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8:26:51

最新章节: 我这才发现,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。这个玉成公主,还能千变万化?说时迟那时快,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。我心里一跳,坏了,小绿到底是个蛤蟆,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。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,你这么着急干什么?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。可还没

第1787章 相生相克

八成,景朝国君的死——跟他身边那个得力干将,玄英将君有关。

程星河早就着急了:“你赶紧讲讲!”

赵老教授一清嗓子,就指着那些字迹翻译了起来。

说是景朝国君,英明神武,生逢乱世,单靠着一己之力,揭竿而起。

据说景朝国君降生的时候,天上降下了九道巨大雷霆,护送着一个金光闪闪的巨龙,降落到了一个草庐之中,雷声过后,景朝国君呱呱坠地。

人们口口相传,说这恐怕是真龙转世。

这倒是不新鲜——哪一个王侯将相,没这么一个提高身价的传说?

不过这个景朝国君也确实是个开挂的存在,本人毫无背景,但因为官兵鱼肉乡里,为了救人,杀了作恶的官兵,其余的官兵本来应该一拥而上把他砍死,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,那些官兵竟然成了他第一批拥护者,随着他去打天下!

这位国君势如破竹,如有天助,虽然中间经历了许多灾祸,几次几乎丧命,却全奇迹般的死里逃生,反败为胜,身边的追随者越来越多,其中,就有了一个江仲离。

在江仲离的指点下,景朝国君再也没有吃过一次败仗。

他身边还有几员大将,其中一个,就是玄英将君。

那个玄英将君从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景朝国君已经不可考,但是战绩彪炳,是景朝国君身边最地位最煊赫的武将。

其中有记载——玄英将君喜服玄色,英武近乎景朝国君。而且,模样长得跟景朝国君很相似。

是景朝国君最信任的人。

后来景朝国君建立了景朝,一开始是四处修庙,接着又对水神动了歪念,自封神君,还修建四相局,但是中间出了一件大事儿——水神降灾,国君大怒,把原来的水神镇压入四相局,另立河洛。

四相局得到了原来的水神镇压,得以成功,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失去了人心,景朝的国力虚弱,内忧外患,宫廷大乱。

景朝国君死于非命,下葬真龙穴,接着,景朝覆灭,烧毁了一些关于景朝的记载,所有史官,自愿或者被迫的,全殉了国。

那一代人之后,再也没人知道景朝。

这是之前的记载。

可这个棺材里,多出了那个玄英将君。

这玄英将君发动了宫廷政变——在景朝国君从东海自封神君归来之后,带兵就把宫廷给围了起来。

我想起了阿四跟我的叙述——宫廷之中,有烟火,有惨叫声,一片大乱。

口号,是暴君无道,逆天而行,玄英将君,替天行道。

国君跟玄英将君兵戎相见,可国君不敌,被玄英将君杀了。

江仲离带着拥护国君的兵士逃走,带着国君去了四相局。

玄英将君出兵追逐,但是到底追上没有,又发生了什么事,没人知道。

这个史官留下了一句——凶残暴戾者,咎由自取。

景朝国君就是跟水神扯上关系,逆天而行,才得到这样的下场。

可他还是千方百计从玄英将君的爪牙下逃出来,把这件事情,冒着天大的风险记录了下来,说是为了一个承诺。

赵老教授摇头叹息:“也许,这个史官,身受景朝国君的大恩,所以才不想让这个真相,就此消失……”

还能看到一把干枯的骨头。

人是没有了人形,仅仅留下了一件官服,可官服也寒素,陪葬的更是穷酸,不过是一把秃笔。

其中一只秃笔上头,刻着“以笔为刀”四个字。

这是好事儿——尸体不化的,往往是不得往生的孤魂野鬼。

比如阴灵神那里的平安神。

“我知道,”我盯着那个依稀还能辨别出补丁的官服,答道:“这个史官,叫王海龙。”

赵老爷子一下就愣住了,跟看鬼一样的看着我:“这不可能——你怎么会知道?”

我摆了摆手:“直觉。”

是啊,我记得他。

脑海之中,有模糊的剪影。

这把干枯的骨头,曾经,一个弯腰驼背,一把山羊胡子的老头儿。

总是眯着眼睛,三尺之外,人畜不分。

可性格倔强,以笔为刀——当初,是怎么知道他的?

对了,景朝国君在斋戒的时候破戒,被他记载了下来,他头上的官说他冒犯天威,要用鞭子打他,却被景朝国君亲自拦下来了。

景朝国君自己替他受罚挨了鞭子不说,还让王海龙升任史官之中的头儿。

景朝国君说,请你务必,给后代留下一个真相,请他们以史为鉴。

老头儿跪下的时候,涕泪横流,说此生此世,必定给后代立下榜样,绝不在史书上留下一句虚言,如有违背,尸骨无存。

他做到了——哪怕景朝覆灭,他也做到了。

玄英将君从此成了新的帝王,改了国号,当事的那一代人死去之后,如同风卷黄沙,谁也不再记得景朝。

程星河回头就看着我:“这么说来——你的那个仇人,就是背后插刀的这个玄英将君?”

看上去很像。

“黑色……”

赵老爷子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,指着一些模糊不清的字迹说道:“这个玄英将君,似乎曾经在景朝国君自封神君的时候,跟景朝国君闹出了很大的矛盾,冒犯天威,几乎要被斩首。江仲离等人苦劝国君,不能姑息,可不知道为什么,景朝国君还是饶恕了玄英将君。”

那是歌颂景朝国君仁义的。

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可惜,一片好心喂了狗,不,应该说是白眼狼。”

想来,那个玄英将君知道自己得罪景朝国君,唯恐要被秋后算账,所以,先下手为强。

这个所谓的“仁义”,到最后要了他的命。

但是——记忆之中的“被骗”,又是怎么回事?

赵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这个自封神君,简直是景朝国君人生的分水岭。”

程星河咳嗽了一声:“比起自封神君,倒不如说……”

倒不如说,是遇上了潇湘。

贤德明君到残暴昏君,一步之遥。

“关于这个玄英将君,还有什么其他细节没有?”

赵老教授把眼镜子扶了扶:“因为骁勇,还有一个别称——叫黑龙将君。”

程星河转脸就看向了我。

黑龙,江辰……

“还有一句,”赵老教授说道:“说玄英将君才是真龙转世——毕竟,他才是最后的赢家,还说,黑龙金龙,相生相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