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8 07:16:12

最新章节: 难不成,他跟这个九重监,已经融为一体了?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,四周围的墙壁,忽然发生了变化。那些墙壁猛然翻转,所有的兽头,都转过了头来。盯着我们。五大人也回过头,忽然说道:“带走江仲离的,是你们的人?”我后心一炸。五大人盯着我:“我想起来了——天河主说过,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,没有什么手下。”他

第1800章 净化秽气

欧阳油饼冷冷的看了我一眼,像是在说别白费功夫了。

大婆听到了黑斗篷的教诲,跟我点了点头:“天狐小郎,你试试。”

欧阳油饼一听这四个字,眉头一扬,也是一愣——没人不知道九尾狐的威风。

我蹲在了他面前,先大声说道:“你们摆渡辛辛苦苦,不就是求一个长生吗?这么死了,不本末倒置了吗?”

“就是!”其他半毛子都跟着嚷了起来:“领着我们上三川,留你们个全尸!”

欧阳油饼露出了几分不屑,似乎在说,天狐后代,不过如此。

可就在这一乱之下,我趁机低声说道:“你还记得燧仙石吗?”

欧阳油饼的眼神顿时就变了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:“你是……”

欧阳油饼虽然也是个杠精,但活的时间长,这个时候倒是拎得清,微微点了点头。

当初,摆渡门就有传言,谁来送燧仙石,谁就会给摆渡门带来一场大祸,我正好就成了送石头的冤大头,放出了小龙女。

后来虽然也化解了,但作为摆渡门的人,绝对不会忘记这件事儿。

他眼里有了几丝希望。

我跟他挤了挤眼,接着说道:“哪怕你活腻了,可你手底下这些师弟们未必想死,我劝你弃暗投明,赶紧给大人带路,别固执己见,害了自己的师弟。”

说着,悄悄挤了挤眼,示意他可以演个戏。

那几个师弟不知道这些事儿,冷着脸别过了头。

可欧阳油饼已经知道我的意思了,眼珠子一转,装成不情不愿的样子说道:“你真的能放了我那些师弟?”

那些师弟一下愣住了:“师哥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事到如今,管不了那么多啦,我不能让你们死在我眼前,”欧阳油饼凛然说道:“只要你留着我们师兄弟几条命,领路就领路!”

那几个师弟一下急了眼,可欧阳油饼一眼扫过去,恶狠狠的说道:“摆渡门的规矩,你们忘了?”

连我都知道,尊师重道,长幼有序,小的都得听大的话。

他们咬了咬牙。

而周围的半毛子一片欢呼:“不愧是天狐小哥,三言两语就把摆渡门的死脑筋给劝回来了!”

“都说九尾天狐能迷惑人心,看来并非空穴来风啊!”

好说。

那个黑斗篷下的大人对大婆下了某种指令,大婆应声,扬声说道:“领路!”

我手头上已经有个二姑娘了,一个羊也是赶,两个羊也是放,看守欧阳油饼的事儿,自然也就落在了我头上了。

欧阳油饼跟在我身边,他那几个师兄弟虽然不甘,也只好把那个小青背起来,心不甘情不愿的跟过来了。

欧阳油饼压低了声音:“怎么走?”

“你听说过王二小的故事吧?”

欧阳油饼恍然大悟,转过身,就在峡谷里领着我们走了起来。

一边走,他一边低声说道:“你怎么跟这帮二毛子混在了一起?”

掉在了嘴边的人情,不捡白不捡:“那还用说,听说摆渡门有难,我特地赶过来的。”

有了人情,好叫你们帮我救十二天阶——摆渡门的都不欠人情,上次皇甫球还特地给了我一些仙药还债。

欧阳油饼别提多感动了:“多谢——摆渡门躲过这一次的劫难,必有重谢。”

我顺口问道:“你们跟二毛子是怎么结怨的?”

欧阳油饼叹了口气:“说来话长,都是冤孽。”

从头说起,其实摆渡门和天师府,都是源自龙虎山的。

天师府是吃官饭的,兼济天下,摆渡门闷头修仙,独善其身。

而大家的共同点就一个——修功德,除邪祟,保护三界平安。

你贡献的越大,得到的就越多。

所以摆渡门这些年来修功德,也是一样为民除害。

就在为民除害的过程之中,自然就跟许多灵物邪祟结仇,势如水火,就跟猫和老鼠一样,是宿敌。

而几百年前,摆渡门封一个很厉害的灵物,结果因为四相局发生变故,那个灵物逃出来了,现在就要找摆渡门报仇——也就是之前老板娘说的那个,厉害仇家。

造孽啊——都说四相局不能动,这一动,拔出萝卜带出泥,果然都是麻烦。

这事儿也算因我而起,就更不能放着不管了。

而那个厉害仇家一出了,第一件事儿就是找到了跟摆渡门有仇的,团结在一起,侵占摆渡门,要三川仙药。

摆渡门仇家本来就不少,这些半毛子一来被摆渡门拒绝过,怀恨在心,二来都想贪摆渡门的仙药让自己变强大,一呼百应就来了。

欧阳油饼叹了口气:“本来,摆渡门早就做好了措施,可没想到,还是出了差错。”

原来一个在摆渡门很有地位的门人替换了老板娘,在外面防备这些人,可那一位看守被发现了,十分危险,公孙统赶过去相救,自己也受了重伤。

可还是被他们知道了进来的秘密,摆渡门已经设下了重重陷阱,就等着他们以死相拼了。

第一次这么吃亏,就是因为,那个所谓的“大人”,能把任何气都给“净化”了的缘故。

我皱起了眉头,连公孙统都收拾成那样,又是一块铁板。

而这个时候,二姑娘一把抓住了欧阳油饼,满怀希望的问道:“你认不认识我妈?”

欧阳油饼给吓了一跳:“你妈是谁?”

“我妈就是我妈……”二姑娘立马说道:“老怪物说,我来了,我妈就能认出我来!”

可酒金刚在银河大院,也不在这里啊。

我刚要说话,欧阳油饼端详着二姑娘的模样,脸色忽然变了一下。

但他马上把神色给压下来了:“不知道——如果你妈真的是我们的前辈,那等这件祸事消弭了,我可以帮你找。”

二姑娘不谙人情世故,根本就没看出来,性格又急躁,一听这话,十分失望,冷笑了一声:“说什么摆渡门有本事,原来自己都火烧屁股啦!还指望着她来救老怪物呢,看来,求人不如求己。”

说着失望了下来:“要是怂货在就好了。”

我一愣,你之前不是认出我来了吗?

她接触到了我的眼神,骂道:“你干什么瞪着眼睛看着我?你跟我那个怂货有时候是有点像,可比我的怂货差远啦!再说了,我的怂货可不是半毛子,是真龙转世。”

这一席话把欧阳油饼给说蒙了,转脸看着我,仔细端详了半天,我只得偷偷摆手,意思是别让她知道我的真身。

欧阳油饼也没犹豫,似乎明白为什么瞒着二姑娘了。

二姑娘跟着队伍一边走一边碎碎念:“不过一个灵物,就把你们给吓成这样,要是老怪物在这里,一起就弄死了。”

“那么厉害的角色,难对付也正常。”我忍不住说道:“那个大人能净灵,有几个打得过他的。”

二姑娘却哼了一声。

我看了她一眼:“怎么,你看出什么来了?”

“我看出,那个黑斗篷,杀敌一百,自损三千。”二姑娘低声说道:“你知道,他是拿什么净化秽气的?”

我来了精神:“什么?”

“他自己的气,”二姑娘答道:“老怪物一早就告诉过我,万物守恒,得到什么的同时,也会失去什么,那个黑斗篷,现在看着是厉害,可早晚得把自己也给净化了。”

这句话,后来起了大作用。

正说着话呢,马脸凑过来了:“哎,这几个摆渡门的——领路领的怎么样了?怎么还没看到三川呢?”

那几个摆渡门的师弟都咬紧了牙,看着欧阳油饼的眼神,咬牙切齿。

欧阳油饼指着一块石壁就说道:“到了,从这里就能进去了。”

说着,他过去,摸索到一道缝隙,手伸进去,回头就跟我使了个眼色——意思是让我抱住头,蹲下。

其他的半毛子浑然不觉,都兴奋的盯着裂缝。

他的手一动,“嗡”的一下,我听到了一阵摩擦的声音——像是,数不清的翅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