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14章 我的东西

红衣人勃然大怒,对着我就冲了过来,我一把横过了斩须刀,对着他就削了过去。

斩须刀锋锐,他不躲也得躲,裹着一身黑衣的江辰,则倒退了一步,层层包裹之下,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想也知道,好看不到哪里去。

回头就要喊程星河他们帮忙——这次,不能让他走了。

很多事情,今天非得问出一个高低!

可还没开口,凤凰毛已经蹿出来了:“等你喊我们——黄瓜菜都凉了!”

白藿香也跟在了后面,我想让她小心点,可她回头大声说道:“管好你自己!”

好家伙,同伴都不用我操心,完全没脾气。

我转过脸,就把全部的注意力,都集中到了自己面前。

红衣人已经借着这个机会上前了一步,抬手对着我天灵盖就下来了,可他抬手的一瞬间,斩须刀已经对着他肋下横扫,我一眼就找到了他浑身上下,气息最薄弱的地方。

左边第二根肋骨下,他有旧伤。

他意识到了,立刻凌空翻身闪避吗,抬起来的头,又惊又怒,但转而,是个冷笑:“你果然想起来了。”

是想起来这个旧伤的位置了,可我记不清楚,那个旧伤是怎么来的。

而他话音未落,散神丝已经全部弹出,几乎是同时,斩须刀横扫,他瞬间把漫天花雨一样的散神丝回撤,死死绞住斩须刀。

两下相持,红衣人盯着我,眼里像是压着一股子火:“你这一次,就不该回来。”

散神丝一紧,几乎把斩须刀夺手,他的力量,让人畏惧。

可金气炸起,散神丝全部碎裂。

如果是以前的我,也许跟鸡崽遇上了鹞鹰一样。

可现在不一样了——真龙骨,已经长回来很多了。

一见到了金气,他不由自主就露出了几分忌惮,身体敏捷一退,我对他一笑:“我回不回来,你说了不算。”

这感觉十分熟悉——似乎我们以前,也曾经这么交谈过。

但是脑子里的记忆纷乱复杂,我时而跟他开怀大笑,时而居高临下,对他,下达某种命令。

他的地位,原本在我之下。

红衣人的眼神,顿时就凝固上了。

“也好。”他盯着沉水石,劈手就要抢,可我一转手,已经甩给了阿四:“接着!”

阿四的身体反应很快,已经凌空接住,可眼神却跟一个真正的八岁小孩儿一样,满是迷惘和难以置信:“给我?”

“咱们不是说好了吗?”我答道:“互相帮助。”

我跟屠神使者不一样——我商店街李北斗,这一辈子说话算数。

阿四的眼睛,立刻就亮了起来。

在一边的江辰看见,自然着急,可他元气大伤,甚至到了虚弱的程度,被程星河他们牵绊住,一时过不来,低声就吼道:“快点!”

我倒是没想到,江辰的地位这个高,连红衣人也敢命令。

红衣人沉下了眼睛,死死盯着阿四。

“当……”

周围起来了一阵震颤的声音,像是周围东西的共振。

柜子,地板,都一起颤动了起来。

他身上,炸起了一股子极为可怕的气。

“咔”的一声,他脚下的地板,倏然就是一道裂,对着阿四就扑了过去。

阿四飞身躲开,我则已经挡在了阿四前面了:“你过不去。”

红衣人死死盯着我,一股子极大的力量对着我就炸了下来,可我抬起七星龙泉,死死挡住。

阿四抓住了沉水石,喃喃的说道:“我……”

我扬起了声音:“阿四——那东西,本来好像是我的,现在,我给你用,你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!”

一方面,阿四刚才帮了忙,一方面,绝对不可能让江辰用上。

阿四终于忍不住露出了几分害羞——像是过年的时候,想收糖,又不好意思收糖的小孩儿。

“快点吧!”程星河也说道:“傻子抢绣球——谁先到手是谁的!”

阿四吸了口气,手心展开,那块冰一样透明的沉水石,倏然跟注入了一股子墨汁一样,出现了一道黑线。

是阿四自己身上的秽气。

她闭上了眼睛,像是沉睡了过去一样。

江辰一看被阿四用上,不由大怒,上去就想抢回来,可被程星河一凤凰毛拦住:“想过去,踩着你大爷的后心!”

那道黑线,逐渐扩散,应该是吸干净就好了,我正要给她高兴,红衣人一只手对着我脖子就抓了下来,我甩过斩须刀挡住,就是不让他过去。

可这个时候,门口“哄”的一声响:“祖师爷,您没事儿吧?”

“弟子来晚了,还请祖师爷降罪!”

是摆渡门的来了!

我正要高兴,可那些摆渡门的见到了阿四,立刻大吼了一声:“这是刚那个妖孽!”

“他手里是——沉水石!”

摆渡门的那些弟子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,显然是新近驰援回来的,能耐不小,阿四肯定挡不住——更别说,她现在正在“净化”,根本没法子腾出手来抵抗!

他们一拥而上,就要把阿四给抓住。

阿四现在跟睡着了一样,眼睛都没睁开,更别说反抗了。

看也看得出来,一旦“净化”到了一半被打断,很可能就前功尽弃了,我立刻大声说道:“你们不许动他!”

那些摆渡门弟子一听,浑身就僵住了,可红衣人微微一笑,却答道:“不用管这个——这不是你们祖师爷!”

说着,身上力量一炸。“啪”的一声,我头上罩着的那个“头巾”,倏然就炸开了。

不光如此,我觉出来了,蜇皮子早就就失效了,现在露出来的,是我自己的脸!

“那不是,上次送燧仙石的李北斗?”

“是啊,这一次,又是他?”

“他帮邪祟,进了你们的这个阁楼,”红衣人大声说道:“他跟邪祟,本来就是一伙的,所以才会帮邪祟,你们还不快把属于你们的东西给拿回来!”

“不是。”程星河连忙说道:“你们别听那个王八蛋的鬼话,他……”

程星河话没说完,几个伤痕累累的半毛子也拥了上来:“大人——大人事儿成了!”

“大人事儿成了,咱们的三川仙药呢?”

“抢!”

那些摆渡门一听,看着阿四的眼睛满是仇恨,对着不能动弹的阿四就扑上去了!

我是想过去,可手一紧——红衣人趁着刚才的机会,已经用散神丝把我死死缠住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