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12章 水中和上

明明是个泥塑的神像,可是嘴——在动。

像是一个岁数很大的人,在费力气的咀嚼着什么!

我顿时就愣了一下,这个神像,活了?

下一秒,那个泥塑的神像发出了“咯吱……咯吱……”的声音。

程星河他们都觉出来了,回头一看,都愣住了。

我立马大声说道:“往里往里——躲到硬东西后面去!”

这他娘的,是水和上!

我在厌胜册里见过这种东西的记载:修行之人,六根不净,没入水中,遇秽则生。

传说之中,修行者在修行过程之中,总会遇上各种考验,许多修行者到山海无人之境去,就是为了求个清净,摒除心里的杂念。

可不管到哪,考验也总会如期而至,有的美女,有金钱,总之,是六根不净的人,杜绝不了的诱惑。

有一些修行者,就在最后一关,没扛过这个诱惑。

没抗过去怎么办?前功尽弃!

要知道,许多修行者为了得道,抛下至亲,抛下青春,抛下滚滚红尘,结果一夕之间失去一切,像是输了豪赌,能甘心吗?

不甘心,就会滋生出怨念来。

不肯消亡,不肯放弃,

这就成了执念了。执念,就会让人变成妖邪。

有时候渔民在人少的地方捕鱼,就会捕捞到这种像和上一样的东西。

双手合十,宛如雕塑,个头不大,也就三尺见方,也被称为腊和上,可一捞上来,凡人六根不清净,有非分之想的欲望,就会把这种东西给唤醒。

这东西不醒还好,一醒了,一张利口,能咬断最坚固的东西。

下一秒,水和上纵身扑过来,对着我们就咬!

我护住了程星河他们,一脚把一个楠木大椅子对着它就踢过去了。

那东西张开一张嘴——嘴里骇然的露出满口尖牙,跟慈眉善目的表情,是极其震撼的反差。

只一声,那个楠木椅猛然炸裂,那小小的身躯倏然钻过,我立马抬起斩须刀去削它,可斩须刀煞气一起,这东西反应极为敏捷,巧妙的就避开了斩须刀的锋芒,从另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奔着我就扑了过来。

这地方,怎么会有这种东西,防贼的?

对了——摆渡门的,六根都清净,只有我们这种凡夫俗子才会有惊动它的诱因。

我翻身闪开,程星河怕我吃亏,一凤凰毛就弹了出来,啪的一道破风,差点没扇我脸上。

“你看着点!摸龙奶奶的技法都教狗肚子里去了?”

“少废话,你爹手里有谱。”

这一下险险蹭过我的脸,奔着水和上过去了。

有希望!

可水和上一歪头,一张利齿,竟然直接咬到了凤凰毛上!

程星河一愣,就要往回撤,可那东西力气奇大,根本撤不回来。

得了——修行者之前能力越高,化的水和上,也就越凶,这一位,怕是半步就得道了。

不过,拴住了也好,我抬起斩须刀,拴住了,就能砍它了!

可没想到,就这么一抬手的功夫,我就听见后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二姑娘立马又来拼命揪我,我回头一瞅,脖颈子就凉了。

水和上身后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出现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影。

跟兵马俑一样,是数不清的水和上爬出来了!

程星河喃喃说道:“这是要亲命啊……”

谁说不是呢!

凤凰毛还没拔出来,数不清的水和上露出满口尖牙扑过来了!

我一下把身后的二姑娘护住,苏寻的元神箭在身后跟下雨一样的往前射,好几个水和上应声而倒,可更多的水和上前仆后继,奔着他们藏身之处就过去了。

好在苏寻白藿香都敏捷,只听啪啪几声,那些尖牙利齿,直接把藏身之处的木质格子咬了下来。

白藿香好几根金针出去,水和上的关节被钉住,可总有生龙活虎继续往前扑的。

程星河脑门的青筋都炸开了,凤凰毛也没能从最初水和上嘴里拔出来:“这下完犊子了……”

这个时候,眼看着几个水和上,奔着白藿香就扑过去了。

我一把将二姑娘扛到了肩膀上,就把白藿香面前几个全部削飞,可前后左右,密密麻麻都是水和上,防不胜防,二姑娘一把抓住了我,等我回过头,好几个个头比较大的,奔着我们就过来了。

坏了,左边几个还没打退,真是顾头不顾腚,好几张嘴一下来,我用身体挡住了白藿香和二姑娘。

“当”的一声,龙鳞猛然炸起,那些嘴的牙齿嘣下去了。

而这个时候,我忽然听到了一个轻不可闻的笑声。

是红衣人的声音。

卧槽——难不成,这些水和上,是他惊醒的,就是为了挡住我们?

难不成,江辰的阴险毒辣,都是跟他学的?

那就更不能让他得逞了。

我抬起手,就想把那些水和上全部扫倒,可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小小的人影挡在了我前面。

阿四?

阿四猛然抬起了手,对着面前的水和上就拍了下去。

“啪”的一声,从最前面的水和上开始,陆陆续续,都变了色——它们身上的妖邪之气,全部被净化了。

接着,就跟泥塑木雕一样,哗啦啦全从半空之中跌了下去,宛如断了线的风筝。

恢复成了原来那个样子。

程星河一把将自己的凤凰毛夺了回来,带掉了咬凤凰毛的水和上半个下巴:“唷,没想到这个吸尘器还真管用!”

可一抬头,我也看出来了——阿四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。

净化其他人的气,她要付出自己的气。

但她还是转过脸,看向了兑位。

我顺着她的视线,就看见那个穿着红衣的颀长身影,从一个木格子后面转了过来,抬起手,跟看戏一样拍了拍:“不愧是天河来的,这么容易,就把这里处理的干干净净。”

阿四,也是从天河来的?

阿四死死盯着红衣人,没吭声。

程星河咬了咬牙,是想扑过去——就是因为红衣人,他孤孤单单一辈子。

可他不傻,仇恨再大,也没到了飞蛾扑火的地步。

红衣人说我,那满不在乎的视线,越过了阿四,看向了我。

那是个极为复杂的视线。

欣赏,忌惮,憎恨,却又混杂着惺惺相惜:“这么快,咱们就又见面了。”

我盯着他:“是啊,上次没来得及问一句——咱们以前,认识吗?”

一听这话,他眼神不由自主就凝了一下。

“你的真龙骨……”

“托付,”我对他笑了笑:“复生木是有了很大的损失,可好歹还够用。”

红衣人还是挂着那个万年不变的笑。

可那个笑已经十分难看了。

阿四往前迈了一步,回头盯着我,意思像是想跟我一起出手。

红衣人似乎注意到了,展颜一笑:“对了你也是为了沉水石来的。”

说着,他抬起了一只手。

他的手形状是凡人没有的完美,看清楚了他手里的东西,我们全屏住了呼吸。

那只手心里,搁着一个晶莹剔透的东西,像是一块冰。

不过,带着冰没有的仙灵气。

阿四几乎跟被磁铁吸中的铁屑一样,不由自主就往前跨了一步。

毫无疑问,那就是沉水石!

我耳朵里嗡的一声,难不成,这地方就是琼星阁,他已经捷足先登,拿到了?

可真正的凌尘仙长呢?

一瞬间,红衣人修长的手指,就把那块石头攥住了,对阿四一笑:“这东西对你来说很重要,是不是?”

阿四没回话,眼里像是起了火。

“给你用用,也不是不行。”红衣人歪头看着我,对阿四说道:“把他们给净化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