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85章 飞来横祸

我还想说话,却先听到了自己咬紧牙关的声音。

被那一截子木头一撞,真龙骨一阵剧痛,像是完全炸了起来,眼前一阵发白一阵发红,交错扭曲,呈现了许多的剪影。

那个感觉宛如城隍庙里关于地狱的壁画。

被火焚烧,被雷击打,在不是李北斗之前,好像蒙受了许多的苦难。

但是这些皮肉之上的苦难,比不上另一种感觉。

是心里的痛。

像是有人用一把快刀,来来回回往心上插。

面前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,我似乎跪在了他面前。

耳畔是个嘈杂的声音:“对不住了,你不能回去了。”

而我自己不断重复着一句话。

“你骗我。”

那个人影叹了口气站起来,缓缓说道:“你不该回去。”

“你等着,”我听见自己说道:“我会回去,今天你做的这一切,天地不给你报应,我给。”

那人一阵惨笑。我听见金戈铁马的声音,那个世界,分崩离析。

我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
景朝毁灭,四相局被改,只有一个原因。

有人背叛了我,有人背叛了我。

而我回来,也只有一个原因。

我要找那个人报仇。

可就在这个时候,额头上那个被扎根的感觉,倏然就断开了。

一只手搁在了我肩膀上,可肩膀上一颤,炸出了一层龙鳞。

是跟之前,被帝流浆滋养过一样坚硬的龙鳞。

那个身影被这种极其强大的力量震开,是万盆仙。

我反应过来,抬起手去把他拉起来了。

但是一碰到了他的手,我就听到了“咔”的一声脆响。

他的手不复之前的饱满,而是倏然变的干枯,犹如老树皮一样。

抬眼看过去,他似乎一眨眼的功夫,老了五十岁。

我握住他手的位置,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纹。

我不由自主就把手给松开了。

同时,发现一个焦黑枯萎的东西,跌落在了面前。

刚才的复生木。

现如今,复生木的模样,跟万盆仙几乎一模一样。

我忽然明白了。

复生木虽然帮我把一部分真龙骨和龙鳞滋生了出来,却没有把全部的力量贡献到了真龙骨上。

真龙骨还没有完全长成。

是因为这么多年来,它也有了灵气——它不想自己死,不,也许,是不想让万盆仙死。

我立马把复生木给拿起来:“你不是能把任何花木给养活吗?这个你能不能救活?”

万盆仙摇摇头:“你要长出全部真龙骨,它,不,我们,就必须死。”

他苦笑了一声,声音是老年人才有的干枯嘶哑:“已经侥幸多活了这么多年,不好意思再多索取了。”

不,他这话说的违心。

“你那些家里人呢?”我盯着他:“也许,复生木不光是想让你活着。”

还想让那些盆栽,都活下去。

万盆仙抬起头,有些难以置信:“那——你怎么办?”

我摸了摸头顶:“该长的,也差不离了。”

剩下的,靠着自己的努力,也不成问题。

万盆仙吸了口气,转身看向了那些盆栽,有些羞赧的说道:“那——我交代交代后事也行。”

他转身对着自己的大床走了过去,坐下,就开始打坐。

枯槁的头顶上,闪现了一抹红光。

看上去,像是一个小人儿,要从头顶上钻出来。

这个身体不能用了,他想着元神出窍,上其他地方去。

一个声音喃喃的响了起来:“小时候,就有人给我卜算过,人离地活,树离地死——我是个木命,本不该离开老家的,可惜,我没听。”

也许,他跟复生木,一开始,就是一段孽缘。

好些事情,无法解释,只能说,是天命注定。

我回头看向了外面的那些盆栽。

盆栽死了不少,但也有一部分运气好活下来了——是啊,同样都是盆栽,为什么有的活下来,有的死了?

全是命,谁也没法跟命争。

“不知道,你还记得不记得,”万盆仙倒像是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:“那个红衣人,从你身边拿走过什么东西。”

跟我记忆之中一样,那个红衣人跟景朝国君,也许是十分熟悉的。

“什么东西?”

万盆仙露出了十分迷惘的表情:“那东西,我不认识,但是上面刻着一些星斗的图案。”

琼星阁的东西?

一抬眼,万盆仙秃头上的红光,正要冒出来,宛如旭日从地平线上升起。

我还想细问,可正在这个时候,我忽然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没等我回头,窗户“啪”的就是一声响。

一个东西从窗户外面猛然砸了进来。

结结实实,正砸在了万盆仙的头上。还不偏不倚——落了他头顶那个红光上。

“啪”的一声,那个红光消失了。

万盆仙颓然倒下,像是年久失修的雕像。

我立马赶上去,这一瞬,跟预知梦里见到的,几乎一模一样。

跌在了地上的,是一条黑漆漆的火腿。

外面一片喧哗,程星河第一个冲了过来,看清楚了那个景象,一下就愣住了。

我立马扶住了万盆仙,可他的身体已经僵住了。

回头看向程星河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程星河叹了口气,看向了身后。

是那个狐狸小孩儿。

狐狸小孩儿露出了一个十分甜蜜的笑容。

原来,刚才狐狸小孩儿不知道为什么,忽然大哭大闹了起来,奔着家的方向就挣扎。

白藿香他们看他可怜,就抱着他到了酱骨头店。

酱骨头店已经成了一片废墟,小孩儿拼命挣扎,似乎要找什么东西。

他们都觉得小孩儿失去双亲怪可怜的,以为那地是不是有小孩儿的玩具什么的,就帮他翻找了翻找,结果挖出了一个大盒子。

苏寻认定里面有古董,非要拆开看看,程星河见钱眼开,也是这个意思,结果打开一看,他们脸色都变了。

是个骨头店珍藏的大火腿。

他们没忘,万盆仙就是因为火腿而死的,于是立马就要把火腿给拿走,可偏巧,有来帮忙的灵物饥肠辘辘,闻到了异香,想吃。

程星河寻思这东西留着既然夜长梦多,消灭了也行。

结果又来了几个灵物,对着这个大火腿就争抢了起来,其中有个灵物一甩尾巴,就将火腿缠过去,又被其他灵物一哄抢,也不知道怎么的,就脱手砸到了那扇窗户上。

程星河皱起了眉头:“可一个火腿——怎么能把一个仙砸死?”

“就因为这是火腿。”

都知道,积年的火腿是非常坚硬的,而这东西本身就是猪的腿,是尸体。

元神出窍,最怕就是遇上秽气——而猪腿上的秽气,正砸在了元神上,自然立刻就被污染了,哪里也去不了了。

赶过来的,都露出了一脸悚然。

我和程星河,不由自主都看向了那个小婴儿。

小婴儿被伪装的很好,完全看不出是狐狸的后代,可他的眼睛,不知道怎么地,就闪过了一丝狡黠。

难不成——刚才的哭闹,是迁怒父母因为复生木而死,为了给父母报仇?

有些事情,哪怕你能预知未又如何?

命该如此,防不胜防。

程星河看向了那些数不清的盆栽:“这些东西怎么办?”

我吸了口气:“咱们照料不了那么多的盆栽。”

老亓答道:“这事儿交给我吧。”

“这些不是普通的盆栽。”

每一个盆栽里,都有一个灵魂。

可惜,他们的故事,也许只有万盆仙知道。

“我知道。”老亓抱着胳膊:“我也知道,什么地方,会成为这些盆栽的新家。”

那就太好了。

这个时候,周围来了一圈人——是龙凤桥的老板们。

“这——酱骨头那家怎么了?”

“九斛轩的秃子又怎么了?你说着搞邪魔外道,把自己给搞进去了吧?”

我看向了那个小婴儿。

小婴儿似乎闹累了,也睡着了。

而白藿香已经把那个复生木给拿过来了,盯着那东西,皱起了眉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