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797章 浑身秽气

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是二姑娘!

我一直以为她跟池老怪物在一起,被关在了三水仙官后面那个接天岭里了,怎么会出现在这?

二姑娘披头散发,还是那个贞子的造型,梗着脖子就对着几个半毛人呸了一声:“你才是奸细,你们家祖宗八辈都是奸细!”

一个浑身是毛,貌似猿猴后代的半毛人立刻说道:“大人,这个女子鬼鬼祟祟,也不是咱们这种血统,一准是摆渡门的败类,杀了她,以儆效尤!”

剩下的半毛人群情激奋:“对,杀了摆渡门奸细!”

说着,就要窜上去。

二姑娘的脸色立刻就白了。

卧槽,这还得了?

那个半毛人手里抓着一个东西,很像是原始人打火的燧石,奔着二姑娘脑袋就要砸下去。

你他娘砸核桃呢?

我想也没想,奔着那个位置就蹿过去了,一只手撑住了前面几个半毛人的肩膀,轻捷翻下,反手抓住那个猴子半毛人的脖颈,一把拽翻在地。

那半毛人一惊,敏捷翻身,两腿冲我膝盖扭过来,想把我翻到地上——几乎是猎食者的本能。

我想也没想,摁住他的头直接往地上一撞,沉重的毛蓬蓬的身体倒在地上,不动弹了。

二姑娘没想到会有人救她,抬头盯着我,瞪大了眼睛。

“反了!”有些新来的,不认识我的半毛子看见闯出来了一个我,大怒,四面八方对着我就冲,跟下雨一样。

那个斗篷下的“大人”没反应,估摸着正在冷眼看我。

最前面一个莫西干头,半脑袋羽毛的,直接被我反手抓住头发乓的一声掀翻在地,以此同时,左边又一个两手如爪,形似土拨鼠的,呼啸一声窜过来,凌厉的像是个回旋镖。

我看也没看,又稳又准又狠,一把卡在了他咽喉上,他的身体矮小,脚不粘地被我提在半空,拼命挣扎了起来,一脚对着我就踢,我侧身闪过,手上一用劲儿,他的腿踢蹬不动了。

这一连串的动作极快,有些半毛人甚至不晓得发生了什么,只听到乓乓几声,面前就跌下了几个人,好几个女的半毛人就尖叫了起来。

剩下的半毛人忽然反应过来,一下就把我给围起来了,可一时间没闹清我什么身份,又不敢轻举妄动:“救奸细……”

“他肯定也是奸细!”

坏了,刚才情势危急,不出来,二姑娘就得被当场开瓢,一出来,我就没法混在半毛子中间进摆渡门,更别说去追查红衣人和江瘸子的事儿了。

大婆从半毛子里冲出来,盯着我,满眼难以置信:“天狐小郎……”

马脸也愣住了:“富贵兄弟……”

那个“大人”,一直按兵不动,似乎正在观察我。

二姑娘也缓过来了,盯着我,红肿的眼睛有了一丝光:“你谁啊?”

现如今改头换面,二姑娘也不认识我了。

我脑子一转,忽然指着二姑娘就说道:“大家千万不要碰这个奸细——她看着稀松平常,其实满身都是秽气,谁要是碰到了她,立刻就会把自己的灵气给搭上,死于非命!”

二姑娘本来反应就不怎么快,一听我这话,人都傻了。

半毛子最怕的,就是失去灵气,一听这个,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大步,跟看瘟神一样:“她有秽气?”

我一只手速度极快,不为人知就把金灵龙王那弄到的秽气珠塞在了二姑娘衣服里,接着转身从树上削了一根新鲜枝条,搁在了二姑娘身边。

几乎一瞬间,那根新鲜枝条就干枯了下来,鲜嫩多汁的树叶碎成了渣。

底下的半毛子被我忽悠瘸了,退的更远了。

“她潜入咱们之中,就是为了让咱们抓住她,好让她用自己的秽气害咱们的,大家千万不能靠近!”我沉痛的看着刚才那几个被我掀翻的半毛子:“兄弟们,刚才为了保护你们,多有得罪!”

那几个半毛子反应过来,从仇恨就变成了感激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原来如此——谢谢天狐小郎!要不然,我们被这个奸细害了,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!”

我摆了摆手:“大家都是兄弟,不分彼此,何必客气!”

那些半毛子看着我的眼神更崇拜了:“不愧是天狐小郎,见多识广,本领高强!”

“那个身手,那个能力——真是咱们半灵血的希望!”

马脸也跟着一拍大腿:“难怪富贵兄弟出手,原来是出手相救,高风亮节!”

这就妥了,先跟二姑娘撇清关系,再救下她护住她,就不耽误事儿了,还能让半毛人更信任我,一举好几得。

二姑娘一听面前这个“陌生人”信口开河栽赃嫁祸,气的几乎昏过去,她哪儿经历过这种事儿,跳脚就要跟我拼命,一句囫囵话都说不出来,更别说辩解了:“你说清楚,我哪儿来的秽气……”

其他的半毛子群情激奋:“杀了这个秽气奸细!”

我连忙摆手:“杀了可不行——一旦见血,秽气扩散,咱们都得倒霉!”

半毛子你看我,我看你:“那怎么办?”

“不能留着这个定时炸弹吧?”

我立刻说道:“依我愚见,不如我来亲自看着这个奸细——顺便拿她当个人质,一会儿进了摆渡门,也算给咱们留条后路。”

“对呀!还是天狐小郎高瞻远瞩!”大婆也十分激动:“只是,天狐小郎守着这么个秽气奸细,自己岂不是危险?”

“大局为重,我早就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了,”我大义凛然:“只求今天的事情,一切顺利。”

“好!”那些半毛子一下被我的激情给感染了:“不破摆渡誓不还!”

那个斗篷下的大人还是没吭声,摆了摆手,大队的二毛子奔着那个开了门口就进去了。

那是个极其狭长的山谷,周围的半毛子都拿二姑娘当个定时炸弹,没人敢靠近,看我的眼神,跟看英烈一样。

马脸尤其激动,在我身边吹了一通彩虹屁:“富贵兄弟,刚才可多亏你了,要不,咱们就中了摆渡的圈套了!”

我摇摇头:“同舟共济,应该的。”

马脸一边说着,一边盯着二姑娘,显然很有好感:“长得这么好看,却是是奸细,可惜,可惜!”

就二姑娘的姿色,说是普通都带点夸张色彩,好看?你这个品位也挺独特。

二姑娘本来想对着马脸吐口水,一听马脸夸她好看,估计也是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头一遭,那口水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。

“对了,天狐兄弟,”马脸接着问道:“你怎么看出她身上有秽气的?”

“好说,”我随口答道:“以前在外面看见过她害人,没想到在这里又看见她了,也是咱们半灵血注定这一趟旗开得胜。”

马脸不明觉厉,连声夸我胆识过人,雄才大略。

不过马脸也怕自己的灵气被秽气影响,不敢离的太近,等他稍微远一点,我这才松了口气,低声问二姑娘:“你怎么跑这来了?”

二姑娘盯着我,张嘴呸了一口:“你是谁,刚才你凭什么冤枉我?”

我侧脸躲开了那口唾沫:“不是,做人要讲良心,我冤枉你?你想想,要不是我,你刚才就开瓢了!”

二姑娘这才反应过来,一拍大腿:“对呀……”

但她看向了我的眼神更狐疑了:“那你又为什么要救我?”

说着跟反应过来什么似得:“奇怪——我听你声音,怎么怪耳熟的?咱们以前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