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798章 神仙显灵

我倒是想告诉她,不过这就注意到了,周围的灵物不少好奇的往这里看的。

隔墙有耳,再说就二姑娘这个脾气,嘴里没有把门的,我就没敢松嘴:“谁救你了,我是怕你身上秽气把人感染了。”

没想到,二姑娘怔了一下,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也对,像他那样对我好的人,世上只有一个。”

“谁啊?”

二姑娘好像做白日梦被戳醒,一下反应过来了,瞪了我一眼:“你管不着。”

好家伙,这脾气一点没改,难怪池老怪物天天惦记着怕你找不到对象。

接着,她就回过神来了,颐指气使的瞪着我:“那个秽气,是怎么来的?”

其实也幸亏二姑娘体质特殊——她是酒金刚的女儿,身上有仙灵气,能抵御秽气珠,不然我还真不敢往她身上放。

我就色厉内荏的说道:“这我哪儿知道,也许——是谁放在你身上,给你保平安的。”

二姑娘一想,顿时茅塞顿开:“肯定是那个老不死动的手脚!”

也好,只能让池老怪物背锅了。

我故意问道:“那个老东西又是谁——是你爹?”

“呸!”二姑娘一口唾沫星子还要喷我:“是你爹!他就是个老混蛋——还得我给他擦屁股。”

“擦屁股?那老头儿生活不能自理?”

“你懂个蛋,”二姑娘愤愤不平的说道:“要不是他,我也不会这么倒霉——都说了金盆洗手了,又回去当什么天阶,这下好了,让人一勺烩了,出也出不来,姑娘我还得给他搬救兵去,天天自吹自擂说什么自己没有敌手,呸!”

一细问,连蒙带猜就弄明白了——原来池老怪物回归十二天阶之后,就被天师府征调,过去跟三清老人镇压九尾狐。

可四相局出了岔子,九尾狐难控制,十二天阶就受命去取一个要紧东西,据说专门能对付九尾狐。

结果到了地方,是个陷阱,十二天阶都出不来了,池老怪物拼尽全力,才把二姑娘给弄出来,叫她回山上等着。

她虽然天天跟池老怪物对喷互骂,可池老怪物真的出事儿,她也放心不下。

“那你上摆渡门是来干什么的?”我问道:“你认识这里的人?”

“我是听说……”二姑娘犹豫了一下,不过她素来藏不住话:“我妈,可能就在这个山上,本事很大,要是能请到了她,一定能把老怪物给救出来。”

原来,池老怪物把她推出来之后,就留下一句话——别管我了,上摆渡门找你妈,以后,让她护着你。

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“谁知道,找到了这里,都是满满当当的牛鬼蛇神,还说我是什么奸细,我奸细他祖宗八代!”二姑娘忽然叹了口气:“要是能找到我的那个怂货就好了——他本事很大,世界上,就没有他办不到的事儿。”

她眼里,有落寞,也有思念,还有咬牙切齿:“可这个怂货——跑到什么地方去了!别又是被哪个狐狸精给勾住了吧?”

怂货——那不就是我?

放心吧,你找到我了,就冲你这么相信我,能做的,我一定好好做。

但愿池老怪物他们能平安,坚持到我从这里搬了救兵。

这个山谷很长,两侧都是绝壁,里面静悄悄的。

这一下,又跟程狗他们走散了,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,但愿别惹上麻烦。

我正要抬头看看前面还有多久能到,马脸过来了,低声就说道:“富贵兄弟,这地方好像不大对劲儿,一会儿进去,咱们都得长点心眼儿。”

马脸一个莽夫,还能有这个机警劲儿?

“多谢。”我立马问道:“这是那个大人留的话?”

马脸点了点头:“那个大人说——这地方静悄悄的,一个摆渡的也不见,事出反常必为妖。”

二姑娘冷笑:“妖?别人说这话也没什么,你一个半毛子说这个不觉得别扭吗?”

马脸一听,表情顿时就僵了。

说白了,这些混血素来自称“半灵血”,你跟他们提“半毛子”,那跟种族歧视差不多,肯定是要翻脸的:“你这个奸细说什么?”

“我说半毛子,啵按半,摸嗷毛,听懂了吗?”

我就知道,这二姑娘从来不会审时度势,哪怕成了阶下囚也这么不消停。

马脸本来头脑也简单,跟个二踢脚似得一点就着,眼瞅要发飙,我连忙就挡住了二姑娘:“算了算了,她就是想激你粘秽气,马兄弟聪明,不上这个雕虫小技的当。”

马脸本来很生气,不过一听“聪明”二字,顿时笑逐颜开:“富贵兄弟说的有道理,不过我姓黄——黄骏捷。”

二姑娘还在一边翻白眼呢,我抓住机会就打听了起来:“黄大哥见多识广,我是新来的,就跟您打听打听——你们都怎么称呼那位大人?”

“富贵兄弟还不知道?”马脸一拍肌肉喷发的大腿:“那位大人身份可不低,是上头来的,不能随便说名字。”

我皱起了眉头,上头?本事不小啊。

难怪,公孙统都被打败了。

啧,不会真是江真龙卷土重来吧?

“看来你对那位大人很了解啊!”我立马说道:“那位大人最擅长的是什么,你是不是也一清二楚?”

“富贵兄弟你这是要考老哥啊!”马脸因为春江水暖鸭先知,反倒是得意洋洋:“那位大人,能净灵。”

我一愣,净灵?

万物皆有秽气,功德能把秽气荡涤干净,这就是修行的过程,要是能净灵,那确实得是上头的人物——就跟观音菩萨发慈悲,会净化人的罪孽一样。

我盯着那个套着斗篷的背影,难怪一抬手,就号召了这么多半毛子,挺厉害啊!

难不成,江辰化龙而走,上哪儿进修了个新技术?

“说起那位大人来,那叫一个足智多谋,大家心悦诚服,当初,他可被摆渡门害惨了!这一仗,咱们哀兵必胜。”马脸一边说一边吐唾沫:“那帮修仙的,也就是一帮衣冠禽兽,说话不算数,该!”

说话不算数是怎么回事?

我刚要说话,二姑娘忽然拉了我一把。

我转过脸,二姑娘往前面一抬下巴,面无表情:“有东西来了。”

东西?

一抬头,我们现在已经进到了峡谷中间,而前后石壁上,忽然出现了一种很特别的气息。

红枫叶的颜色。

这是什么玩意儿?

下一秒,“哄”的一声响,四周像是起了一层云雾,而云雾之中,隐然出现了一些轮廓。

瞬间把半毛子大军给围住了。

那些轮廓,有手有脚!

像是,两侧石壁上那些栩栩如生的神佛天女,走下来了!

周围的半毛子觉察出来,脸色都变了:“那是——什么?”

“咣”的一声,一只巨大的手臂,奔着队伍就砸了下来!

卧槽,我立马把二姑娘护在了身后,身边是沸反盈天的喊叫声:“神仙显灵了……”

还有一些胆子小的,直接就跪下了:“坏了,摆渡门把神仙都请下来了……”

“是啊,咱们怎么跟神仙斗啊!”

但一个声音厉声喊道:“谁也不许跪,大人说了,这不是神仙,地方有圈套——摆渡门的圈套!”

是大婆的声音——她好像一直在充当那个“大人”的代理人。

马脸也愣住了,伸手拨开雾气,就想看清楚,那些长手长脚的真容。

我也想看清楚,可这就觉出来,二姑娘的手抓在了我衣襟上,喃喃的说道:“怂货?”

她认出我来了?

我刚想说话,头顶忽然“哄”的一声,一只巨大的脚,对着我们就踩踏下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