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92章 长路喝汤

我抬起手要把马挡住,可这就看到,驾驶马车的是一个老头儿一个小孩儿,只要七星龙泉出鞘,他们俩也得倒霉,情急之下把阿四一抱,马的身体忽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侧翻,把一个卖江米糕的摊子整个砸碎。

车上的人摔下来,我扶住了,注意到了马的身体十分不自然,像是半边身子麻了,控制不住才摔倒。

驾车的老头儿吓的不轻,先是道歉,接着看向了马的眼神就十分迷惘:“这俩天杀的牲口……吃错什么药了?”

白藿香没动声色的从我身后绕过来,一只手不经意的摸了摸马的耳朵。

那两匹僵了的马立刻焕发了生机,挣扎了起来。

驾车老人更是倒吸一口凉气:“神了……”

刚才是她的针点中了马的穴位。

我这才抬起头,刚才那个瘸子的身影已经不见了。

追过去,找不见了。

众人都骂老头儿驾不住个车,莫出来现眼,老头儿连忙道歉,说这俩马平日老实的很,不晓得今天发了什么疯——像是惊着了。

可这地方,并没有什么能惊到马的存在。

老头儿显然也是这么想的,歪着头,又露出了困惑的表情。

那两匹马盯着我,不住的退缩,眼神跟见了鬼一样。

程星河低声说道:“怕你?”

我有什么可怕的?难不成——又是因为身上九尾狐的妖气?

这东西早晚得送出去。

那两匹马盯着我,不管老头儿怎么驱赶,都再也不肯前进一步,最后还是在众人催促下,倒车一样从后面退回去了。

街道是顺畅了,可瘸子的身影消失了,我气的要命可又没有办法。

程星河一边吃饼一边说:“你这个运气,这也纯属正常,继续找吧——是你的鸭子飞不了。”

这鸭子属实飞了挺长时间了。

剩下的路程倒是很顺利,没有再遇上什么幺蛾子,可不管是江瘸子还是红衣人,一律也都没新发现。

我也没辙,溜达的肚子都重新饿了,面前有个串串店,火辣喷香的气息熏的人食指大动,程星河拽着我就要进去。

阿四虽然暗暗咽了一下口水,却皱起眉头:“这家贵得很,我带你们吃茅草香鱼好咯!五块钱一条。”

程星河摆手,指了指我的脑袋:“不用你掏钱。”

这个餐馆也挂着一个龙肉铃铛,我一到了门口,哗啦啦一阵猛响,搞得人不厌其烦。

不过店主是个年轻人,倒是不讲究这些,给我们上了菜,多给阿四一碗红糖冰粉。

原来阿四她爹就喜欢这个店,时常光顾,每次都给阿四来一份这个。

程星河跟我使了个眼色,意思是刚才阿四不肯进来,是因为睹物思人。

白藿香看着阿四垂着眼眸吃冰粉,就想把话题给岔过去:“小哥,你看见一个瘸子,和一个穿衣服的人没有?”

那个小哥很热情:“阿四她爹的事儿我也听说了,这一阵子一直留心,可一直也没见到那几个人,不晓得跑到了哪里去了。”

白藿香皱起眉头:“按理说,这地方也不大,他们要是没走,能躲在什么地方?”

这会儿苏寻却离席,看向了西边的窗户,回头指向那个方向:“那是个什么地方?”

小哥给我们的鸳鸯锅添上了一壶汤,皱起眉头:“那是葫芦山,怎么啦?”

苏寻肯定是发现什么了。

我立马也跟着看了过去,这一抬眼,就看见那个位置上,有些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是枫叶红色。

奇怪,这个气息是什么意思?我是能看见,可分辨不出来。

《气阶》里没有这个色。

“关于那个地方,有什么传说没有?”

小哥一寻思,说道:“差点忘了——那是肉汤路。”

“肉汤路?”

原来,那个地方白天还好,一到了晚上,经常会出现一些怪事儿。

比如有人抄近儿从那过,就会遇上一些奇怪的人从那经过,看打扮不像是本地人。

追上去想问问,可一不留神就到了个不认识的地方。

这就看见,一个孤零零的店堂,有个老太太卖汤,那汤别提多鲜了,叫谁都忍不住得喝一碗。

可那个人拿了汤之后,就想喝,可他素来怕烫,就在一边吹,老太太就在一边,逼着他快喝。

他正厌烦呢,身边正好又来一个穿蓝衣服的,一下就把他给撞了。

这一下汤就撒在了地上,这人要发火,可看清楚了,面如土色。

汤落在地上,汤料自然也撒了,他看见一个火腿肠一样的东西。

可仔细一看,前头是指甲,尾部套着一个金戒指。

老太太大怒,让他赔碗,结果蓝衣人替他赔了,悄悄踹了这人一脚:“哪儿亮堂上哪儿呆着去!”

这人顺势奔着亮堂的地方,拔腿就跑。

一睁眼到了村口了。

失魂落魄到了家,就看见路边有个交通事故,一个人鲜血淋漓死在路边,手都没了,那人的老婆在找什么东西——一问之下,说是那人还戴着个金戒指呢。

他想起了那个汤碗,哇的一下就吐了。

很久之后,这件事儿他都快忘了,有一次家里人翻老相册,他看了一眼,就傻了。

相册里赫然有个穿蓝衣服的中年人,跟那天撞翻他碗的人一模一样。

是他去的早,没谋面过的亲爷爷。

自此之后,没人敢晚上上那条路。

当然了,能活着带回这些恐怖传说的,还是运气好的。

有些运气不好的,大着胆子上那探险,就再也没出现过。

所以本地人都说,千万别上那个地方去——那有个鬼婆等你喝汤呢。

程星河听完就把捞串串的漏勺给扔下了:“这玩意儿也太下饭了。”

苏寻则立刻跟我点了点头,意思是说,那地方可以看看。

我也疑心起来——有这种吓人传说的,要么,是真的有邪祟,要么,就是那个地方又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传出这个传说,是为了吓唬人,免得人闯入的。

那个地方,不会就是摆渡门的后门吧?

真要是这样,红衣人和江瘸子遍寻不到,是不是也上那去了?

天色已经一片黛青,我也打算动身,卖串串的小哥立刻说道:“你们大晚上的,别轻易去转,很危险的!”

程星河奔着我一指:“有他呢,辟邪。”

那小哥一看劝不住,也着急,忽然跟想起来什么似得,把一个东西交到了我手上:“你要是非得去,把这个带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