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799章 借灵之术

我立马抱住了二姑娘,就往一边滚了过去,“当”的一声,那一只巨大的石头脚,直接跟我们擦身而过,箩底方砖瞬间炸起了一圈裂,石屑溅的到处都是。

几个半毛人没躲利索,直接被碾成了肉饼,二姑娘抬起头,我立刻遮住了她的眼睛:“别看!”

这确实不像是神仙显灵,神仙怎么会这么暴戾,可这巨大的神像,又是怎么回事?

啊,看到了。

那些石像身上,都有一层红枫色——我不认识的那种颜色。

而这一层红枫色,在牵动着这些石像动!

好像提线傀儡一样。

我顿时明白了——这是借灵术!

借灵跟结灵一字之差,相隔甚远,所谓的借灵,是操纵灵气强大的邪祟,附着在某种实体上,借此操纵实体。

一些死物,比如人偶娃娃偶然会活过来作祟,就是这个原理。

我本来应该很熟悉的,厌胜也有这种法门,顾瘸子操纵木头小狗送信,也是这个套路,但是,能用这种气来操控这么大的神像——这人得多厉害?

是哪个长老吗?

还没等我看清楚,陆陆续续,四面墙壁上,都走下了数不清的神像,把这里团团围住。

得了,摆渡门大概也觉出来这个后门被发现了,这是要关门打狗。

马脸倒是第一个跳起来:“跟他们拼了!”

我要拦住他,可他脚力奇快,手抓了一个空,就看见他奔着那些神像过去了,我没辙,要把二姑娘带一边,可二姑娘反应比较慢,我一着急就把她背背上了,躲在了角落里。

摆渡门就是摆渡门,本事果然不小,当初我闯进来,幸亏没碰到这里,不然八成也要倒霉。

正要看看这些石像是怎么动的呢,就看见一片大乱之中,那个“大人”的背影屹立在最前面。

而其中一个巨大的石像,对着他就踩踏了下来!

可他的身影跟一座山一样,岿然不动,只是抬起了一只手。

二姑娘也看清楚了,喃喃的说道:“他该不会——一只手就能挡住那么大的石像吧?”

那些石像好几米高,怎么可能?

但就在那个石像的一只脚,要踩在了那个“大人”头顶的时候,忽然跟按下了暂停键一样,不动了。

周遭一片寂静。

那只手翻转了一下,接着,我们就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。

那个抬脚的神像,忽然轰然倒在了地上,摔成了数不清的碎片!

“神了……”正在跟那些神像对抗的马脸激动了起来:“那位大人,真神了!”

“一抬手,那东西自己就塌了!”

他们看不出来,我却看出来了。

那个神像之所以失去了控制,是因为黑斗篷一抬手,就祛除了上面的红枫气!

等于说,把操控神像的丝线斩断,神像自然不受控制了。

黑斗篷,好像能净化气!

接着,黑斗篷转过了身来。

一只手,对着周围一摆。

瞬间,周围那些缠绕在神像上的红枫气,跟灰尘遇上了吸尘器一样,全部被净化消失,所有的神像,全部失去了控制,轰然崩塌!

我后心一阵恶寒,能吞噬净化气——简直跟散神丝差不多,却比散神丝更强大。

有这种本事,谁能打得过他?

那些烟尘消失,半毛子们目睹了一切,都欢呼了起来:“好!”

“大人神威!”

马脸叫唤的尤其欢,场面跟传销大会差不多。

眼角余光,就留心到,暗处有几点影子。

黑斗篷跟大婆摆了摆手,大婆靠近听见了,立刻转脸,大声说道:“大家抓人!”

这些半毛子比普通人是敏锐许多的,一听这个话,转过脸,就发现了几个人,一拥而上,根本没费什么功夫,就把几个人给抓住了。

“就是他们,操纵了这些石像打咱们!”

“摆渡门的败类!”

不是,你们都进到人家家门口了,人家还不能抵挡了,非得躺平挨打才行?

那几个看打扮,是摆渡门的弟子——啧,为首的我认识,那不是上次来见到的杠精欧阳油饼吗?

他们脸色都极为难看,显然,用那种红枫色的气操纵借灵术的,就是他们。

可他们现在脸色极为难看,几乎面无人色——我后心一炸,他们身上的气,竟然也全被净化了,在没回复过来之前,暂时成了废人!

这个“净灵”的本事,好强。

“杀了他们!杀了他们!”半毛子简直跟狂欢一样——这算是旗开得胜。

大婆听到了黑斗篷的教诲,提起嗓子:“给我们带路去三川,给你们留个全尸。”

欧阳油饼为首的那几个摆渡弟子听了,头都没抬,铁骨铮铮。

大婆弯腰听了黑斗篷的话,立刻点了点头,接着大声说道:“不说?冠南山的老五,你动手吧!从小到大!”

半毛子里出来了一个其貌不扬的小个子。

那个小个子,一张尖嘴。

马脸吸了口凉气:“老五出来,那就有好戏看了。”

被称为老五的小个子逼到了一个看上去年纪最小的弟子面前,那个弟子面色冷冷的。而老五往前一冲,那个弟子顿时就是一声惨叫。

老五的尖嘴,插进了小弟子的耳朵里。

摆渡门的活了这么久,什么没见识过,能让他们发出那种声音——这得是多大的痛苦?

剩下的摆渡门人,面如土色,厉声喊道:“小青!”

那个被称为小青的,歪在了地上,不动了。

七窍流血。

剩下的摆渡门人,因为气息被黑斗篷净化,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,眼睁睁的就望着自己的同门遭受这种折磨。

“只要能带路,就不用受这种罪啦!”

尖嘴老五开了口,声音难听的跟指甲挠玻璃一样。

这地方肯定还有其他陷阱。

摆渡门人还是不肯开口。

尖嘴老五叹了口气,对着第二个摆渡门人就撞过去了。

这样不行——难道修行这么多年,就为了找死吗?

我心念一动,立马喊道:“等一下!”

所有的视线,全落在了我身上,包括黑斗篷,和欧阳油饼。

大婆纳闷的说道:“天狐小郎,怎么了?”

我答道:“杀光了还怎么带路,他们嘴紧,我来试试——肯定能让他们说出有用的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