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09章 蜘蛛结网

程狗?

他们也来了?

一个巨大的身影腾挪闪跃,把前面一排半毛子全部扫倒。

金毛。

摆渡门的还想进来呢,只听“咣”的一声巨响,一个身形彪悍的半毛子往上一顶,门口的部分轰然坍塌,把入口给堵住了。

这下好了,进不来也出不去了。

一个身影,飘然就从楼梯边过去了。

红衣人……

他要是先找到了琼星阁,那肯定要用里面的东西坑我,能让他得逞才有了鬼。

我立马奔着那个方向就冲,可全部的半毛子肯定是得到了他的指令,一窝蜂就把我给围住了:“别想进去!”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红衣人是上去了,黑斗篷呢?

既然没被砍中,肯定是躲在什么地方了。

可这里乱七八糟的,满眼都是青气,也不知道哪个是他。

我正要细看,后脑勺就被来了一下,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还往哪儿看呢?”

熟悉的声音,和熟悉的药草气息,白藿香。

我就知道肯定要被她骂——真是怕啥来啥。

我的脑袋被摁下来,她开始给我上药:“你吃了麻药了,觉不出疼来?”

我真没觉出来——刚才那个情形,哪儿还有余力去管身体疼不疼呢?

这会儿才反应过来,身上因为龙鳞,是没什么外伤,可骨头一阵剧痛,不知道哪里被撞了。

白藿香一边骂我一边上药,又是豹猫一样的凶狠表情,可是,手头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心温柔。

那个药凉丝丝的,瞬间就把火辣辣的痛感给压下去了,估计是她新研究出来的,效果不错。

程星河在旁边笑嘻嘻的听,做了个“活该”的口型,接着一把抓了无花果干入口,也没来得及嚼,一手凤凰毛毫不留情甩出,把面前卷土重来的半毛子再次打翻。

苏寻一步跨到前面补了数不清的元神箭,那些半毛子惨叫连连,再被金毛一威慑,全退到了一边,恐惧的盯着我们。

金毛转身,耀武扬威的看了我一眼,意思是“没我行吗”。

我连忙问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“你老不回来,等着等着,就看见祸国妖妃了,白藿香不看还好,一看,立马催着找你,走慢两步,她就用容嬷嬷附身,拿针扎我们俩。”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还不是怕你被狐狸精给勾搭了去。”

白藿香一转脸,眼神冷下来,苏寻没回头:“去掉们俩。”

合着光扎你了。

程星河立马认输一样的摆手:“我说错了,她是怕狐狸精害了你,所以我们就披着水母皮,趁乱混进来了。”

还好,那些半毛子们闹渣渣的,也没察觉到到。

这个时候,又有人拉了我一把。

程星河一抬头,自来熟的就摆了摆手:“这不是二百五吗?你也来啦?”

二姑娘看见程星河一帮子人,倒是极为高兴,热切的想说话,可记起来不能开口的诺言,又看了我一眼。

没有时间跟她解释了,我觉出身体上的痛感开始消失,就回头看向了里头:“咱们得想法子上去……”

八仙堂后边就是观星楼,这地方往上有个大楼梯。

红衣人就是这么上去的。

我们刚要往上跑,就听见“哗啦”一声巨响。

一道楼梯,整个塌陷下来了。

是红衣人上去的时候,把楼梯给砸断了。

就怕我们跟上去。

程星河差点没让砖石瓦砾给砸到,大骂一句,结果伸头一看,也皱起了眉头。

观星阁不知道多高,一头望上去,简直像是个通天塔。

再不追,红衣人就得逞了。

程星河甩过凤凰毛,可够不着,跳起来没用,叠罗汉上到了苏寻身上,也还差着老大一段距离。

靠着我们的能耐,上不去。

那些半毛子一看我们分神,也从后面漫了过来,还想偷袭,我一寻思,就大声叹息:“可惜,可惜,刚才上去的那个人,怕是要先把三川仙药抢走了。”

半毛子被鼓动,就是为了三川仙药,一听这个,沸反盈天:“三川仙药在上头?”

我点了点头:“你们知道,也晚了——三川仙药就三个,先到先得,哎,程狗,咱们赶紧上去,剩下的归咱们了。”

程星河根本不知道三川仙药是个什么梗,不过聪明如他,已经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了,一拍大腿:“那必须,晚了黄花菜都吃不上了!”

“不能让他们抢先!”后头一个半毛子急了眼:“咱们上去!梅花山那几个姐妹呢?”

好几个高挑婀娜的身影从半毛子里出来了。

肤白貌美,腰肢柔软的跟柳树枝条一样。

我正看着呢,肋骨一左一右同时剧痛,我还以为是内伤,一低头,好么,二姑娘和白藿香一人给我来了一下。

这几个姑娘模样很好看,乍一看也文静,可对着上头,一张大嘴咧开,就滋出了两个大尖牙,五官移位,表情别提多狰狞了。

程星河咽下无花果,吸了口凉气:“好家伙,不开口引来千军万马,一张嘴吓退各路诸侯。”

而那几个姑娘对着头顶,扑的一喷,一股子白线倏然射出,稳稳当当就喷到了上头。

光滑洁白——是蜘蛛丝。

对了,这是传说中的美女蛛!她们吐出的丝,据说不光斩不断,还会把煞气包裹住,什么东西都能消化了——我们之前遇上过一个九丹大蜘蛛,就是她们的亲属。

这几位姐妹花是混血,恐怕没有母辈那么强的能力,可也相当够用了。

不长时间,几道子蛛丝就形成了一个交错纵横的网!

半毛子们争先恐后就要顺着网子往上爬。

可程星河一手拽住我们,跟拉了满藤的葫芦一样,另一手凤凰毛往蛛网上一缠,带着我们就上去了。

风声擦着耳朵呼啸而起,没花费什么功夫我们就上去了,比那些半毛子还快。

那些半毛子见状,还要怒斥我们,奔着上头爬的更起劲儿了,那几个留在地上吐出蛛丝的姐妹花厉声就喊他们别着急,可惜他们争先恐后,唯恐自己拿不到仙药,只觉得姐妹花是怕他们抢先,结果“吱”的一声,蛛丝被他们的体重压的直接崩塌,哗啦啦全跌下去了。

这下,不少半毛子嫌弃姐妹花的蜘蛛网不结实,还有不少催姐妹花赶紧继续吐丝,把姐妹花气的罢了工。

把这些沸反盈天抛在脑后,我抬起头看向了这个塔的顶子。

这是个螺旋结构,看的出来,最上头有一个大房间,高的像是能登天。我们奔着上头就跑了过去。

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就看见头顶有一个极大的黄铜铁门。

毫无疑问,那应该就是真正的凌尘仙长所在的位置了。

但是,没见到红衣人的踪影。

妈的,那货难道先进去了?

这个时候,我就听到底下远远的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保护祖师爷!”

摆渡的破开门口进到了八仙堂了。

程星河着急,甩过了凤凰毛把我们拉上去,与此同时,我注意到,一个身影,在暗处矫捷而上,几乎是跟我们同时上来的。

是刚才披着黑斗篷那个。

他对着我们就冲了过来,像是要把我们给撞下去。

我早就甩手劈出斩须刀,那身影被斩须刀的锋芒一逼,不由自主就往后一退,重新藏在了暗影之中。

可这一下,程星河失去平衡,我们一帮人也跌到了楼梯下面了。

“这是个什么玩意儿……”

程星河要骂,苏寻快一步,元神箭已经出手,可元神箭射过去了之后,跟进入了黑洞一样,消失的毫无踪迹。

苏寻愣了一下,程星河半句骂人的话,也噎住了。

那个身影在暗处站了起来——显然,是想着把我们消灭了,再进黄铜大门。

我盯着他,煞气往斩须刀上一逼:“听说,你以前是个管净化的黑龙?”

程星河一转脸:“妈的,江辰?”

我摇摇头:“他的身形,怎么可能是江辰,咱们之前才见着的——不用藏头露尾,我知道你是谁了,我们,就还跟你叫阿四吧。”

白藿香一愣:“阿四?”

没错——就是那个给我们带路的“小孩儿”,阿四。

那个身影从暗处走出,确实是那个童稚的小姑娘模样。

只是,她的眼神变了。

从温暖和煦,变成了冰冷阴沉,那不是小孩子会有的眼睛。

“不会吧?”程星河叹了口气:“咱们这一路上,都遇上的是什么怪物?”

自己是什么气场,就会吸引到相同的人,大概,因为我们几个,也算是“怪物”吧。

“阿四”死死盯着我:“你怎么看出来的?”

“简单,从你那个死去的阿爸身上看出来的。”

阿四皱起眉头:“你没见过阿爸。”

“我是没见过,可我听说过啊。”我答道:“开始,我就知道你跟红衣人不是一伙的。当时,红衣人跟你所谓的那个“阿爸”说了一句什么,你“阿爸”就死了?那是你动的手吧?”

苏寻忍不住说道:“那个阿爸那么疼她……作为一个凡人,被她拉出来掩盖身份,也怪可怜的。”

“也不能算是凡人,”我答道:“你那个阿爸,就是摆渡门在外面的守门人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