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衣相师

麻衣相师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8:46:17

最新章节: 原来,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,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。他们引诱过许多人,换取了很多的好处,吃了一户人家之后,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。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,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。但是时间长了,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,有了戒心——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,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。他们浑身解数

第1816章 万龙之母

拜我所赐?

又是手不溜埋怨破袄袖?

不过,这一次不大像。他好像真遇上什么事儿了。

我猜出来了:“你的秽气,是为了恢复?”

江辰又是一声轻笑,不置可否。

没错——肯定是这样。

人如果想要力量,其实有很多方法,能把别人身上的力量给抢过来,就跟同气连枝吸行气,或者输血一样。

但是对方的力量转到了你身上,不一定会十分契合,输血有血型不合带来的反应,我自己,也吃过行气不能融合的苦。

江辰上次虽然在天雷下侥幸逃生,可他一定元气大伤。

为了尽快恢复,他自然是要想一些额外的法子的。

他天生就在这个环境下——自己不努力也没关系,大把的人会直接把东西捧上去。

“你这一次,又病急乱投医了。”

我暗暗冷笑,为了恢复,触碰某些禁忌,那是拔苗助长,没你的好果子吃。

这些秽气,应该就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,想帮自己恢复的。

但是这种法子,有很大的副作用,他人的力量是能让人变得更加强大,但是如果这个力量比你自身更强大,那就会反噬,乃至,让你变得面目全非。

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江辰恐怕就是因为那个没法压制的副作用,才会遮盖全身,他身上出问题了。

他说拜我所赐,也是典型的强盗逻辑——要不是为了对付我,他何至于要铤而走险。

这股子秽气,强大的让人不可逼视,而且,虽然让人本能的厌恶,却又有莫名的熟悉感,哪儿来的?

江辰一笑,缓缓答道:“你知道龙母吗?”

有些耳熟,可我想不起来了。

但是,听到了这两个字之后,身体有了反应——是一种战栗,恐惧的感觉。

龙母……龙母……

真龙骨猛然刺痛了起来。

“是她……”

脑海之中,出现了一个逐渐清晰的印象。

很大很大,像是一座接连天地的山峦。

龙母,是龙的始祖,一条最大的龙!

但是后来,她好像犯了某种巨大的过错,被创世神罚到了天边,永世不能移动,充作支撑苍穹的柱子。

她的过错是什么?

想不起来了,但是,她的力量,一直还留在身体里。

江辰之前,也是突然有了主神的神气,和一股奇怪的力量。

当时我还没资历分辨,现在想来,难不成,就是从龙母身上得到的力量?

我冷不丁想起来了:“龙爪疮……”

江辰一笑:“想不到,你还记得。”

之前我打过他一次,之后他就开始长疮,我甚至疑心过,难道因为我是真龙转世,那个伤,是我给他的报应?

可就在他生长过龙爪疮之后,那些烂肉下面,滋生出了黑鳞。

原来,他在那个时候,就开始汲取龙母身上的力量了!

但是龙母的力量太过强大,他开始长出龙爪疮。

但是后来,他还是克服了,滋生出了属于自己的黑鳞。

他凭什么能得到龙母的力量?

“这一次……”他抬起手,注视着自己被缠裹起来的手,声音似乎有些自嘲:“似乎有些操之过急了。”

“是红衣人带你去的?”

他微微颌首,声音有些遗憾:“可惜,一早没听他的。”

果然,红衣人为了让江辰来对付我,叫了那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的两兄弟来帮助江辰。

江辰见到了我的金麟,作为真正的真龙转世,为什么他没有。

但凡是我有的,他也一定要拿到手。

红衣人知道之后,亲自带着江辰到了龙母所在的地方。

江辰得到了一部分力量,可也因为自身是肉眼凡胎,出现了龙爪疮,请了江长寿来护理他。

直到黑龙鳞被我给逼了出来。

这一次,他从天雷下逃出来,是红衣人帮的忙。

当然,他要重获之前的力量,就还得去汲取龙母的力量。

红衣人叫他万万小心,绝对不能操之过急,这一次消化了,下一次再来,类似少吃多餐。

可他不听。

因为我,整个江家完了,他从真龙转世,到了一个笑柄,他失去了一切。

他恨不得,现在就除掉我,哪儿有那个耐心?

力量汲取的太多了,这一次的龙爪疮,几乎要了他的命。

还是红衣人千方百计从蜜陀岛给他找到了仙人续命丹,才留下他这条命。

这次的力量,他没法自己抗衡,只能把那些力量全部散尽。

可他又不会同气连枝,整个厌胜门自然也不会有人去帮助他,那就只有沉水石这一个方法了。

红衣人这才带他来摆渡门的。

他盯着我:“似乎每一件我想做的事情,你都要挡在前面。”

他看向了阿四手里的沉水石。

那块沉水石,黑了三分之一。

我一笑:“这话,应该让我说才对。”

我把阿四稳稳当当的背在了身上,你要是想抢,就过来试试。

我眼前的那抹妖异赤红,忽强忽弱。

越强,我的血就流动的越快,那种异样的杀戮冲动,也就越厉害。

“江辰。”

他无声的盯着我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

江辰一笑:“我?你早就知道——我是真龙转世。”

“你不是,真龙转世,只有一个,”我盯着他:“你以前是不是有个名字,叫玄英将君?”

是他,真龙骨一痛,有了模糊的印象。

那个一身黑衣劲装,冲锋陷阵,宛如战神的背影,跟面前这个重叠上了。

江辰长长叹了口气:“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——我不记得了。”

“你不记得,又怎么知道是很久之前的事情?”

江辰一梗。

“你不想记起来,”我盯着他:“是因为你觉得不光彩。”

“你知道什么?”江辰跟被冒犯了一样扬起了声音:“胡说八道。”

他急了。

“你这个真龙转世,跟以前一样,”我说道:“本来不属于你,是你抢来的。”

我看不见江辰的表情,“啪”的一声,周围一阵战栗的声音,那些排列在附近的水和上,全发出了震动的声音,像是地震时候的碗碟。

眼角余光看到,沉水石里清澈的部分,已经越来越少了。

面前忽然就是一阵疾风——是极其强大的秽气。

那位龙母,到底有什么滔天罪孽,会有这么大的秽气?

江辰已经奔着我扑过来了,我一脚踩在了一个敦实的水和上肩膀上,凌空闪开,斩须刀出鞘,对着他就劈了过去。

锋芒摧枯拉朽的斩断一大片秽气,而他一只手已经先一步伸出来,简直跟闪电一样,对着阿四手里就抓了过来。

我反手去削,斩须刀的煞气一炸,他手上层层叠叠的布料全部被划破,露出了他现在的手。

我一下愣住了。

那不是人的手。

乌黑,尖锐,反着硬物特有的光泽。

是——一个爪子?

这一瞬,江辰抓住机会,反手就要把阿四手里的沉水石给抓回来,我立刻翻身把阿四带开,他抓了个空。

他现在,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

怪物。

而他见状,一脚踢过来,还想把阿四拽回来,可这一瞬,我们同时听到了一个声音。

“啪嗒啪嗒”。

像是有很多东西,忽然站起来了。

眼角余光看到,四周围影影绰绰,出现了很多矮墩墩的身影。

我吸了口气。

得了,这地方的水和上,也被惊动起来了。

这东西的本事,我刚才看见了,说时迟那时快,我翻身就要往上攀——得赶紧带着阿四离开这里。

江辰自然不肯这么放过我,脚低下一重,秽气直接把我拽了下来,我还想把秽气劈开,可已经来不及了,这地方的水和上,跟马蜂一样,对着我们就围了上来。