上,再一下——再一下,我就能让他跪下了。

可就在这一瞬间,身上气血翻涌,所有骨头和肌肉,一瞬间都剧痛了起来——像是被攥在了一个巨大的手里挤压一样。

白藿香跟我说过这种可能——是身体在抵御狐狸尾巴的进一步侵蚀,好像保险丝被烧断一样,这是一种极其严重的预警!

这个妖气再用下去,我会失去自己的意识,甚至真龙骨,也会被侵蚀……

就趁着这一瞬,红衣人抓住机会翻身起来,甚至顾不上我,奔着复生木就过去了。

他似乎终于意识到,复生木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——早消灭了早安心。

我知道,现在绝对不能再用狐狸尾的力量了。

可我没得选。

奔着红衣人一追,可他速度奇快,眼看要抓到了复生木了,妖异的力量炸起,我一把拽住了他的一摆,可他的手从肋下一晃,数不清的猩红散神丝射出,对着我肩膀就过来了。

我是能躲,可他一脚,就把一个东西踢向了我。

那个赤红狐狸!

护住了赤红狐狸的功夫,那些散神丝趁这机会,快而锐利,就从肩膀上穿过,我被强大的力量带的往后一退。

自然是一阵剧痛,可比起这种剧痛来更糟糕的是——我心里一沉。

赶不上了……

红衣人嘴边是个得逞一样的笑容。

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,一个灰色影子从墙角窜过,死死抱住了复生木。

刚才的,灰色狐狸?

它的身体,已经残破的跟旧抹布一样——还能冲过来,它是把全部的力量都压上了?

一片血污之中,它抬起了毛蓬蓬的脸:“大人——复生木给你!”

红衣人一怔:“作死……”

他的手,对着那一片灰就过去了。

灰狐狸本来是能躲开的,可它没躲——死死的抱住了复生木,用残损软弱的身体,挡住了红衣人那一下。

“啪!”

来不及了——是骨骼和内脏,一起碎裂的声音。

我的心瞬间跟被捏住了一样。

“报仇……”灰狐狸的嘴边是一团血沫:“大人,给我们,报仇……”

它的身体碎裂,看四个爪子,还是死死的抓住了复生木,锐利的指甲几乎要楔入到了花盆里。

血……

那一抹狐族的血,几乎是烙在了眼睛上。

一声惨叫,是怀里赤红狐狸的声音。

红衣人抬手对着那个复生木就要拍过去,可我翻出斩须刀,对着他就劈了过去。

这一下,摧枯拉朽,把这地方的桌椅门窗,统统粉碎!

红衣人跳起,犹如鹞鹰一样在空中敏捷翻身,散神丝重新奔着复生木就过去了。

我抬手挡住,猩红色的散神丝在强大的妖气下,瞬间弯折,红衣人皱起了眉头。

我回身就要把复生木给抢回来,可红衣人看出,先一步,就用散神丝对着花盆甩了过去。

我立马挡住散神丝,又一个身影冲过来,抱住了复生木:“大人——我帮你……”

赤红狐狸。

哪怕灰狐狸在她眼前惨死,她还是毫无畏惧!

她抱住了花盆,对着外面就跑。

“别!”

我忽然就起了一股子不祥的预感。

红狐狸回头,狡黠一笑,有终于办成事情的得意和踏实——她似乎是认定了,自己没让灰狐狸白死。

我要护住她,我不能让她死!

可红衣人一笑。

就在她要冲出窗扉的最后一瞬,散神丝炸起。

复生木和她的身体,直接落在了地上。

被一劈为二。

我的心猛然一滞。

红衣人居高临下,对我一笑:“这东西没了——你的真龙骨,长不出来了。”

他翻开了手:“我送你。”

数不清的猩红散神丝,对着我就劈了下来。

斩须刀悍然挡住——眼前全红了。

杀……杀,杀!

红衣人一怔,眼睁睁看着斩须刀凝聚了一股子红色的煞气,对着那些散神丝就撞过去了。

两下碰在了一起,简直跟角力一样,散神丝挡不住,斩须刀会劈开他,斩须刀挡不住,散神丝会把我割成碎片。

妖异的力量源源不断,简直跟决堤一样。

这种感觉汹涌而出,像是把一切拦在前面的东西全部吞噬。

我眼睁睁的看着红衣人的眼神从得意变成意外,再变成难以置信。

散神丝弯下来了,反而对着他自己削了过去!

那种猩红妖异的气息,所向披靡!

可是,那种气息,似乎把我自己也给淹没了。

我是谁来着?我到底——在干什么?

这些不重要——一种贪婪残暴的情绪在心里炸起。

别的不管,我只想杀!

那个红衣人嘴角掀动,似乎想说什么,可我听不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