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8章 噬魂异香

这个声音一响,那几个大学生都猛地站了起来,异口同声的说道:“是……大权的声音……”

也亏了他们跟那个大权朝夕相处,叫我我都没听出来——那个声音都劈了,整个变了调子,跟指甲挠玻璃似得,让人听着心里极其不舒服。

那个女大学生忽然一把抱住了我:“哥,你救救大权,我求求你救救大权,只要你能把大权救回来,让我干什么都可以!”

这个女大学生叫小丽,看样子跟大权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爱的情深深雨蒙蒙的。

我刚才就看出来了,那个大权脸色不对,这次铁定是要倒霉的,揽了这个事儿,无异于自砸招牌,可那个小丽抱住我就是不松手:“真的,哥,我干什么都行……”

她那张凄楚的脸,让我一下就想起了潇湘。

潇湘当时也说,为了我,做什么都行。

我的心一下就被触动了,不由自主就点了点头。

那个小丽一看,别提多高兴了,搂我搂的更紧了,白藿香看不过去把她给拉下来了,冷冷的说道:“都答应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小丽让白藿香弄的挺不好意思,闹了个大红脸:“姐你别生气,我是高兴……”

我说你也别急着高兴,再不过去,我也只能收尸。

但这个时候,小黑无常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那东西不是你能对付的。”

小丽一回头,小黑无常已经从帐篷里出来了,正冷着脸盯着我。

小丽眨了眨眼:“哥,姐,你们俩孩子都这么大了!就是……长得跟你们不太像。”

这一下我和白藿香顿时满头黑线,小黑无常的脸色一下也垮了下来,张嘴想骂小丽,可又嫌麻烦,索性直接看向了我们:“那个二郎眼死了就死了,你是破局的,不能死——你要是非得走,我把你膝盖打穿了,拖你上朱雀局。”

他说这话,稀松平常,语气跟谈论今天晚上吃什么似得。

小丽不明所以,还尬笑了一下:“哥你们家孩子这么爱开玩笑。”

我和白藿香却听得出来,这小黑无常说到做到。

可程星河的命我不可能不管,刚要说话,白藿香忽然说道:“这火小了,添点草。”

说着,靠过去,随手往里扔了一把草。

但是一瞬间,篝火跟烟花似得,立刻就炸了起来,那个亮度能闪瞎人眼!

我眼前也给白了,与此同时白藿香一把抓住了我的手,拽着我就往前面跑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才感觉白藿香勾着我的脖子,让我把头低下来。

我就感觉她拿了一个湿了的手帕擦了擦我眼睛,眼睛瞬间一阵清凉,再睁开,就能看见东西了。

白藿香嘴角一勾,露出个很狡黠的笑容,像是邀功请赏的问我她厉害不?

我算是彻底服气了,跟她道了个谢。

她也没说话,只是继续往里面看:“山魈在哪儿呢?”

毛线的山魈——动物园蓝脸红屁股的才是山魈。

我纠正她:“山魅。”

白藿香也不计较:“都一样。”

一个是猴儿一个是女人,区别大了。

我脑子还可以,记住了响起惨叫的方位,冲着那就过去了:“你跟我跟紧点,别落单。”

白藿香没回答,但我感觉出来,她一只手拉在了我衬衫下摆上。

我亮起了小手电,小心翼翼的往里边照:“你记着路点,要是真遇上了麻烦,赶紧往回跑,听见什么也别回头。”

就靠着白藿香的本事,只要她回去了,那俩无常一定会保护她的。

白藿香闷声不语,半晌才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回去?”

这倒是把我问愣了:“啊?”

白藿香接着就说道:“我的事儿,我自己做主。”

行行行,跟她说话真是比扫雷还刺激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白藿香忽然停住了脚步:“你……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?”

嗯?她这么一说,我还觉察出来了——确实,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奇怪的香气。

白藿香的声音紧了起来:“这香气我没闻过,不对。”

怎么你没闻过就不对了?啊,我还想起来了,自然界之中有香气的都是动植物,这是她的专长。

我顺着这个香气就找了过去,结果脚底下不经意碰到了个东西,好险没把我给绊一跤,用小手电一照,我头皮顿时就炸了——是一个人。

这人跟本地人担架抬来的那个尸体一模一样,瞪大眼睛张大嘴,身上已经干透了,说句不敬的话,已经跟金华火腿的风干程度差不多了。

他身上还穿着xx大学户外活动的冲锋衣,显然是刚才失踪的五个大学生之一。

这才多长时间不见,就变成这样了……

不过这个人没有眼镜,发型也并不文艺,倒不是那个叽叽歪歪的大权。

而这个时候,那股子香气越来越浓了,与此同时,我还听到了一个潺潺的声音。

山上时常会有泉水,这倒是没什么好惊讶的,我奔着那个方向走过去,白藿香忽然拉住了我,给我脸上挂了个口罩。

这是什么操作?

那个口罩像是泡过清凉油,戴上让人想打喷嚏,不过看样子白藿香也是好意,我就点头道了个谢。

越过了一道灌木,后面还真有一道山泉,与此同时,我看见一个人影从山泉前面一闪而过,心顿时就提起来了,是不是程星河他们?

于是我带着白藿香就穿过了灌木丛,眼看水流缓缓落下来,溅在了地上跟一片一片的碎银子一样,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人忽然从水里冒了出来。

我看清楚了,顿时一愣——是个女的。

那女的长发如瀑,白皙的像是能从暗夜之中发出光来,长得别提多漂亮了,而更重要的,她竟然没穿啥。

那身材……

我紧接着就感觉自己后背被人掐了一下,好险没一嗓子叫出来——那一瞬间我竟然有点久违的高兴,潇湘?

但回过神来,我才知道,是白藿香。

果然,一回头,白藿香正阴森森的盯着我。

不是,能别用看色狼的眼神看我吗?

我连忙做出让她别生气的手势,回过头,就开始望气,这一看,那个女人身上,果然带着灰色的秽气。

原来……这就是传说中的山魅。

而这个山魅缓缓伏在了岸边,像是跟谁在说话——我这就看清楚了,她面前有个男的,一脑袋文艺长发,正是那个大权!

在山魅面前,大权也跟直了眼似得,像是被山魅的美貌给震慑住了。

山魅望着他,一个微笑,就亲了上去。

但是山魅一张嘴,伸出了一条很长的舌头,对着大权的嘴就插下去了——就跟人喝饮料的时候,插吸管一样!

我没废话,一脚踹在石头上翻过去,七星龙泉寒光一闪,对着那个舌头就劈过去了。

那山魅没想到能冲出来个人,猛地抬头,舌头还没来得及缩回去,直接被我一斩两段。

一股子浆糊似得东西溅在了我脸上,那股子甜腻的香气糊上来,搞得我一阵想吐——任何东西都是过犹不及,我这辈子也不想闻到这个味道了。

我也没顾得上多想,拽住了大权就要往回走,可大权反手倒是把我给拽住了,一双眼睛血红血红的,上来就要扑我。

我心里顿时一惊,见过好心当成驴肝肺的,没见过你这种不知死活的,但我马上就看出来了,这个大权眼白上卡着黑气,显然是迷了心窍了。

难道是……那股香气迷的?

而正在这个时候,我听到了一阵????的响声,好像有数不清的壁虎冲着这里爬过来一样。

结果一回头,我头皮瞬间就给炸起来了。

爬过来的——竟然是数不清的山魅!

那些绝美的脸,全看向了我,露出了狂喜的表情,像是看见了什么好吃的一样。

这么……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