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93章 摆渡仇人

那是一个小袋子,纸糊的,像是个景区里常见的纪念礼品。

“这个是……”

“护身符,”小哥一笑:“我们这民俗传说多——防身的。算是咱们这的赠品。”

程星河还想乐:“什么玩意儿都不如我们七星护身……”

小哥的媳妇,也就是这里的老板娘过来了:“你这点穷玩意儿,谁稀罕,还在这送呢!”

小哥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,讪讪要拿回来,我则捏住了那个东西,跟小哥道了个谢。

这是个好意。

小哥顿时就高兴了起来,看着媳妇的表情也有了点得意。

接着我就回头看向了阿四:“你先回家吧,我们过去找找。”

可阿四一把抓住了我胳膊:“那不行,说好了我带你们去!”

程星河拉开了她的胳膊:“你放心,导游费不少给你,那地方不安全,带你一个小孩儿不方便……”

可阿四反手缠住了程星河,抬起头,满脸倔强:“我就要去!我要给我爹报仇!”

白藿香把她拉过去:“那行那行,带着你……”

可话没说完,阿四软软躺下,像是睡着了。

这一下把卖串串的吓坏了:“你们……”

“放心。”白藿香手一翻,一丝银光一闪而过:“这孩子很快就会醒过来的,就拜托你们两口子把她看护好了,”

卖串串的两口子对视了一眼,点了点头:“行。”

老板娘叹了口气,伸手摸了摸阿四的头发:“这孩子命苦,摊上那么个不要脸的妈,又摊上这么短命的个爹。”

关于刺耳的“不要脸”,不知道事情的内情,我们没资格评判,也就带着一身辣呼呼的香气出去了。

这个季节,晚风已经开始刺骨,白藿香一个劲儿偷偷看我。

这把我看的怪心虚的,程星河也觉出来了:“正气水你眼睛是不是多少有点抽筋?要不你多看我两眼吧,帅治百病。”

白藿香剜了他一眼:“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。”

“这就是风口,挺凉快的。”

苏寻瞅着程星河,没头没脑来了一句:“没心没肺,活着不累。”

程星河一愣,抬手就要打苏寻的脑袋:“不是,你跟谁学的这么多乱七八糟的?”

这还用问,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

我觉出脖子冷,就伸手从小绿嘴里,把白藿香以前给我的那个围巾给抽出来了。

确实难看,也确实暖和。

缠了两遭,白藿香跟松了一口气似得。

程星河看出来了,意味深长:“哦,原来是为这个,七星,你怎么一直不肯戴?是不是嫌丑?”

“问渠那得清如许,你先管好你自己。”

程星河大吃一惊:“你这发言不一般,不是诗人就是仙——七星,咱们哪天不吃阴阳饭,就去搞rap吧,叫“双星组合”,skr。”

skr你大爷,我发现这货一天到晚,都在想不吃阴阳饭之后的事儿,对这一行是有多深恶痛绝。

“说起来,摆渡门这么严防死守的,到底防着谁呢?”程星河抱着胳膊,追逐自己吹出来的白气,活像个傻子:“难不成,是你?”

上次我来,也一样没欢迎我啊!

会不会,是江辰和红衣人?

“那个红衣人……”程星河回过头:“你能弄死吗?”

我很想回答可以,可上次,那个红衣人的本事我亲眼看到了。

不行。

他的实力是极强的,不过,他跟我之间,到底什么因果?

屠神使者,和一个国君……哪怕是朋友,这是什么跨越阶层的朋友?

这一瞬间,额角一阵剧痛。

“谢长生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我抬起头,盯着那一道黑色的山峦:“我想起来,他的名字叫谢长生。”

不过,到底是个什么人,我就不清楚了。

而且,我有种感觉,这个谢长生,似乎跟琼星阁有某种关联。

那是一个,遥远的,似乎触碰不到的地方。

正想着呢,我忽然意识到,这地方忽然异常安静。

一转脸,就看见程星河他们,都看向了一个岔口。

那个地方,出现了好几个人!

刚听串串老板说了,本地人是不敢上这里来的。

那几个是……

奇怪,红色的生人气。

不光如此,竟然还有功德光。

程星河一双二郎眼也看出来了,别提多高兴了:“妈的,我就知道,肯定是摆渡门那帮人——编个故事,就想把那些普通人给吓退了。还孟婆汤,想象力这么丰富,怎么不去写网络。”

跟着那些人,就能进摆渡门了。

我们立马从后面跟了过去,果然,那帮人一路走的急匆匆的,像是在商量什么。

我们还想靠过去,白藿香拉住了我们:“等会儿。”

对了,摆渡门显然是想躲着我,我要是直接过去,八成他们会瞒下什么,程星河会意,立马把水母皮给拿出来了。

几个人躲在了水母皮下悄无声息的凑近了,就听见那几个人在窃窃私语:“这好歹也是摆渡门,咱们能行吗?”

我一愣,这些人,不是摆渡门的?

“放心吧——咱们有那种帮手,只要事情成了,摆渡门的一切,就都是咱们的了。”

程星河在水母皮下偷偷捅了我一下,意思是问我,这些是什么人?

我还想知道呢!

敢上摆渡门这里来虎口拔牙,活腻歪了?

仔细一看这些人,我一下就皱起了眉头。

这些人确实有红色的生人气,但是与此同时,也带着一些妖邪气,或者仙灵气。

跟安宁和金灵龙王一样——都是一些混血!

“再说,你没见过那位的本事,”那几个“混血”之中,有一个吸了口气:“哪怕是那个公孙统,那位一抬手,不是照样飞出去了老远?”

我心里倏然一提。

公孙统?他出了什么事儿了?

上次是在玄武局外帮过我,可这么长时间过去,他早该痊愈了才对。

这帮人鬼鬼祟祟的,干什么的?

事儿有点乱,先是红衣人来了,接着江瘸子也来了,现在又有一帮混血也来了,这地方看样子要发生什么大事儿。

“这一次,咱们一定能得偿所愿,哎,到了,”他们几个低声说道:“先进去暖和暖和。”

前面有一个屋子,冒着冉冉的白气。

门口,靠着一个老太太。

那个传说之中的——孟婆店?

我们一对眼,立马跟上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